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一起等月亮

夏不绿

美编约图:教室门外的视角,一个女生坐在教室里面拉大提琴的背影。

作者有话说:人和人,常常不是经历了什么山崩地裂、炮火硝烟而分开,而是因为一些日积月累的误解,没有察觉到的情谊,在那一刻没有及时说明,很多时候也就没有以后了。

但原来,成长是个伪命题,阮秋姝站在二十五岁的尾巴上回望过去,她仍旧是个懦弱的人。

1

这座城市的交通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阮秋姝堵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心情烦躁地打开广播,想听一首歌曲放松。但车上的调频似乎出了问题,她弄了半天,频道都未改变,最后作罢,将就下来,听主持人介绍今天的嘉宾信息。

因为没听到开头,阮秋姝只听到主持人说是一个从美国回到家乡的游子,最近要办一场摄影展。

主持人问:“你的这次摄影展的主题是‘青春之境,展出的照片都和你的青春有关吗?”

嘉宾的声音略显低沉,他沉默了两秒后,开口道:“其实展出的照片有部分是高中时期拍的,几乎不含任何拍摄技巧,现在看来,却是真实情感的表达……”

天空掠过一阵闷雷,夏天的雷雨总是来得毫无预兆。阮秋姝的心狂跳不已,不知是为了刚才广播里的声音,还是为这沉闷冗长的夏日。

夏天又到了啊,阮秋姝呆呆地望着窗外。有雨点扑打在玻璃上,很快滑落下去,汇聚成一道水流,像是情人的眼泪。

广播里的主持人开始说结束语,并感谢这次的嘉宾,阮秋姝终于再一次听到了他的名字——许均霆。

有多少年了呢?阮秋姝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只剩下玻璃窗上越来越密集的雨点。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们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样一个下着大雨的夏天,一切热气腾腾,鲜明如昨。

十六岁的阮秋姝已经出落得很漂亮,个子纤弱,每周都要背着大提琴去老师家里上课。她不喜欢大提琴,但好像也没特别喜欢的东西,于是也断断续续地练了下来。每次学校的文娱活动,她都负责开场表演,在学校里算个小名人,走到哪里都有人小声议论。

对于这些,阮秋姝早已习以为常。

那天从老师家里出来,天开始下起大雨。阮秋姝想着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便站在便利店门口的屋檐下等雨停。结果,一站,她就站了近半个小时,雨势一点没小,她的腿反倒站得酸了。

“嘿,你要不要进来?”一个声音从便利店里传出来,阮秋姝回过头,看见一个咬着雪糕的男生正看着自己。

他坐在柜台后面,跷着二郎腿,特悠哉的模样,一侧的小电视里正播放着动漫。

见阮秋姝站着没动,那男生给她搬了张凳子:“我看你在外面站好久了,不累吗?”

当然累,可是,阮秋姝不想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

“店里的雨傘卖光了,你只能等雨停了。”男生打开冰箱,抬头,脸上一派阳光爽朗的神色,问道,“吃雪糕吗?”

后来,两人坐在店里,一人手里拿着一支雪糕,看完一集又一集动漫。

雨停的时候,已是傍晚。天边出现深橘色的晚霞,横亘在天与高楼之间,非常漂亮。男生突然把手里吃剩的半支雪糕塞到阮秋姝的手里,说:“帮我拿下。”

然后,他拉开柜台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台相机,跑到门口,对着天空拍了几张照片。

阮秋姝站在距离他半米开外的地方,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便问:“你叫什么?”

男生回过头,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许均霆。”

没等阮秋姝自我介绍,他便说:“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在学校很出名。”

绚丽的晚霞在许均霆的身后蜿蜒成一道云桥,在他的肩上披了一层霞光,男生长得眉清目秀,又带着一点痞气,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此刻的伏笔。

阮秋姝弯了弯眉眼,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小有名气”而感到还不错。

2

在学校里,阮秋姝并不常遇见许均霆,有时候在小卖部遇见,他也总是和其他男生三五成群,嘻嘻哈哈地打闹着。

阮秋姝能感觉他在班上应该是那种很受同学喜欢的男生类型,开朗阳光,仗义幽默。相比起来,她总是独来独往,大家似乎都有点怕和她说话。时间久了,她渐渐习惯自己一个人去做课间操,去洗手间,去食堂。其实,她的心里也不是不渴望和班上其他女生可以手牵手地去做一切事,但她习惯了给自己包裹着那层茧,久而久之,接受了这样的状态。

“你怎么都一个人来吃饭?”一个瘦高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把餐盘放到阮秋姝的对面,坐下。

阮秋姝见许均霆一个人,比他更奇怪:“你那些同学呢?”

“他们中午有事,我就一个人来吃饭了。”许均霆拿起鸡腿啃起来,“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啊。”

阮秋姝笑笑,没有接话。

“对了,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你说。”

许均霆突然不好意思起来,脸上浮现出腼腆的笑容,还真是难得:“是这样的,我想参加一个摄影比赛,但他们规定了主题,必须拍艺术创作者,比如诗人、做音乐的或者画家,可我身边没一个搞艺术的,就只认识你……”

阮秋姝笑道:“可以拍我。”

许均霆立马露出开心的神色,就差伸出手和阮秋姝击掌庆贺。

“那我请你吃饭,去学校外面那条小吃街,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许均霆一副豪气万丈的模样,逗得阮秋姝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你人很好,不像看上去的那么酷。”许均霆突然道。

阮秋姝愣了几秒,随后露出恶作剧般的笑:“等请我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人好不好了。”

阮秋姝还真没客气,仗着许均霆请客,她硬是从街头吃到了街尾。

许均霆帮她拎着书包,站在身后,只有在付钱的时候,才上前一步。卖章鱼小丸子的大叔见了,忍不住调侃道:“哟,给女朋友付钱还挺积极的嘛。”

两人听到,同时脸红起来。阮秋姝接过章鱼小丸子就跑开了,许均霆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解释道:“我们只是同学。”

大叔哈哈大笑,一副过来人的神情:“我懂,谁还没年轻过呢。”

许均霆便不再解释,接过找的零钱,塞进包里,去追阮秋姝了。

最后,两人坐在一家糖水铺外面支起的小桌旁,一人一碗杨枝甘露,沉默地喝着。许均霆这周的零花钱都用光了,所以,他神色凝重。

阮秋姝则是因为吃撑了,懒得说话。

天色暗下来,先前明媚的晚霞渐渐变得灰暗,像开在天际的黑色花朵。路灯亮了起来,阮秋姝嘴里含着糖水,抬起头,恰好对上他的视线。两个年轻人的脸庞,被柔和的路燈映照着,像夏夜天上明亮的星星。彼此对望,闪烁着身上的光芒。

青春的情愫都是以这样一种不可闻的方式发生的,他们察觉到了,但都很快地掩盖过去,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别扭地将视线移向别处。阮秋姝咳嗽了两声,说:“我请你打电玩好了。”

声音隐藏在夏天的夜晚里,宁静香甜。

3

阮秋姝周六本来约了客户见面,没想到临了对方突然有事,放了她鸽子。

没有别的安排,阮秋姝一个人吃完饭,慢悠悠地朝停车场走,没想到看见路边放置的巨大展板。上面写着“青春之境”,下面紧挨着摄影师的名字——许均霆。

阮秋姝怔了几秒,大脑还没做出反应,脚步已经朝展厅的方向走去。今天已经是摄影展的第七天,加之是周末,许均霆应该是不会出现的。出乎意料的是,看展的人很多,门口还排起了队,几个年轻的小女生一脸兴奋地讨论着。

“听说这次展里有许均霆以前喜欢的女生的照片,天哪,到底是什么样的女生才能让许均霆喜欢!”

“不过,今天应该遇不到他本人了,难过。”

……

阮秋姝买了票,静静地站在她们身后,低头玩手机。

十几分钟后,进了展厅,阮秋姝才把手机放进包里。她从门口的第一张照片看起,是一家电玩店。很复古的门厅装潢,她想起他们每次打游戏,许均霆总是输给她,但不甘心的少年又会挥挥手大吼一句:“再来一次。”

那时的他爽朗得如盛夏的阳光。

虽然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但阮秋姝现在想来,一切都像是青柠口味的冰激凌,咬一小口就舌头发颤。

“这个女生的背影是不是你说的许均霆喜欢的那位?”

先前几个小女生的声音尖厉地打破安静的展厅,使得展厅里的人都纷纷朝她们看去。但她们完全无畏,不过声音小了下去:“你看,你看,这张照片的名字叫初恋,那肯定是了!”

阮秋姝觉得身体僵直起来,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地板上。直到那几个女生离开,她才一小步一小步地挪过去,好像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即将揭晓。

其实不是什么秘密,但阮秋姝仍旧心里紧张,直到一张黑白的背影的照片映入眼里,是一个瘦削的女生在拉大提琴的背影。

阮秋姝一下子就觉得难过起来。

那天,阮秋姝在排练室里练琴,为校庆做准备。可她其实早就不想拉大提琴了,连排练也是应付了事。或许对外人而言,她拉得好坏并不重要,但她自己知道,那首曲子她拉得有多糟糕。最后,她放下琴,一个人坐在地板上,无力地啜泣起来。

一开始很小声,后来大概是仗着没有其他人,声音越来越大,阮秋姝把整个脑袋埋进臂弯,呜呜地大哭。接着,门口响起了镜头盖掉到地上的声音。

阮秋姝觉得那是她人生中最丢脸的一刻,丢脸到甚至不敢回头看是谁。

“对、对不起。”直到许均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阮秋姝才轻轻松了口气,她觉得在他面前丢一次人,似乎也无所谓,“我见你哭得伤心,就没敢打扰你……”

阮秋姝擦擦眼睛,回过头,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拉琴那会儿。”

“……”

许均霆再傻也能看出阮秋姝脸上的怒气,立马垂下眼眸,做讨好状:“附近新开了家冰粉店,我请你吃。”

阮秋姝翻了个白眼,重新拿起大提琴,没好气道:“不去。”

“那请你打电玩?”

“不去。”

“那你想干吗?”

阮秋姝想了想,脸上露出惆怅的神情:“我不想拉大提琴了。”

4

刚看完摄影展,阮秋姝就接到客户的电话,说是事情忙完了,问她现在有没有时间。

阮秋姝苦笑:“当然有,我还在之前约的地方,你直接过来就行。”

从前不喜欢拉大提琴,如今不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但阮秋姝都一直做了下来,还做得很好。她蹙眉,从包里拿出镜子给自己补口红,眼前晃过一个人影,她没在意,直到一个声音用不确定的语气开口道:“小姝?”

小姝。只有许均霆才会这样叫她。

阮秋姝抬起头,对上来人的眼睛,和从前一般明亮。许均霆正带着笑意地看着她,那眼神好像在观赏一张照片,仿佛她才是今天展示的作品。

“许均霆!”

阮秋姝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几个小女生已经激动地冲了过来,把许均霆团团围住,要合影。许均霆露出无奈的神情,冲阮秋姝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她等等自己。

但客户的电话已经打来,阮秋姝接通电话,再度看向他们的方向,许均霆正在低头签名。她顿了顿,最后还是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了展厅。

多年后再次重逢的场景,阮秋姝想过很多次,只是没想到真实世界里的自己,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她没有许均霆那般勇敢,一直都是。

许均霆参加的摄影比赛得了奖,举办方邀请他去领奖。地方是在外地,报销车马费。

许均霆问可不可以带朋友一起,对方同意了。时间正好是校庆那天。

“干脆我们逃跑吧。”许均霆认真道,“既然不喜欢,就不去。陪我去领奖,就当散心。”

“但节目已经确定了,这样肯定会被骂的。”阮秋姝说,“搞不好还会被开除。”

“那你就告诉老师,你不想拉琴了,你身体不舒服,或者随便撒个谎。”

阮秋姝皱起眉头,似乎在思考许均霆的话的可行性。但最后阮秋姝只是叹了口气,怅然道:“我做不到。”

“你不是不喜欢拉琴吗?”许均霆不解,“不喜欢的事怎么能够勉强自己坚持下去呢。”

“因为我习惯了。”阮秋姝说,“从小到大,我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

许均霆看了看她,神色有些复杂,想了想,最后说:“那我帮你寻找自己喜欢的事。”

阮秋姝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答应男生这个想法。但许均霆已经先站起身,然后朝她伸出手去,笑道:“不练了,我带你去看好玩的。”

阮秋姝看了看他,又想了想,他大概是等不及了,直接牵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然后朝教室外走去。

阮秋姝心跳加速,看着自己被许均霆握住的手,紧张得要出汗了。她只能深呼吸,平复情绪,然后故作轻松地朝许均霆的后背挥了一拳:“走慢点。”

许均霆带她去的是自己的秘密基地,一个废弃的工厂,他们爬到最高处,他把双脚挂在墙沿,然后伸出手让她过去:“不用怕,我在呢。”

怕高的阮秋姝小心地走过去,紧紧地握住许均霆的手,最后成功地坐到了墙沿,将双腿放出去,放松地晃荡着。

“你看那些星星,城市里永远也看不见。”许均霆说着,拿出了相机,开始拍摄夜空。

阮秋姝仰起头,整片夜幕的星辰都落进她的眸子。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美,但許均霆都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5

阮秋姝还是没有勇气向老师提出不表演拉大提琴的事,许均霆只好一个人坐高铁去领奖。

校庆的舞台上,阮秋姝一身白色纱裙,坐在被灯光打得绚丽的舞台上。台下掌声雷动,她朝人群里望了一眼,神色淡漠,因为没有她期望的那双。

想到许均霆一个人坐车去外地,一个人站在台上,一个人被一群陌生人盯着,阮秋姝心里动了动,而后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拉琴。

那天,她做了人生中第一个大胆的决定,演出结束后,匆匆跑到后台换了衣服,用手机买了车票,就朝车站飞奔而去。她要去找许均霆,和他一起庆祝这个时刻。老师在后台大喊她的名字,她没有回头,她想为自己活一次,哪怕就任性这一次。

她坐了两个小时的高铁,终于到达车站。

颁奖典礼早已结束,许均霆接到阮秋姝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大伙吃饭,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女生大口喘气的声音,因为着急而口齿不清地解释着自己的位置,他知道她到了后,立马起身朝车站赶去。

阮秋姝在车站一个人坐了近一个小时,她手里拿着一瓶水,焦急不安地左顾右盼。见人群一拨一拨散去,望眼欲穿,但始终没有看到熟悉的那张脸,她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全然没了来时的雀跃和冲动,反而因为独自一人在异乡,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她把手里的水握得更紧了,生怕连水也跟着不见了似的。

“小姝。”

许均霆一下车就箭步朝车站冲来,直到看见阮秋姝的人后,才停下脚步,弯下腰来,气喘吁吁。

不知怎的,阮秋姝回头看见许均霆的那刻,想到自己前阵子读张爱玲的小说,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你也在这里吗?

我在的。

后来,阮秋姝回去,被家里痛骂了一顿,问她那天晚上去了哪里。

阮秋姝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但父母仍旧不依不饶,罚她除了上学之外,其余时间都必须老实地待在家里。

阮秋姝觉得委屈,但只要想到那天晚上,她和许均霆两人走在陌生的街道,喝着冰汽水聊天,她自由得像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金丝雀,忍不住蹦蹦跳跳地走到前面,一会儿又笑着停下脚步,等他追上来。

天边的月亮很亮,照耀着他们。许均霆为阮秋姝拍了许多照片,用光了相机里的胶卷。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阮秋姝,突然认真道:“我想为你拍一辈子的照片。”

阮秋姝怔住,立马脸红,不好意思道:“一辈子这么长,还是不要做保证……”

“尽我所能。”许均霆说,“前提是你愿意。”

6

阮秋姝的脸上带着礼貌疏离的笑容,和客户一边吃饭,一边谈事。他们在附近的餐厅用餐,身侧是巨大的落地窗,她其实没有胃口,所以叫了杯酒,让气氛不会太尴尬。

她一只手枕着桌子,一只手端起酒杯,微微侧头,便看见小路对面朝餐厅走来的许均霆。对方也看到了她,并冲她笑了笑。

许均霆身边跟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生,两人边说边笑,似乎正在分享什么开心的事。

阮秋姝放下酒杯,不再看外面。

吃完饭,阮秋姝一个人结完账出门,结果看到许均霆靠在一侧抽烟,他似乎是在等她:“五十六。”

“什么?”阮秋姝疑惑。

“从这里走到你刚才坐的位置,需要五十六步。”许均霆说。

“……”阮秋姝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转移了话题,“你开始抽烟了。”

“你也变了。”

“摄影展挺好的。”

阮秋姝突然发现他们其实已经无话可说,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漫长岁月,早已将这队男生女生变成了不一样的大人。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犹豫了一会儿,还没开口,便听到有人叫许均霆的名字,是那个和他一起进来的女生。

许均霆灭掉烟头,拿出手机,对她说:“给我你的手机号。”

阮秋姝看了他的眼,没有伸手去接。

许均霆瞥了眼她手里的手机,趁她不注意,直接夺过,然后在联系人的名单里快速输入自己的。

“记得给我打电话。”许均霆说完,就回去了。

阮秋姝恍然大悟,想起从前许均霆很喜欢数数字。他说过,从他的教室到自己的教室,不多不少是一百步。

许均霆在七班,距离阮秋姝的班级需要经过一条走廊,再左转,不多不少再走二十五步,向右转头,正好能看见坐在窗边第三排的阮秋姝的侧脸。

上课的时候,她都很认真,把右侧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精致白皙的侧脸,微微偏过头,一笔一画地做笔记。

许均霆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老师是个记性不好的中年男人,总是忘记带东西,所以经常麻烦她在上课的时候去办公室拿东西。

许均霆对那条路太过熟悉,不多不少,二十五步,就能看见她。

手里的手机似乎还残留着许均霆的温度,阮秋姝转过头去,可是,他已经不见了。如果他到自己的距离是一百步,那么,现在她到他,又需要多少步?

阮秋姝心里发酸,因为她突然意识到,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真的想过会和他在一起。她那么胆小怯弱,从来不敢主动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过着不喜欢的人生,却没有勇气对他人说一句“我喜欢的是……”

她不喜欢大提琴,不喜欢总是一个人上厕所,不喜欢一个人做操吃饭,不喜欢所有人都觉得她高冷、不易接近,不喜欢做大人眼里的好学生……

她喜欢的是——

她喜欢的是——许均霆。

7

周一早上,阮秋姝又不出意料地被堵在了路上。

客户的电话没完没了,在接完第三通后,阮秋姝有些崩溃地趴在方向盘上。手机仍在响,但她已经不想接了。

她揉了揉太陽穴,瞥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客户来电,最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关了机,准备翘班。

车子掉头,当从那些排队等待的汽车旁逆向驶过的时候,她心里终于迎来久违的快乐。

如果八年前她也能勇敢一点,或许她和许均霆就不会错过了吧。

虽然阮秋姝和许均霆每周末都会见面,但在学校里,他们接触并不多。

许均霆身边总是有一群朋友,而阮秋姝仍旧格格不入地独来独往。他们仍是两条平行线,好似永远不会产生交集。

体育考试那天,因为是最后一节课,大家都纷纷背上书包去操场,准备考试结束就回家。轮到许均霆考试的时候,他把书包交给一个同学,但是,等他满头大汗地跑回来拿包的时候,却发现班上的一群男生都围在一起,交头接耳,不知在看什么。

“我说你们在干——”话还没说完,许均霆便愣住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立马冲上前,把那些男生拉开,将掉落在地上的照片小心地捡起来,放回书包。

“你怎么有那么多阮秋姝的照片啊?”

“是啊,是啊,怪好看的,你是偷拍的吗?”

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有人甚至出言不逊道:“没想到阮秋姝在镜头前面这么开放啊,真是看不出……”

结果,那人话音刚落,就被许均霆跳起来一拳打了过去。

许均霆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解释什么,好像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奇怪。两条平行的线突然毫无预兆地相交了,只会更加惹人注目。

他本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过去,谁也不要再提,但没想到班上的那群男生不仅没有保密,还添油加醋地描绘了一番,一传十、十传百,就变成了许均霆给阮秋姝拍了大量私房照,很多都不堪入目。这在当时,无论对哪个女生来说,都是非常大的伤害。

学校主任知道这事后,把阮秋姝和许均霆叫到办公室询问,问他们是否早恋,是否真的拍了那些照片。

阮秋姝的眼泪一直往下掉,她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对许均霆把自己的照片泄露出去很生气,但更担心从此周围的人会怎样看待自己。

“是我的错。”许均霆说,“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主任问,“那些照片是你拍的吗?”

“是我拍的。”

“是阮秋姝自愿的?”

这句话问出来后,阮秋姝心里颤了一下,什么叫自愿?不过是一些正常的照片,为什么到了这些人嘴里,就变成了另一番滋味。

阮秋姝哭得更大声了,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老师,那些都是很普通的照片。”许均霆试图解释。

“老师,我不知道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有说话的阮秋姝突然开口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脸上挂满泪痕的阮秋姝,此时却神情镇定,眼睛里是死灰一般的冷。

“你不知道?那就是许均霆偷拍你了。”主任下了结论,毕竟阮秋姝是好学生,老师们都很喜欢她。

那天,阮秋姝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办公室的。主任让许均霆单独留下,她关门的时候,听到一句“明天让你家长来学校一趟,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阮秋姝捂住嘴巴,无声地啜泣起来。其实她心里明白,只要许均霆愿意证明那些照片其实是阮秋姝自愿拍的,那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可许均霆没有,阮秋姝知道自己永远失去这个朋友了,因为她的懦弱和尊严。

8

照片事件后,阮秋姝的父母怕她受到伤害,替她向学校请了病假,在家里一待就是一个月。等她再回学校,已经没人提这事,但许均霆也不见了。

阮秋姝很想找人问问他的下落,可是她不敢,她不敢露出一丁点自己关心他的样子,于是憋在心里,期望他和她一样,只是一时半会不来学校。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学校里就像从来没有许均霆这个人存在过似的。因为快要考试,阮秋姝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去练大提琴,她记得他说过他们相遇的那家便利店是他家的一个亲戚开的,没事的时候,他会去帮忙看店。

阮秋姝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便利店找他,但只看见一个中年女人坐在柜台后,正在用计算器算账。

“阿姨,我是许均霆的同学。”阮秋姝小声道,“他很久没来学校了,我想问问他的情况。”

女人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均霆他出国读书了,上周就走了。”

阮秋姝如雷轰顶,定在原地,良久都没反应过来,女人见她神色不好,便问:“怎么了?是不是有急事找他,我可以帮你捎话。”

阮秋姝摇头,喃喃自语道:“我哪里还有脸见他……”

悔恨和自责就这样交织了阮秋姝余下的青春岁月,所幸,人都会长大,时间会让所有的伤口愈合。

阮秋姝一路奔跑,总以为成为大人后就能成为有勇气的人。但原来,成长是个伪命题,阮秋姝站在二十五岁的尾巴上回望过去,她仍旧是个懦弱的人。

这样想着,阮秋姝已经把车开到了高中的门口。学校的大门已经重新修整,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阮秋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下了车,朝学校走去。被保安拦住,她说:“我以前是这里的学生,想进去看看老师。”

保安登记了她的身份证号码,放她进去。

阮秋姝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朝主任的办公室走去,她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完全凭着一股脑的冲动找到了办公室,然后敲了敲门。她紧张地握紧了拳头,以为会没人,或者已经物是人非。还好,开门的人是比从前老态一点的主任,但对方似乎不记得她了。

“老师,你好,我是以前高中部二班的学生阮秋姝。我想向你澄清一件事情,当年七班的许均霆同学拍摄的那些照片,都是我自愿的,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不,现在我喜欢他,所以,我想向你说清这件事……”阮秋姝一口气说完后,朝对方深深鞠了一躬,就转身走了。

她不知道主任明不明白她说的话,但她不在意了。因为她已经拿出手机,找到联系人中的“许均霆”,按下拨出键。

做个勇敢的大人吧,这才是成长的意义。

电话接通,是个甜美的女声。

“我找许均霆。”阮秋姝想起那日在餐厅遇到的许均霆身边的女生,心里犹豫了一下,而后问,“请问你是他女朋友吗?”

“不是,我是他助理,你是阮秋姝吗?”

“嗯?”阮秋姝诧异。

“许均霆那家伙经常提起你,我耳朵都听得起茧了,这次摄影展,他每天都去现场,就是为了遇到你。他要是知道你给他打电话,不知道多开心呢,不过,现在他在开会,得等等,要不待會我让他打给你?”

“不了。”阮秋姝说,“我去找他,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跑着去。

编辑/沐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