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亦如当初年少时

江淮安的女儿叫江燕清。

生她的时候,江淮安买了很多小公主裙,他一心一意认为,江燕清会是一个温柔、可爱、美丽的小女生。就像夏啾啾一样,又甜又可爱。

小的时候江燕清不爱说话,夏啾啾为此费了很大的工夫,总担心自己女儿是个哑巴,于是她每天带着江燕清,不断给江燕清讲故事,江燕清总是一脸麻木地听着自己妈妈讲故事,偶尔和她说几句话。

江燕清三岁时候,还是这个样子,送江燕清去幼儿园前夜,夏啾啾哭了一晚上,和江淮安说,怕江燕清不仅是个哑巴,还是个傻子,去幼儿园被人欺负。

去幼儿园第一天,学校老师就给夏啾啾打了电话,让她赶紧来学校一趟,江燕清和同学打架了。

夏啾啾立刻幻想自己女儿被一群小孩子踩在脚下的模样,怒火中烧,带上江淮安,两个人气势汹汹地去了学校,一进老师办公室,江淮安率先发难,大吼道:“是谁打了我女儿?!”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女儿站在一边,面无表情,脸上虽然挂彩,但都是些小伤。而对面站了一排小孩子,鼻青脸肿,看上去比江燕清惨太多了。

江淮安愣在原地,咽了咽口水,夏啾啾立刻反应过来,抢先一步冲上去问:“我们家燕清打了谁?!”

从那天开始,夫妻二人就发现,江燕清是个非同一般的小孩。

江淮安问了江燕清是怎么打这么多小孩的,江燕清的回答里,有着游击战、逐个击破等战术智慧。江淮安想了想,决定把江燕清带去做智商测试。

结果,江燕清智商148,比他当年还高一分。

回家的时候,夫妻俩坐在前排,江燕清坐在后面安全座椅上。夏啾啾缓了好久,才道:“燕清啊,以前妈妈给你读的绘本,你听得懂吗?”

“听得懂。”

“那你为什么不和妈妈说啊?”

江燕清没说话,好久后,江燕清慢慢道:“你觉得我笨。”

夏啾啾愣了愣。

那天晚上她没睡,就躺在床上,江淮安把她拉到怀里,询问她:“怎么了呢?”

“为什么她会认为我觉得她笨?为什么她就不告诉我呢?”

夏啾啾睁着眼睛,有些茫然,江淮安想了想:“因为每个孩子,都会做父母以为的那个人。你觉得她笨,她就笨。你觉得她好,她就好。”

“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刚见面的时候,”江淮安将头靠在夏啾啾肩上,回忆起以往来,“那时候我爸就觉得我是个混子,所以我就当了个混子。然后你一直坚信我特别好,我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于是我就变好了。其实说相信我,说觉得我是个好孩子的话,许多人都说,可是只有你,是发自内心地说。”

“人是能感觉另一个人的情绪的。是不是真的发自内心地去赞美一个人,被赞美的人清清楚楚。可是啾啾,”江淮安想了想,又道,“这并不怪你。”

夏啾啾抬眼看他。江淮安笑了笑:“你也只是太爱她。你想,她刚来到这个世界,小小一个,咱们总想着要保护她,担心她饿着、冷着,有什么不好。从没相信过她。太担心,变相也就是不相信,这并不是你的错。”

夏啾啾没说话,她抬眼看着这个男人。

岁月让他变得从容平和,难以想象他少年时小江哥那份不羁放纵。他懂得做一个孩子的艰难,如今也明白了一个父亲的爱与沉重。

夏啾啾抿唇笑了笑。

“你说得对。”

“我也該学着做个母亲。”

学着爱,学着表达,学着相信,学着放手。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学习,然而她很幸运的是,从学习做自己开始,她就有着这世上最好的人陪伴。

最好的父母,最好的爱人。

1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