读者 2020年13期

奥斯曼大街的寄居者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申赋渔 过段时间巴黎就“解封”了,法国人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所有人都在想象“解封”后的新生活,我却感到一种更深的孤独,或者说是一种无边无际的孤立感。世界正在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每次走到奥斯曼大街,我都会在102号门口的长椅上坐一坐。这里曾是普鲁斯特的寓所。 巴黎的气氛越来越压抑。...

阅读(11)评论(0)赞 (0)

古风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黄恽 讲一个吴宓与蜀人雷少卿的故事吧。 这是一个有古风的故事,吴宓和雷少卿夫妇萍水相逢,雍容揖让,颇见古道古风。 那是在1938年,云南蒙自。 西门内路北,蜀人雷少卿夫妇在这里开着一家粥饼铺,主要售卖莲子桂圆粥和一种当地人称为粑粑的米饼。粥是每碗三分,饼是每枚一分,价极廉而味甚美...

阅读(14)评论(0)赞 (0)

工号“ZY0001”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陈莉莉 王文博 其实,刚开始他什么都不懂。 2020年1月25日,武汉宣布“封城”的第三天,甘肃人王文博从兰州赶往武汉,给武汉的医院运送物资,主要是甘肃的土豆和苹果。 2月16日,王文博成为雷神山医院的志愿者,工号:ZY0001。 在此之前,他经常打交道的是农产品;从那天以后,他...

阅读(14)评论(0)赞 (0)

烙饼里的爱与温柔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肖遥 在这个春天,我按要求尽量少出门,买不了馒头,就只能烙饼。开始我不得窍门,烙的是死面饼,后来竟然无师自通地烙出了金黄色的发面饼。这一定是缘于姥姥的熏陶。 10岁那年的暑假,我在姥姥家,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开饭。那段时间,姥姥天天换着花样烙饼——烫面饼、发面饼、油旋饼、葱花饼、菜...

阅读(13)评论(0)赞 (0)

往事的酒杯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苏童 我父亲不喝酒,他爱抽烟。家里除了黄酒瓶子,我几乎没见过其他酒瓶。 但我的两个舅舅爱喝酒,他们不抽烟。我们三家人住在紧邻的房子里,各家的空气似乎总忙着竞争。我们家有烟味,但我的两个舅舅家经常飘出酒香来,酒香自然轻松胜出。这是我小时候便懂得的常识。 我大舅家家境较为富裕,讲究吃...

阅读(11)评论(0)赞 (0)

我也曾是个穷困潦倒的文艺青年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那年年初,按照和父母的约定,我去波哥大的哥伦比亚国立大学法律系报到,住在市中心弗洛里安街的一栋膳宿公寓里,房客多是来自大西洋沿岸的大学生。 下午没课,我没去勤工俭学,而是窝在房间里或合适的咖啡馆里读书。书是偶然或靠运气获得的,更多的是偶然所得。买得起...

阅读(13)评论(0)赞 (0)

别难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朱鸿 我在大学阶段,恋爱之事很是失意,因此常感到苦涩。毕业以后,有老师要引荐一名女生给我。老师安排我在一间屋子坐下,悄悄交代了几点,才决定把在另一间屋子里的女生带过来。老师分别为我们做了介绍,笑一笑,就走了。 女生进门的一瞬间,我感到她充满活力。她低我一届。不过我对她总的印象是平...

阅读(11)评论(0)赞 (0)

祖父的遗物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祖父就是从那次在牌桌上忽然咳出一口血开始变得虚弱老迈的。 壮年时在码头扛货谋生的祖父,有着和铁身板匹配的烈脾性。据说,当年祖父未过门的妻子在新婚前夜投河自尽,自此全镇再无人给祖父说媒,祖母则因地主家庭出身而无人愿娶——就这样,一个坏脾气的小伙子,一个“黑身份”的大姑娘,将就着组成...

阅读(11)评论(0)赞 (0)

我们都脆弱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张春 那大概是爸爸去世的第十年。妈妈和我一起办什么事,她突然说:“有的时候,我看到人家用轮椅推着自家流口水的老头儿,都觉得很羡慕。你爸爸要是在世,即便是那个样子,我也会觉得很幸福。” 我完全不理解这句话。怎么可能呢?如果家里有一个那样的人,不是落入了无底洞般的艰辛吗?难道不是会令...

阅读(12)评论(0)赞 (0)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高粱與棉花。吴冠中油画。1972年 鲜花令人珍惜,是由于花期苦短,落花流水春去也。花似青春,年华易逝,诚是人生中的千古憾事。为了赋予短暂的花期以恒久或深远的含义,人们歌颂荷花是出淤泥而不染,兰花为空谷幽香,梅花的香则来自苦寒。其实,正缘于生生灭灭的匆匆轮回,人间才有了缤纷多彩的万...

阅读(11)评论(0)赞 (0)

言论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披五岳之图,以为知山,不如樵夫之一足。 ——清代思想家魏源如此论述实践的重要性 游戏里的人脸越来越逼真,现实中的人脸却越来越失真。 ——化妆、医美、整容、美颜让人的容貌越来越失真。人脸失真不要紧,人心保真才重要 不和人性较劲,不与剧情共生。 ——人性禁不起考验,剧情禁不起剖析 不...

阅读(12)评论(0)赞 (0)

漫画与幽默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就这么笑 有名男顧客拍照时表情很木讷,摄影师便教他:“你把我想象成你的妻子,你平时是怎么对她笑的,就怎么对我笑。” 男顾客照做了,摄影师看了半天,不禁问道:“你怎么笑得跟个奴才似的?” 和平使者 儿子的手机通讯录里有个叫“和平使者”的女孩。 我一时好奇,就问儿子:“这是什么意思?...

阅读(11)评论(0)赞 (0)

妙手奇思

1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捷克〕艾莉斯卡·波齐姆科娃 捷克插畫家艾莉斯卡·波齐姆科娃擅长将摄影与手绘相结合,将现实世界变成一幅幅诙谐幽默、富有感情色彩的卡通影像。在她的妙手下,人们熟悉的场景变了模样,随处可见的平凡街景变得妙趣横生。

阅读(12)评论(0)赞 (0)

连环画作品《西厢记》

16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王叔晖 《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的故事虽本唐代元稹《莺莺传》,实际却是脱胎于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王实甫曾在陕西担任县令,后官至陕西行台监察御史。由于他对当时官场的黑暗颇为不满,愤而辞官,决心以写戏抒发心中之郁愤。于是他回到故乡,开始了杂剧《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的创作。该剧大约...

阅读(10)评论(0)赞 (0)

禁足中的布达佩斯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余泽民 从2020年3月28日开始,匈牙利实施了“禁足令”。虽然当时全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43例,死亡10例,但对一个经济不算发达、人口不足千万的小国来说,政府丝毫不敢松懈。 被“禁足”的前一天,日暖天蓝,我仪式性地在老城区散步一圈,拍了一组告示,准备给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学生上...

阅读(13)评论(0)赞 (0)

伦敦的瘟疫与牛顿的苹果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张轩中 1665年,一场瘟疫席卷了英国伦敦。为了躲避瘟疫,牛顿离开剑桥大学,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进行自我隔离。有人说,正是在家乡的那段时间,牛顿发现了著名的万有引力定律。事实果然如此吗? 其中最著名的故事莫过于“牛顿的苹果”。法国文学家伏尔泰曾在文章中描述,牛顿在乡下躲避瘟疫的那年...

阅读(14)评论(0)赞 (0)

丹心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刘勃 汉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一支5000人的汉军没于塞外,主将李陵投降匈奴。司马迁为李陵辩护,触怒汉武帝,被处以宫刑。 这是司马迁人生最大的灾难,但《史记》中对李陵事件的记叙只有寥寥两三百字。为了解这个改变太史公命运的人,我们只能看看班固在《汉书》中的描写了。 少年时代...

阅读(13)评论(0)赞 (0)

困局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张明扬 1895年1月,当清帝国在甲午战争中败局已定之际,时任湖南巡抚的吴大澂主动向朝廷请缨,带领新老湘军20余营、计1万余人高调出关,两个月后便一败涂地,被撤去帮办军务职,交部议处。 书生报国也好,纸上谈兵也罢,吴大澂毕竟站了出来。 1895年6月,也就是《马关条约》签订两个月...

阅读(13)评论(0)赞 (0)

古典音乐与邪恶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苗炜 如果你喜欢看电影,可能会发现一个现象:古典音乐经常被和恶魔一样的人联系起来。比如《发条橙》里面那个总有暴力行为的小青年,就是伴着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干坏事的;《现代启示录》里美国军队轰炸越南村庄时,配乐是瓦格纳的《飞翔的女武神》。在《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那个坏警察要做点儿...

阅读(11)评论(0)赞 (0)

瞬间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韩〕禹智贤 康乃馨、百合、百合、玫瑰 绘画,与具有浓缩性、象征性的诗一样,可以敏锐地浓缩某些时刻的情感,转而以优美的形式呈现。这是二者类似的地方。 充满诗意的美国印象派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的《康乃馨、百合、百合、玫瑰》,其实是以英国作曲家乔瑟夫·马钦齐所写的流行歌曲《花冠》中...

阅读(12)评论(0)赞 (0)

瘟疫、文艺和生命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宿亮 疫病来袭,大部分人体会到更大的危机感,一些人开始怀疑、盲从、恐慌,一些人开始渴求温暖、拥抱爱情。还有少数人保持理性并时常自省,更少的人被疫情激发出探索生命奥秘的决心,或者创作出伟大的作品,甚至成为推动历史进步的重要角色。 在疫病的历史中,许多故事总是惊人地相似。尤其是当人们...

阅读(13)评论(0)赞 (0)

长夜花事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李修文 每天晚上,我都要去一趟县城郊外的苹果林,采回一大束苹果花,再将它们献给剧组里扮演女主角的演员——几天前,这名演员在这片苹果林里拍夜戏,突然就喜欢上了苹果花,便要求剧组每晚都给她送上一束。新晋的一线明星发了话,剧组自然不敢怠慢,赶紧找到苹果林的主人,花了高价,每天去采花。这...

阅读(10)评论(0)赞 (0)

大宋的雪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董改正 大宋的雪落在大宋的版图上。落在汴河的桥上,落在冻滞的酒幌上,落在东京鳞次栉比的瓦片上,落在宫殿的飞檐上。那匹驮着麦子走过熙熙攘攘长街的骡子,也驮着一身白雪和一团移动的热气。街角卖烧饼的大伞旁,一对久违的老友已经聊了很久的家常,雪落满了他们的双肩。 又是好大的一场雪!雪如杨...

阅读(10)评论(0)赞 (0)

山鸡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0

〔日〕夏目漱石 我们五六个人围着火炉谈天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小伙子。这个年轻人,我既没听过他的名字,也没和他打过照面儿,完全是个不相识的人。他没有带介绍信,而是让人传话,说要见我。我刚吩咐仆人,将他请到客厅,就看到他手上拎了一只山鸡,径直走进我们围坐的房间。初次见面寒暄之后,他把...

阅读(12)评论(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