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粒星辰(一)

长欢喜

特别预告:

当红小鲜肉陆和晏最近遇见了两件不开心的事:

1.他的新电影扑街了,给了黑粉们一次狂欢的机会。

2.他的经纪人帮他接了一档关于明星生活的综艺。

更不开心的是,他在这档综艺里的搭档竟然是当年和他短暂谈过恋爱的舒窈……

早冬的伦敦起了雾,灰白色的天空渐渐自远方透出一抹亮色,冷气凝成的霜花在冷硬的落地玻璃上散出点点寒意。

温度骤然下降,舒窈出门时没提防,仍穿着晚秋的深绿色羊绒开衫,里面是一条米白色的吊带裙。她边办登机,边想着下飞机的时候要不要先把行李箱里的羽绒服拿出来穿上再去节目组,冷不防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秦疏。

舒窈不想接,把电话摁灭了,停了一分钟,他又发了微信过来。

“听说你准备回来了?”

舒窈当初在圈内没待多久,就消失了,总共也没认识几个人,秦疏算是和她交集最多的一个。她的成名作《雪色》就是和秦疏合作的,那也是她拍过的唯一一部戏。

拍电影的时候她还是个高中生,没有任何表演技巧,被导演直接从学校里选过去的。但好在她未经雕琢的表演还算有灵气,加上故事题材好,那一年也没有别的电影和他们竞争,阴差阳错地,竟然让她拿了个金雀奖影后回去。

年少惊艳,一鸣惊人。

那时所有的人都觉得她的前途不可限量,各种片约和代言也紛至沓来,可令人惊讶的是,她在领完奖不久后,突然宣布退圈,从此杳无音信。

但娱乐圈这种地方,新人向来是一茬儿一茬儿地往外冒,大家讨论了她一阵子之后,便也渐渐淡忘了。

这几年,舒窈唯一还一直联系着的圈内人,也就只有秦疏了。近两年影视市场虽然显出了一点颓势,但秦疏起点高,人又努力,发展得还不错,大大小小的奖也拿了不少个。

倒是难得他一直没有抛弃她这个糟糠时期的朋友。

舒窈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登机牌,慢悠悠地给秦疏回消息:也不算。

秦疏:怎么不算?我听经纪人说,你接了冯清的综艺?

冯清正是舒窈现在要去参加的这档真人秀的总导演。

真人秀名叫“明星公寓”,顾名思义,就是聚集了一些明星,共同住在节目组为大家租的房子里,拍摄艺人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大家白天的工作不受影响,但在没有活动的时间里,必须要回到别墅。

舒窈早知道秦疏消息灵通,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了解到了她的动向,她正要回,看到秦疏又八卦兮兮地问:那你知道陆和晏也参加了这个综艺吗?我就想知道,陆和晏知道你来吗?他如果知道的话,会不会掉头就走?

后面还跟了一个微信自带的惊恐表情。

舒窈翻了个白眼,摁灭了手机,彻底不想搭理他了。

舒窈在飞机上的时候,想了她和陆和晏以前好多的事情。

被导演选去拍电影时,她高二才读了一学期,等她回来时,她当初的同学都变成了高三生。她落了太多课,只好回到高二再重读一年,而她插的班级,正是陆和晏他们班。

她以前其实听说过陆和晏这么一号人。

他们的学校是南市数一数二的私立高中,在读的学生要么家境特别富裕,要么就是成绩特别好。而陆和晏就是将这两样都占全了的人。他成绩好,但不是书呆子,学校里组织的大大小小的活动他都参加,偏还每一样都做得挺好。他玩得开,加上样貌也好,那时学校里好多女生都悄悄喜欢着他。

舒窈也曾远远看过他几次,通常都是在他打篮球的时候,少年在球场上挥汗如雨,似乎连头发丝儿上都散发着青春的味道。

但她也就只是看一看,她这人性子淡,又不够自信,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心动,她也会努力克制住。

反正好看的人那么多,优秀的人也那么多,她肯定常常会心动,总不能每一次都让自己暗恋到憔悴。

大言不惭地和秦疏讲这种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陆和晏的同桌,老师的想法很简单,那会儿舒窈刚拍完电影回来,也算是学校里的话题人物了,所以倒不如索性让话题人物就和话题人物坐在一起,免得“祸害”到旁人。

在舒窈过去之前老师就安排好了座位,还是陆和晏自己选的,就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舒窈进门时,他正靠在墙壁上玩PS4,他的手指很长,又细,动作飞快。阳光从被秋风拂开的窗帘里洒进来,他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小片浅灰色的扇形阴影。

舒窈将书包放到桌子上,瞧见他抬了抬眼尾,随即那眼尾又往下弯了弯。

她站直了身子,听见他轻声笑:“你好啊,同桌。”

直到下飞机时,舒窈都还在为记忆里陆和晏那一笑而啧啧感叹。

节目组派来接人的车是一辆七座的福田,车里开着顶灯,舒窈刚坐进去,前面的工作人员就架起了摄像机,问她参加这档综艺节目的感想,又问她知不知道别的嘉宾都有谁。

这些问题节目组都事先和他们沟通过,舒窈按着标准答案回答了一遍之后,摄像师将机器放在了一边,客客气气地对她说:“舒窈老师,可能还要麻烦您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有几个嘉宾的航班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

刚刚舒窈还在想,只她一个人,干吗开了这么大一辆车过来。这下懂了,她点点头,让他们去忙他们的,不用管她,就靠在座椅背上给手机开了机。

果然秦疏这个大嘴巴已经将她回来的事情传得到处都是了,刚连上信号,手机就开始震个不停。大部分都是问她回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她挑着几个关系还不错地回了,还没回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不想接。

她犹豫了片刻,又担心是节目组的人打来的,接通后,才发现是林书雅。

林书雅是陆和晏的经纪人,当初也曾短暂地带过她一阵子。那时带她完全是没拿报酬的,因为她是素人一个,没签任何经纪公司,林书雅提前投资,指望着她想通了决定签公司的时候考虑考虑自己。

不料她后来竟然毫无预兆地就退圈了。

但林书雅这会儿打电话过来,舒窈无法确定对方只是听说她回来了,所以来问一下,还是已经知道了她要和陆和晏上同一个节目。

假如她知道了,那陆和晏会不会也知道了?

舒窈任思绪漫无目的地飘散着,乖乖叫了一声:“林姐。”

林书雅大概在走路,说话时的声音有些喘,她单刀直入,也没过多寒暄,问道:“最近有没有空见一面?”

和林书雅约好了后天下午见面后,舒窈又回了大约二十分钟才将所有的消息都处理完。

工作人员都去接其余的嘉宾去了,车里的空气有些闷,她伸手去开车门,想出去透透气。

但没打开。

她侧过了身子,用两只手去拉。

还是没打开。

车边有行人慢吞吞走过,舒窈有些烦躁地往后靠了靠,想打电话问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回来,又觉得不好催别人,索性又伸手再去尝试着自食其力。

这下开了。

不过不是她开的,她的手刚碰到门把手,就有人从外面将车门拉开了。冷风灌进来,她哆嗦了一下,听到两道聒噪的嗓音嚷嚷着:“快点快点,冻死了!”

“怎么不进去?”

“队长,队长?你在干吗呢,队长?”

“别吵。”

催促的声音被离她最近的那个略显不耐的男声打断,舒窈仰了仰头,完全没有防备地就将一张脸暴露在了陆和晏面前。

站在车前的陆和晏亦是一愣,皱着眉,似乎是有些烦躁地将头顶的鸭舌帽往下压了压,遮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须臾又往后退了两步,嗓音低沉:“你们先进去。”

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坐在车里笑容尴尬的舒窈,而距离陆和晏最近的李昕在顿了片刻后,很快就爆了句粗口。

“不是吧,舒窈?”

李昕和陆和晏以及舒窈当年读的是同一所高中,对他俩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一些耳闻,但他们的另外两个队员江旭和迟秋阳就不大了解了。

尤其是迟秋阳,是他们乐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平日里说话就没心没肺惯了,好在其他几个人常常给他圆场,才没有让他捅出很大的篓子。

譬如这会儿,见陆和晏和舒窈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劲儿,他眨了眨眼,就去扯李昕的袖子:“怎么了啊?”

李昕也有点烦,节目组之前把所有的嘉宾名字都透露了,就没说舒窈的,这不是整人吗?他往陆和晏的方向看了看,后者双手抄在兜里,微低着头,面色如霜,嘴角不带感情地往下压了压。

“晚点再说,先上车吧。”

不等他们几个再继续八卦,李昕就率先踏入车里,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坐下了。

迟秋阳虽然满心疑惑,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也拉着江旭一起上车了。

等大家都坐下以后,舒窈才发现,后面三个座位都坐了人,副驾驶位上也坐着一位工作人员,现在全车上就只有她旁边还有空位。

她蜷了蜷手指,伸手去拿旁边座椅上的包,想给陆和晏腾个位置。谁知刚开始行动,坐在后排的李昕突然起身:“我和舒窈坐一起吧,老陆不习惯和陌生人挨太近。”

要不是他脸上带着笑,工作人员几乎要怀疑他们和舒窈是不是有仇。

但即便带着笑,这话听在众人耳里也格外尴尬,气氛一时凝滞起来,舒窈落在背包上的手直接僵在那儿了。

也就迟秋阳这个傻子还没看清局势,欸了一声:“队长也没那么挑剔吧?李昕你好阴险,你是不是想伺机毁坏队长的形象?”

李昕回头瞪他:“就你聪明?”

“那当然。”迟秋阳还挺得意,“不信你问队长呗。队长,你不想和小舒姐坐在一起吗?”

李昕直接被这蠢货气笑了,江旭本来在看戏,也一脸不忍直视地将目光转向了窗外。

“哪有那么多规矩?”陆和晏拆了根棒棒糖塞自己嘴里,低头瞥了眼舒窈停在包上无处安放的手,低笑道,“怕是你小舒姐不想让我坐这儿。”

都能开玩笑了,这是缓过来了?

李昕刚刚被迟秋阳拦着,一直没能出来,这会儿听见陆和晏的话,动作也停了下来。

舒窈却直接被他这句话弄得脸热起来,她匆匆把包拿起来,放在自己腿上,想了想,又小声补充:“我没有不想让你坐。”

本来就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想缓和缓和刚刚尴尬的气氛,没想到她会认真地解释。

陆和晏自上车后就把帽子盖在脑袋上睡觉了,听见她的话,不由得抬手把帽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双眼睛,扭头看了舒窈一眼。

女孩没有看他,低着头,快把自己手里的背包望出一个窟窿来。

他又将帽子拉回去,淡淡嗯一声。

“到底怎么回事?队长和舒窈认识?”

后座,迟秋阳被刚刚李昕和陆和晏那一系列反应挠得心痒痒,才安静了不过十分钟,就忍不住小声去跟李昕八卦起来。

李昕还没答话,江旭先听不下去了:“你是鱼的记忆吗?以前不是有记者问过吗?就我们刚出道那会儿,有人扒出来队长和舒窈是同学,他当时还说只是普通同学来着。”

“但队长好像确实不太喜欢舒窈。”江旭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他也没明说,但那会儿但凡谁提到舒窈的名字,他就黑臉,谁还看不出来他对舒窈有意见?这可不是简单一句“搞乐队的人都有个性”就能解释得了的,毕竟他陆和晏提起别人时,可没有这副表情。

当然,那些都是他刚出道时的事情了,那会儿年龄小,年轻气盛的,也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后来再听人提起舒窈,他的态度明显就好多了。只是当初的视频都留着,他们的老粉心里都清楚得很呢。

“但队长为什么不喜欢小舒姐?我看小舒姐也不像那么讨厌的人啊……”迟秋阳还是不解。

几人压着嗓子,窸窸窣窣地聊着天,自以为声音特别小,但车里的空间就那么一点点大,他们的话一字不落地全飘到了舒窈耳朵里。

她简直如坐针毡。

本来被人当面八卦就够尴尬的了,况且现在他们八卦的另一个主人公就在她旁边坐着呢……

可惜她现在也不敢扭头去看陆和晏,否则她真的很想问一问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她正胡思乱想,冷不防旁邊的人突然抬起了手,拎起自己的帽子,朝后一扔:“你们干脆去当八卦记者好不好?”

语气相当冷淡且不耐烦。

迟秋阳对江旭吐了吐舌头,瞬间老老实实闭了嘴。

他们这个队长,虽然平时不爱跟人计较,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惹恼了他,拉着他们训练个三天三夜的事也不是没有过。

队长的八卦虽然很有趣,但赔上自己的生命可就不值了。

迟秋阳拿起陆和晏的帽子,特别谄媚地弯腰,又罩在了陆和晏的脑袋上:“队长您是不是幻听了?我们刚刚没说什么啊!”他说完,还不忘拉同盟,“小舒姐你听到什么了吗?”

舒窈突然被点名,后知后觉地啊一声,拿余光瞧了一眼陆和晏,昧着良心说:“没。”

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是秦疏回复了她的微信。

舒窈:你有没有听说过……陆和晏以前有没有提起过我啊?

秦疏:提你什么?说他讨厌你啊?

舒窈心里一紧,无视他的嘲讽,问:他真提过啊……

秦疏:你真信啊?

舒窈回了一串省略号。

见舒窈没说话,过了会,秦疏又发了语音过来。舒窈扭头看了一眼陆和晏,没敢直接听,她从包里将耳机拿出来插上,这才点击播放。

“你这么一问,好像还真有过一次,就他当初参加选秀的时候啊,人气挺高,就有人扒他背景。当时你们高中同学有爆料的,说你俩是同学,记者去跟陆和晏求证,他也没否认。”

“不过他提起你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好,所以后来一直有传言说你们两个不和。”

秦疏换了口气:“我说,当初的事情你就一直没和他解释过?”

舒窈正要回,坐在副驾驶位的工作人员又将摄像机架了起来,让他们准备一下,要拍一点他们在车里的素材。

她收起手机,听到工作人员说:“虽然几位老师可能互相都认识,但最好还是做个自我介绍比较好。”

迟秋阳最先反应过来,脑袋趴在前面座椅的缝隙间,笑着跟舒窈介绍:“小舒姐你好,我是Gruis的鼓手迟秋阳。”说完,还不忘拉仇恨,“也是我们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哦!”

Gruis是他们乐队的名字。

江旭紧跟在他后面介绍:“吉他手,江旭。”

江旭是几人中年纪最大的,看事情总比旁人要透彻一些,许是刚刚从几人的相处中看出了一点端倪,怕李昕又闹什么幺蛾子,顿了顿,索性也帮李昕和陆和晏一起介绍了:“李昕是我们的贝斯手,坐你旁边的是我们队长,也是……”

“主唱,陆和晏。”他话未说完,陆和晏突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扭头,朝舒窈伸出一只手来,“你好。”

舒窈有些讶异地抬起了头。

她在来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各种被陆和晏嘲讽、无视……甚至是针对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他仅在最开始见到她时流露出了一点烦躁之后,这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她抿了抿唇,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松了一口气,可又觉得有点别扭和难受。

她握住他的手,小声说:“希望这段时间相处愉快。”

两人一触而离。

迟秋阳瞅见陆和晏的动作,在后面嚷嚷:“我也要和小舒姐握手!”

舒窈扭着头,觉得也不能拒绝,刚要把手伸过去,陆和晏突然开口问他:“你艺考准备得怎么样了?”

迟秋阳:“?”

迟秋阳:“不提这个我们还能做朋友。”

陆和晏嗤笑了声:“你觉得我很想跟你做朋友吗?”

迟秋阳顿时又“哇哇”假哭起来。

他艺考其实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文化课过不了,今年已经是他第二次参加高考了,去年就是因为文化课没达标,不得不又复读了一年,被他的黑粉们嘲笑了大半年。

当时他就发誓今年一定要考个高分一雪前耻,故而今年他们很多集体的商业活动都为了他停了,只保留了巡演。其他几人为了堵公司的嘴,各自也都在活动着。

迟秋阳心里感激,也不想再拖他们一年,最近一直请人给自己补着文化课。

“你们看热搜了吗?”他们几人正闹,一直没说话的李昕突然插了个新话题进来。

“没有。”江旭摸出手机,“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倒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就是我们的陆大队长又被嘲上热搜了呗。”他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这不,反正这黑热搜也上习惯了。”

陆和晏本来还想打开手机看一看,听李昕这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又直接将手机扔了回去。

但他不关心,另外几个人却显然不肯放过这个可以幸灾乐祸的机会。

“我看看这次嘲笑你的角度是什么啊……”迟秋阳总算找到了反击的机会,抱着手机,用一种非常夸张的语气念道,“情势大好的新锐导演、百亿票房的电影女王,竟都不能拯救他!陆和晏——当之无愧的票房毒药!”

陆和晏这次出演的这部电影名叫《最后一封信》,是一部与抑郁症有关的片子。导演刘奕鸣是近几年崭露头角的一位年轻导演,很有想法,迄今为止,拍的每一部片子票房都还算拿得出手。

而陆和晏虽然是乐队歌手出身,人气也一直很高,但大家似乎有一个固定的偏见,觉得流量偶像大多没有什么实力,却忽略了陆和晏本身其实也是正儿八经的电影学院的学生,还是每学期都拿奖学金的那种。

所以当初《最后一封信》公布主演是陆和晏的时候,曾遭受到众人的好一番质疑,陆和晏的粉丝和黑粉们大战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也没能分出个胜负来。最后大家约定,等电影上映以后,一切拿票房来说话。

可如今这部电影已经上映约有十天,票房却很惨淡,还不到一亿,现在各大八卦论坛飘在首页的帖子,十个里面有六个都在嘲笑陆和晏,说他是“票房毒药”。

这部电影在国外还没上映,故而到现在为止,舒窈还没看过,这会儿听见李昕他们说起,不由得也拿出了手机,去论坛看看大家的反应。

“我说这些歌手好好唱歌就行了,能不能别来祸害电影了,一个两个演的都是什么东西!”

“楼上没看过的能不能不要跟风就骂人,小鹿也是正经科班出身的演员好不好,不能因为人家乐队玩得好,就否认别人在其他方面的成就啊。”

“路人,去看了电影,其实陆和晏演得还不错,电影也挺好,就是题材压抑了些……”

……

总之评论好坏参半。

江旭还在为陆和晏抱不平:“我说,《最后一封信》不是你第一部电影吗,而且这还是刘奕鸣拍的第一部文艺片,票房不好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就毒药了啊?”

他虽然这样说,语气里却也没有多少气愤的意思,他们作为当下最红的乐队之一,出道以来,遭受过不知多少莫名的恶意和攻击,这一点小批评,真的不能伤害他们多少。

况且他看了电影的,陆和晏演得虽然不能说非常好,但起码没给电影拖后腿,怎么算也是及格线以上了。

不,其实比及格线以上还要再好一点。

所以真的没什么好在意的。

当然,这只是江旭自己的想法。

舒窈收起手机,转头去看陆和晏,瞧见他弓起了背,双肘撑在腿上,正拿着手机低头看网友的评论。

车厢里的灯关上了,但外面的路灯还有光,泛着黄晕的暖光随着车子的行驶,一下一下地晃进来,照在男人轮廓深刻的眉眼上。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也瞧不出他的情绪,但他周身的气压却有些低,大概是真的有些失落。

舒窈明白这种感受。

当年她刚获得金雀奖的提名的时候,亦是遭到了无数的质疑,大家说她演技青涩,毫无技巧,若不是导演和编剧功力强大,她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大奖里拥有姓名。

那时她也是低落了很久的,逃了晚自习,闷闷不乐地坐在学校操场的看台上看了一整晚的星星。后来陆和晏来找她,提了两罐啤酒,他没给她喝,自己也没喝,就放在旁边的台子上,任酒味儿在空气里浮动着,仿佛这样就能帮她“借酒消愁”了。

等酒味儿散完以后,他抓着她的手腕送她回家。

月光真好,在大地上洒下一片银光。

舒窈停下脚步,想嘴硬说自己没有难过,最起码,她不是因为被人批评了而难过。而是——她实在喜欢这件事情,但此时收到反馈,发现自己似乎做得并不好,是一种辜负了自己所热爱的事情的失落。

可男生却像是已经看穿了她心中所想般,没等她开口,他轻轻抬起手,盖在她的眼睛上。

他的手有些凉,上面还带着点啤酒的味道。

舒窈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那气味便愈加浓郁,他说:“你的电影我看了,特别好。”

“特别特别好。”他又补充,“我很喜欢。”

想到这里, 舒窈几乎下意识地就想打开外卖软件叫人送箱啤酒过来,她低头捣鼓着手机,要填地址的时候,犯了难,问工作人员:“我们要住的那个小区叫什么?”

工作人员许是没想到话题怎么突然转到了这里,愣了一瞬,说:“梨花里。”

梨花里是南市地段最贵的一处别墅区,小区不大,在南市西山脚下。

之所以叫这么名字,是因为南市的西山以梨花而闻名,小区里面亦种满了梨花。

每到春天,一簇簇花朵便如云织般浮在整个小区内,香气四散,美如仙境。

而陆和晏当年的住所,也叫作梨花里。

舒窈选零食的手一顿,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又飘到了陆和晏那里。她仍没死心,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问工作人员:“几栋?”

“我记得是五栋。”

舒窈吸了口气,想点外卖的心彻底冷却下来。

先前听说录制节目的地点在西山的时候,她其实就隐约有一点儿猜测了,只是那时候她不敢往这里想。毕竟,在她看来,陆和晏应该是不想回到这里的,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在陆叔叔出事之后,很快就把这里的房子卖掉,带着陆昭搬去了北京。

她不大会掩饰情绪,惊讶和不知所措全写在脸上,陆和晏本在低头专心看网友的评论,被她炽热的目光盯得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扭过头,摁灭了手机,后脑勺直接贴在车窗玻璃上,面无表情地说:“别看了。”

舒窈:“啊?”

坐在后面专心刷热搜的几人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江旭沉默了会儿,也不知是良心发现了还是怎么,终于想起来安慰陆和晏几句:“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我记得你下一部电影也快开拍了吧?”

陆和晏转回头,脑袋仍贴在玻璃上:“嗯。”

江旭:“我记得是牧导的片子?叫……”

他没说完,舒窈接道:“《明月几时有》?”

江旭:“啊……是,对的,就是这个。”他回过神来,“我记得这部片子的演员还没公布吧,你怎么知道的?”

其实是先前秦疏跟她提了一嘴,说牧导准备拍这个,不过秦疏也沒跟她说主演是陆和晏,他当时之所以跟她说这个,是因为她高中那会儿,特别喜欢这个小说,还给秦疏推荐过。不只是秦疏,也推荐给了陆和晏,她记得自己那时候看完后,戏瘾上来,还曾拉着陆和晏和她一起排过这个故事的话剧,在元旦晚会上,博得了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晚会过后,话剧社的人一起去庆祝,凌晨的光景,舒窈迷迷糊糊的,坐在马路牙子边让陆和晏背她回家。

月牙儿挂在树梢上,跟在他们身后慢悠悠地走。

那段路特别长,舒窈醉时,恍惚以为他们要走上一辈子才能走完。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9B。)

下期预告:

牧导新片正在筹备,陆和晏演稳坐男主角的位置,与此同时,舒窈也在牧导的游说下,答应试镜。昔日的恋人共处同一个剧组,又将发生怎样的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