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20年2期

言论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心有靈犀的爱情与独自支配的财富。 ——最幸福的两件事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穿越时空;“脑洞”不够,平行宇宙。 ——听上去“高大上”,关键是懂的人少 我更喜欢追科学巨星。 ——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大会上,作为最年轻的青少年科学家,15岁的谈方琳婉拒媒体采访 有些人下次找...

阅读(14)评论(0)赞 (0)

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袁越 地球生命属于碳基生命,碳无疑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元素。那么,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呢?如此重要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准确答案,只有一个估算。 大约10年前,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的1000多名地质科学家决定联合起来,向这个问题发起挑战。他们在全球几乎所有的火山和地质活跃带上安装了测量仪器,以...

阅读(14)评论(0)赞 (0)

对抗大帝国的骑士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段宇宏 马耳他素有“地中海心脏”的美誉。很多中国人兴许在地图上都无法将这个岛国找出来,它的面积仅有300多平方千米,弹丸之地却承载着非常厚重的人文历史。每当我阅读马耳他历史之际,总忍不住联想到魔幻文艺作品中那些传奇的岛屿,比如《冰与火之歌》中的龙石岛、熊岛,总觉得那里生活着喷火的...

阅读(15)评论(0)赞 (0)

举国哀悼与“永恒”坠落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冰岛〕安德里·马纳松 如何为冰川写一份悼词?试想一下,如果你从小就生活在犹如天赐、宛若永恒的冰川旁,你该如何对它的消亡说再见? 当美国得克萨斯州莱斯大学的学者致电,邀请我为冰岛首个消融的冰川撰写纪念碑文时,我发现自己遇到了上述问题。这让我想起美国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所著的《第五...

阅读(12)评论(0)赞 (0)

世界科学中心的五次大转移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向由 诺贝尔奖成为一种具有指标性意义的奖项,这并不在诺贝尔本人的预想之中。 诺贝尔奖科技类奖项的评选标准,历经多次变革,有的内容甚至违背了诺贝尔本人的意愿。1895年,也就是诺贝尔去世的前一年,他原本设立的遗嘱是这样的:“我所留下的全部可换成现金的财产,将以下列方式予以处理……成...

阅读(9)评论(0)赞 (0)

拜访狼巢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方方 被焚毁的狼巢 20世纪90年代,我应邀去美国进行为时四周的访问。在翻译的陪同下,我由东而西,一路走过。最后一站是旧金山。有一天,翻译把我交给当地义工。按行程安排,是由他们陪同我参观旧金山郊外的葡萄园。 陪我的义工是来自中国甘肃省的一位老师,她的先生是美国人,他们正上中学的儿...

阅读(14)评论(0)赞 (0)

大象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波兰〕斯沃瓦米尔·姆罗热克 动物园的领导是一个野心家,对他来说,园中的动物不过是自己的进身之阶。至于他所管辖的单位应该具有的教育年轻人的职能,他一点儿都不在意。动物园的长颈鹿脖子很短,獾没有自己的窝,旱獭对一切都漠不关心,极少叫唤。这些情况不应该出现在动物园,尤其是在这座经常有...

阅读(10)评论(0)赞 (0)

女人的白夜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铁凝 我坐在窗前看窗外的窗,窗外的窗子静静地看我。在白夜里我才知道,我看世界时,世界也在看我。奥斯陆的白夜银白银白。夜最深时也能辨清对面窗内窗帘的颜色。那亚麻色的窗帘从不拉严,我才知道对面这老式房子并非一幢公寓。我依然认定对面便是娜斯金卡的家,这少女的外婆正用别针把外孙女和自己别...

阅读(14)评论(0)赞 (0)

看开不看破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曾仕强 有些人喜歡说“看破红尘”,其实人是不能“看破”的,因为一旦看破,人就会很消极,无所作为。 但人也不能斤斤计较,不然就会时时不愉快,常常痛苦。那人要怎么样?我以为,人要“看开”,但不要“看破”。不过很多人分不清楚二者,他们认为“看开”就是“看破”,这是不正确的。 “看开”就...

阅读(13)评论(0)赞 (0)

爵士乐队领导力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徐珊 20世纪90年代初,时任波士顿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约翰·克拉克森就提出一个大胆而具有预见性的想法:“未来能立于不败之地的组织应该更像一支爵士乐队,领导应该融入群体,不能依赖于决策制定中的绝对权威,整个团队再也不分你我。” 具体而言,在爵士领导力的带动下,团队能夠一边高效实施...

阅读(13)评论(0)赞 (0)

差旅高手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明前茶 在电影中,去远方的旅行总是伴随着各种奇遇,仿佛推开了一扇生锈的门,看到了新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恐怕连与旅伴相谈甚欢的机会都没有。区别在哪儿呢?我的朋友小苏说,因为电影中的人从不带着笨重的硬壳行李箱出门,当然,他们也不会穿着需要熨烫的硬领衬衫出门。 电影《爱在黎明...

阅读(13)评论(0)赞 (0)

茶在江湖漂

4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李树波 几天前,我因故滞留阿姆斯特丹机场10小时,幸好有一间亚洲餐厅让我得以休息。我点了一壶巴厘绿茶,是绿茶泡小玫瑰花苞,喝一口,馥郁的香气便传遍全身经络。不过第一泡还是有点尴尬,开头没出味儿,最后几口又太浓。我满心期待第二泡,想象着那感觉必将如江南四月,草长莺飞。 我请女招待加...

阅读(14)评论(0)赞 (0)

翻译家的气质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尹画 周克希 最近讀了一本翻译随笔《译边草》,行文精短,内容活泼,像片场花絮,着实有趣。作者周克希毕业于数学系,做了20多年的数学老师,人到中年突然对翻译产生兴趣,于是毅然改行做了一名翻译。认清自己热爱的方向,并有胆量将前半生归整清零,从头来过,单这一点,就令人钦佩。他举了一些文...

阅读(15)评论(0)赞 (0)

我们一定要怀念这个人

3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濮存昕 于是之 1 很小的时候看是之老师演戏,开始并不懂,一直到我六十岁了,慢慢就觉出他棒、他厉害。 学《茶馆》的时候看录像,后来从林兆华版(新版)的《茶馆》又恢复回来了,说还是得按老人儿那么演,还是得按焦先生的排法排。那次,宋丹丹说“是之老师真是伟大”。伟大在哪儿?她没说旁人(...

阅读(13)评论(0)赞 (0)

漫长青春期的告别仪式

3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唐山 病痛缠身的晚年如此纠结 透过《告别的仪式》这扇窗,我惊讶地发现:萨特的晚年竟如此纠结——他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可面对角色中内置的冲突,又感到无所适从。在媒体面前,萨特会装潇洒,表示对自己的一生很满意,感到“幸福”;可在私下场合,他又常呈现出孩子式的脆弱。 击垮萨特的,是不被...

阅读(11)评论(0)赞 (0)

亲密爱人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何帆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1921年12月26日,凯恩斯收到一名俄罗斯舞女的来信。信很短,只有一句话: “亲爱的凯恩斯先生,如蒙赏光,请于明天下午五点半到寒舍喝下午茶,如何?” 这名舞女叫莉迪娅。在这之前,凯恩斯只看过她的几场演出,二人一起吃过一次午饭。但心高气傲的凯恩斯突然陷...

阅读(12)评论(0)赞 (0)

不太“现代”的温情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虾米 前一阵,听说两个故事。 一个是作家止庵说的。多少年来,父亲一直想培养他成为一个作家,在他小时候,父亲就亲自编教材教他写作。但20世纪80年代时,他一直不想写作,不想做事。到20世纪90年代,止庵才开始写书介。起初很少有媒体发表这类读书随笔式的文章,之后慢慢成为风潮。他发表的...

阅读(13)评论(0)赞 (0)

“船上小学”掌舵人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彬彬 王升安在给学生上课 胡卧龙摄 王升安与曹桂英接送孩子们 在碧波荡漾的微山湖上,有所全国唯一的“船上学校”。王升安和妻子在“船校”坚守40余年,教了3000多名渔家苦孩子读书识字,“摆渡”他们走出湖区,其中更有近百人考上了重点大学。白天兢兢业业教学,晚上不得不带着老伴割芦苇赚...

阅读(12)评论(0)赞 (0)

我与《清明上河图》的故事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冥冥中我感觉《清明上河图》和我有一种缘分。这大约来自初识时它给我的震撼。敢于把一个城市画下来的画家,我想古今中外唯有这位宋人张择端。这幅画无比精确而传神,磅礴且深厚。当时我二十岁出头,气盛胆大,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发誓要把它临摹下来。 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笔墨技法的一种传统。我的一位老...

阅读(10)评论(0)赞 (0)

那个抄古诗的男孩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林少华 1975年,吉林省九台县(现为长春市九台区),一个姓韩的小伙子即将从县青年干部培训班结业。结业之际,老师要求每位学员做一项社会调查:下乡走访村民家庭。派给小伙子的走访对象,是距县城20公里的一个自然村的五六十户人家。 一个晴朗的秋日,小伙子背起挎包早早出发,挨门挨户访贫问...

阅读(12)评论(0)赞 (0)

从染缸里突围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女孩子们聚在一块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背后讲别人的坏话。两三个一堆,四五个一群,私下里将想象中的对手攻击得体无完肤。那对手并不是固定的,今天和这个好,明天不和她好了,她就变成被攻击的靶子。女孩子攻击人的特点是刻毒、残忍,不留余地。所以一旦暗里或明里同人闹翻了,结下的就是“死仇”...

阅读(11)评论(0)赞 (0)

家教是一生的底色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芳菲 黄永玉这个“浪荡汉子”生于书香门第。黄家祖屋叫“古椿书屋”,是凤凰有名的私塾馆。当地文庙建起后,黄家还兼守文庙。 黄永玉的爷爷常年在外做事,曾帮熊希龄经营香山慈幼院。爷爷很有威望,偶尔回家一趟,吃饭时儿子们都在旁伺候,即使挨骂也要仪态恭敬。家里有这样一位老人,儿孙从不敢轻浮...

阅读(12)评论(0)赞 (0)

在直播中做科普

2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廖宇虹 活人会被尿憋死吗?闪电为什么不走直线?雨滴从高处落下,为什么不会砸伤人?…… 无论多么稀奇古怪的物理问题,只要你想了解,就可来到“二次元的中科院物理所”——这是由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官方认证的B站(视频网站Bilibili的简称)账号。 中科院与B站,在人们的印象中,分别...

阅读(14)评论(0)赞 (0)

三分钟

1

admin 发布于 2020-09-10

鞠志杰 洞穴里的年轻母亲〔法〕奥古斯特·罗丹 雕塑 20世纪70年代,在西方流行音乐界,歌曲时长三分钟是行业标准。皇后乐队的经典之作《波希米亚狂想曲》创作出来后,因为时长将近六分钟,再加上音乐结构极其特殊,包含诸多元素,太过离经叛道,并没有被唱片公司理解和认同。 但很多经典之所以...

阅读(11)评论(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