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小甜文看多了会牙疼

赏雨时节

最近和医生的交集异常多,六月份跑了好几趟医院。

一次特别乌龙,鱼刺卡嗓子了,跑去看急诊,结果医生用小镜子照了半天,也没找到鱼刺的位置。医生问我:“你来之前都做了什么处理啊?”我答:“吞了口烧饼。”其实还喝了醋,米饭没煮,不然就用民间智慧方法:吞米饭、喝醋,来一整套了。

医生点点头:“嗯,不错,错误的方法你都试了,现在鱼刺不知道被推到那个角落……”我大惊,问:“那怎么办?”医生:“暂时找不到,你回家睡一觉。”然后医生大手一挥,在病历上写:病人自行吞食烧饼无效,待观察。“烧饼”两个字异常醒目,横平竖直,暗带嘲讽。

好在最后有驚无险,睡眠状态下喉咙肌肉放松,鱼刺估摸着在睡梦中吞下去了。

想把牙齿调整一下,这事我惦记很久了,一本书写完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去牙医那里看一下。不看没事,一看牙齿问题多得很,有个蛀牙要做根管治疗,还有牙肉下两颗藏得极深又顽固的智齿要拔,于是我每周都去牙医那里报到。这一个月大概是把一年见医生的份额都用了。

尤其是在我很想写医生文的时刻,见了各种医生。有个白净年轻的男实习医生特别有意思,做牙模型的时候,要把嘴巴撑大,医生给我用一看就很可怕的闪着光的金属器具撑了半天,也不敢下狠手。然后他委屈地看着他师兄,说他不敢撑了。他师兄过来接手,两人一通忙活,我跟条咸鱼似的躺在椅子上,紧张得都不会动了。就听两个牙医特别认真温柔地安慰我,在我耳朵边上小声说:“你不要怕,我们马上就好。”这都是哪里来的天使呀。

一直在纠结写什么科室的医生,牙医令我蠢蠢欲动。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牙齿,不然就会跟我还有猫空一样,捂着嘴没处哭。作为病友,我们进行了深切友好的病情交流,得出结论,还是猫空比较厉害,硬是撑到发炎,疼得脑袋抽抽才去就医。猫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伟岸了一些!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牙疼。

牙齿矫正之前我还有漫长的准备工作要做,等我上了牙套再来跟你们说说体会。但牙神经被破坏之后的根管治疗,相信我,不管医生再帅、再温柔都没用,不会有人想经历第二次的。

嗯,晚上少吃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