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一罐糖果

卿白衣

我一直都觉得十五六岁时那种朦朦胧胧的感情最纯真。

无关世界,只关你我。

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洒入室内,教室里扬起细小的尘埃。老师在讲台上讲得正激情澎湃时,十几岁少女未施粉黛的小脸微微扬起,鼻尖上或渗出细小的汗珠,一边认真听着老师讲课,一边又不受控制地偷偷往角落里瞧那么一眼。

只一瞬间,又很快别开眼,拿笔的手微微一顿,唇角稍稍抿着,生怕别人看见似的。上早操时,下晚修时,总会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寻那个清瘦俊秀的背影,看到他和其他男生走在一块,不知身边男生说了什么,他轻轻扯了扯唇角,远远地看着,也会跟着笑起来。

懵懵懂懂,遵循着心里最真诚的感情。

那时候的天气,应该是晴空万里,一碧如洗的。

就和少女暗恋的心一样。

澄澈透明。

但就这样,偶尔又觉得有些遗憾,好像总少点什么。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写下了沈亦白和林思晗这对,少女暗恋的心思藏得严严实实,以为谁都不知道。

一颗小小的奶糖,两颗小小的奶糖……所有的喜欢都藏在小小的粉色糖球里面。我想你知道,又不想你不知道。

天生愚笨又带着一腔孤勇,我喜欢你就像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

我以为小说里的情节放在现实中,应该会很少有。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奶糖”完结后,现实中,我有了一个比林思晗还要勇敢的嫂子。

她喜欢我哥,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我哥,喜欢得尽人皆知。

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哥上初三,同一个学校,不同的楼层。我的初中是一所以升学率闻名的重点中学,管理严格,严到什么程度,为了杜绝学生抄袭作业,有的数学老师能在星期日下午返校补课的时候搬个桌子放在校门口,来一个本班学生交一张试卷,不交试卷不给进班级。

而我哥那会恰恰理科极好,闭着眼睛都能去考试的那种好,忽略他学得稀烂的英语以及经常在课上打瞌睡的坏毛病,确实挺招老师喜欢的。而我哥偏生又生得白,清瘦又秀气,这一点又挺招我小嫂子喜欢的。

小嫂子从初中开始追我哥,追人追得我们一大家子亲戚都知道。说起来,这事也是偶然,那会我还是一个中二少年,除了写试卷,剩下那点儿空余时间全部用来追动漫了,学校里的八卦我基本不知道,哪怕是和我哥有关。

那次,放了学,我推了自行车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突然身后有人喊了我一声,我下意识地啊了一声,回头见到是哥哥,不由得又哇了一声,推着自行车一蹦一跳地跳到了我哥身边。

“你放学啦?”

“嗯。”我哥嗯一声,问,“中午一起吃饭?”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跟在我哥身后的几个男生没忍住笑了起来,看着我,问我哥:“女朋友?”

我满脑子问号,一头雾水,那会太小,什么都不懂,被问蒙了。

倒是我哥有点儿不耐烦,又有点又恼又羞的样子,回了两个字:“我妹。”

我被问得有点儿生气,想着一回去就悄悄和我妈打了小报告。我妈一聽,扑哧笑出了声,说:“你不知道?”

我:???

我该知道什么?

后来我才知道,有小女生追我哥追到家里亲戚全知道,我二姨还被请到了学校面谈。

过年闲聊,一大家子人纷纷打趣我哥,问我哥有没有答应人家小女生,连我哥的妈妈都凑过来问:“人还追你呢?哪里长得帅,不就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俩鼻孔。”

哥哥被问得烦了,把羽绒服里面的卫衣帽子扣在了头上,窝角落打游戏去了。

再后来,哥哥升了高中,那个女生也升了高中,一个学校,不同的班级,不一样的楼层。一直到我升到那所高中时,那个女生还在追我哥。

我高一,哥哥高三。我看着我哥从以前的清俊少年变成了一只杀马特,临近高考,我哥不知道怎么想的,斥巨资折腾了下自己的刘海,虽然好看,但是不到三天,就被家里人残酷镇压了下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高考,哥哥发挥得很好,毕业散伙,听说那个女生在大学也在追我哥,哪怕不在同一所大学同一座城市。

我一直想不通那个女生到底喜欢我哥什么。我大二那年,我哥大学毕业,一个消息在全家炸开了——我哥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是那个从初中开始追他的女生,彼此的初恋。

而我哥一个曾经上课打瞌睡的冷酷boy开始“真香”了。

时间刚刚好,不早不晚,从少年时攒了一罐糖果,在最恰好的时间又遇见你,玻璃罐里的每一颗草莓盐味奶糖都藏着一个小秘密。

——你看看我呀。

——我藏了一个悄悄喜欢你的小秘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