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金里

那阵子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就连我的编辑都说,那时候的我,特别容易暴躁。或许是因为长时间蹲在家里的缘故,用游戏里常用的调侃来讲,就是“自闭了”。

2018年的夏天,我拿着毕业证,离开了生活四年的大学,离开了那座象牙塔。我周围的同学基本上出去找工作了,大家似乎都被扑面而来的现实气息打败,再没了斗志昂扬的模样。

那时候,我一直在想,接下来我该选择什么?

我想了很久很久,最终决定再考一年。

但是,复习的这大半年中,我越来越觉得,生活好像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二战复习是一件心理压力很大的事情,学习、背书都还好,最难挨的是你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向前,而自己却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等到了2018年的年末,朋友们都适应了职场的节奏,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大家都在这短短半年的时间里,融入了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只剩下我一个人,和2017年的年末时一样,等待着考试的到来。

那时的我,对原地踏步的人生没了多余的期待,又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出不来,所以,就动笔写下了一个,被全世界逼入绝境的女主——这个全世界,也包括男主。

这是一个和“美食言情宇宙”系列截然不同的故事,女主角呦呦的名字没有用美食来命名,男主角顾总的设定没有像《小桃酥》中的蔺总那么完美,也没有像《小薄荷》中的14那么美好。

如果一定要形容顾总的话,我想,大概是……遇见呦呦之后,他的思想就出了问题。

写完“鹿枕”之后,将全稿上交给编辑,我就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流浪。这段时间,无论是复习、考试、过年、查成绩、找工作、发呆、摸鱼……时至今日,我都没有再寫过单纯简单的小甜文。

我陷入了一个令人绝望的怪圈,每次打开文档的时候都会想:我的创作生涯,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呢?

2019年6月15日,我千里迢迢地从北京跑去上海看《英雄联盟》的职业联赛。

LPL联赛的官方主场在上海,所以在北京的比赛不多。本来距离很远,懒得动弹,但是售票那天我突然就起了兴致,所以顺手就买了门票和车票。

一直都很喜欢看现场的比赛,可是,每次在现场见到那些00后的队员,就觉得自己年纪好大。大屏幕里,在游戏的画面之间,偶尔会闪过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这个圈子很年轻,不讲究论资排辈,胜者为王是电子竞技的真理,公平得令人咂舌。但这个圈子又是那么无情,1998年出生的选手,已经被称之为“老将”了。解说调侃一名选手为“活化石”,打开百科一看,这位“活化石”出生于1993年。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晴朗了起来。

是啊,为什么要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呢?无论你是“初生牛犊”,还是“活化石”,只要想上场比赛、只要有实力,那就没有退役的道理。

更何况,1993年出生的人,今年才二十几岁啊,放在别的圈子里、放在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里,这都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纪。

比赛终了,获胜那方的选手和观众席的合照结束之后,就匆匆忙忙地退了场。现场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和雷鸣般的掌声。

获胜的队伍中,有一个2000年出生的队员,不知道是怎么了,在没入后台的黑暗之前,突然回了头。

那一刻,我突然就想起五月天《成名在望》中的一句歌词:“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鹿枕”完结将近一年了,我想,我也应该重新开始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