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20年10期

“《读者》光明行动”(82)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爱笑的小鱼 小鱼画了爱心感谢帮助过她的人 3岁的小鱼刚刚上幼儿园,有着甜甜的笑容,大家都觉得她是一个生活幸福的小宝贝。 其实,她和单亲妈妈相依为命,住在小小的出租房里。因为一出生就患有弱视,她的视力比一般人差了许多。每天上下黑暗的楼梯时,小鱼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用自己的小手紧紧拉着...

阅读(10)评论(0)赞 (0)

傲世的霸主,孤独的诗人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霸主和诗人之间 文人階层,其实从东汉已经出现端倪。东汉时期土地兼并,士族出现,都是文人出现的先兆。 文人阶层起来以后,对整个中国美学都产生了影响。一个农夫也会有对美的认知,他看到日出日落,会有一种感怀,可是这种欣赏与文人的不同。 曹操身上有非常强烈的文人个性,我将他定位为魏晋时期...

阅读(10)评论(0)赞 (0)

李子柒是怎样炼成的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舒蠹 1 李子柒火了。这个家住四川绵阳山间的小女子让一众男男女女看花了眼:《白发魔女传》中女侠练霓裳所戴式样的面纱,《大鸿米店》中民国式样的作坊,《神雕侠侣》中绝情谷里那般鲜花烂漫的场景,硕果累累、迤逦绵长的瓜果长廊……一切,似乎都那么遥远;一切,又似乎都那么亲切。 李子柒用视频...

阅读(11)评论(0)赞 (0)

奇怪的是这世间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中川越 黄毓婷 夏目漱石本名夏目金之助,漱石是笔名,取自中国故事。 晋代有个叫孙楚的人想要隐居山林,便将此意告诉了友人王济,却将“枕石漱流”误说成了“漱石枕流”。“枕石漱流”是指以石为枕,以清流漱口。“漱石枕流”则变成以石头漱口,以流水当枕头了。王济指正了这个口误。然而孙楚不愿认...

阅读(9)评论(0)赞 (0)

火神山女孩

2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杨杰 火神山医院没有夜晚。病房的窗户朝着走廊,走廊的那头还是病房。道路还在施工,满是泥泞,素白的建筑间,人们穿着防护服行走。看起来,这里更像一个临时搭建的剧组。 吴尚哲和外婆 吴尚哲就在这里。她是个编剧,一个多月前还在北京的办公室构思医疗甜宠剧,现在,她一家四口都成了疫情统计中的...

阅读(9)评论(0)赞 (0)

人生海海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麦家 一 我的第一本书《解密》被退过17次稿。但正是因为《解密》被不停地退稿,所以在这种备受打击的过程中,它像打铁一样被打好了。 过去了那么多年,我还清晰记得写《解密》时的情景。 那是1991年7月的一天,当时我还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读书。大部分同学都在为即将毕业离校而忙忙碌碌...

阅读(10)评论(0)赞 (0)

假科长的《站台》你买了吗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我在小西天一家卖盗版DVD的店里瞎逛,正是中午时分,店里安静,只有老板和我两个人。我趴在纸箱子上猛淘半天也没什么收获,便要离开。老板突然想起什么,在我一只手已经伸出去推门的刹那,突然对我说:“有一个假科长的《站台》,你要吗?”我一下呆住,反问道:“什么?”老板重复了一遍他的话。我...

阅读(9)评论(0)赞 (0)

遥远的动力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张炜 這么疲乏,这么缺少动力,我又一次无精打采了。每逢这时我就去想小时候的事,想那时周围的环境。 我想得比较多的是屋子后方的那棵大李子树,还有院角的石榴树。我差不多又闻到了它们的气味。那像银粉似的微微呈灰的浓烈繁密的李子花,那交织盘旋的一道道枝丫。石榴火红火红——我是指花儿和骨朵...

阅读(9)评论(0)赞 (0)

人生不是 奥林匹克 ?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田晓菲 〔俄〕奥尔加·哈利茨卡亚 拼贴画 进步与赶超的意识把我们禁闭在一个怪圈之中,这个怪圈,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跑道。我觉得,我们总是“向……看齐”,根源就是受到“比赛”心理的影响和困扰。 如果心中总是有“赶超”的念头,那么就注定了永远沦落在追赶者的次要地位;如果心中总是有“赛跑”...

阅读(10)评论(0)赞 (0)

言论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花店不开了/花继续开 ——蔡仁伟的诗《世界》 我们会回来的。两部影片将在不久之后上映:《新冠病毒之死》《唐纳德·特朗普的终结》。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一家影院在停业期间的告示牌上写道 网络知识分子。 ——许倬云为当今的知识分子“画像”,认为多数人只是“檢索机器”,而不是思...

阅读(9)评论(0)赞 (0)

漫画与幽默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去他的 做运动的时候:啊,想瘦到90斤,想拥有腹肌,这个夏天想穿吊带短裙! 吃炸鸡的时候:去他的男性凝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自信的女人最美丽! 撇 开 问:撇开钱,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答:你撇开的钱。 蘸芝麻 去海底捞吃火锅,不小心把一片西瓜掉进了熟芝麻碟里,我赶紧把沾上芝麻...

阅读(10)评论(0)赞 (0)

重遇“明姑娘”

8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金城 文庞彦 《连环画报》封面 由于疫情影响,居家生活竟已有50多天。50多个日日夜夜,我以墨为友,安心创作。某一日,我重新绘制了旧作《明姑娘》的部分画面。 那是1982年,我20岁出头。一天,人民美术出版社将一册脚本《明姑娘》寄到我当兵的一个叫“桥头”的冰雪覆盖的小山沟,说这是...

阅读(9)评论(0)赞 (0)

不朽的事业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张丰 我和野岛刚老师约着一起去中国研究所。 文京区是东京的核心区,很多文化机构都设在这里。和附近的东京大学比起来,中国研究所就显得太过寒酸了。那是一栋两层小楼,楼道狭窄,演讲的地方是一间会议室,只有十几个座位。在东京,“高大上”的中国研究基地有好几家。这一家是最特别的,也是最古老...

阅读(10)评论(0)赞 (0)

看见和看不见的真相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文心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不经意带火了一部作品——美国影片《传染病》。 影片自2011年上映以来一直不温不火,在豆瓣、百度等平台上的评分也不高。如果这场疫情没有发生,也许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意识不到它的深刻。 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什么呢? 真相——关于人性的真相。 电影《传染病》海报 影...

阅读(10)评论(0)赞 (0)

乐章间的微妙掌声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陈俊珺 古典音乐之所以给人高冷之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听音乐会时有不少规矩,其中最知名的莫过于在乐章之间不允许鼓掌。 事实上,乐章之间到底能不能鼓掌,长久以来都存在争议。有人觉得鼓掌会破坏作品的完整性,有人却认为鼓掌是对艺术家的肯定和赞赏。 从巴洛克时期一直到贝多芬时期,观众都...

阅读(11)评论(0)赞 (0)

高跟鞋与社会竞争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李少威 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出现了一款“专为运动设计的高跟鞋”,在微博上引起热议。设计上无非两点,一是加强脚与鞋之间的贴合度,二是增大鞋跟与地面的接触面积。 人们的议论话题,主要是“穿着高跟鞋为什么还要运动?”人们似乎认为,高跟鞋本身就是反运动的,它既不舒服,也不平衡,女...

阅读(10)评论(0)赞 (0)

绘画中的食物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薛巍 在我的印象里,学画画的人总是从画各种水果和坛坛罐罐开始的,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从画水果开始练习。油画欣赏的册子里一般也都会有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的《倒牛奶的女人》,描摹日常生活中做家务的场景:“人和景物都好像沐浴在极度纯净的光线之中,画的色彩显得特别明净、细腻,使人感到...

阅读(11)评论(0)赞 (0)

曾国藩与李鸿章的进退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张宏杰 曾国藩一生爱“传帮带”,提拔下属不遗余力。然而,这也很容易造成一种难堪的局面:过去的部下一旦独当一面,必然在饷源分配、兵力调拨等方面与曾国藩产生种种利益冲突。如何處理这种冲突,可以看出每个人心性和品格的不同。 曾、李之间的冲突,也从李鸿章独当一面开始。李鸿章建立淮军之初,...

阅读(12)评论(0)赞 (0)

“卫生”之起源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海龙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西方创设“卫生”这个概念,以及开始建立卫生系统的历史记忆。 欧洲古代城市系统的创设源自古希腊和古罗马。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蛮族入侵,破坏很大,使欧洲文明进程倒退了几百年。自此,漫长的中世纪欧洲城市公共环境很差,成了病疫的渊薮。史料记载,那时欧洲几乎连年处于瘟疫...

阅读(10)评论(0)赞 (0)

现代医学,从荒诞中走来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毛予菲 想象一下如此场景——你吃坏了肚子,腹泻不止,去看医生,医生默默拿出一瓶水银,轻松地跟你说:“每天一杯,包治百病。” 还有更加离奇的:通过放血医治失血,用水银蒸汽浴室治疗梅毒,用发烫的烙铁烧掉痔疮,声称吃土会让你“药”到病除……现在看这些“黑暗”疗法荒谬至极,但在几百年前,...

阅读(10)评论(0)赞 (0)

住校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申赋渔 初三转学后,便离家很远,我不能经常到油爷爷家去了。 半夏河流进北河的时候,分了一个岔,一端向东,一端往西北。油爷爷家在往西北去的河边上。他是村里唯一的榨油师傅,虽然他比我爷爷还高一辈,我们还是喊他“油爷爷”。他的家就是油坊,四间草房子。 第一间空空的,中间放了一口半人高的...

阅读(9)评论(0)赞 (0)

这温暖永不冷却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彼得·汉德克 琬译 在我小时候,一旦有合适的时机,我的母亲就会反复向我讲述村里那些人的事:至少在我听来,并非故事本身,而是那些短小的叙述,听起来就像“独一无二的事件”——用歌德的话来说。我母亲很可能和我的兄弟姐妹也描述过这些故事。但在我的记忆中,我永远是她唯一的听众。 母亲向我描...

阅读(10)评论(0)赞 (0)

云游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于是 库 克 1841年,英国禁酒运动的重要发起人汤玛斯·库克要去协会开会。他要从自家所在的拉夫堡步行到協会所在的莱斯特,总共十八公里。与他同行的还有另外几位绅士。这一路漫长而又辛苦。走着走着,这位库克先生心生一计:简单来说,下一次,他可以包一节火车,捎上所有...

阅读(10)评论(0)赞 (0)

诗人

1

admin 发布于 2020-08-31

陈以侃 毛姆 我对名人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有太多人都被一种强烈的冲动所困扰,就是想要亲近这个星球上的伟大人物,这每每让我不以为然。当别人提议,我可以见一见某些地位或成就高人一等之辈,这样的机会我总会寻觅得体的借口避开。我的朋友迭戈·托雷表示可以将我引见给圣阿纳,我婉拒了。但难得这...

阅读(9)评论(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