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时星星在靠近

猫空

《星星在靠近》是墨子離开后才交到我手上的,当我打开QQ与金京南小姐姐对话时,她那句自来熟的“嘿,喵喵呀”,让我有种我们认识了很久的错觉。

相识后的60多个日日夜夜,很多次的对话都是——我留言,几个小时候你回信。隔着半个地球,相差13个小时的时差,似乎永远也阻隔不了我与她之间的距离,就如抬头望着星星,明明它离你那样远,却觉得它一直在靠近。

听说今天医学院在一食堂前的小广场举办一场义诊,安星允其实是不想跟着卫卫去凑热闹的。

数学楼里拥出来一大堆前往食堂的学生,安星允走在卫卫旁边,时不时有人和她们打招呼。

两人到达一食堂小广场的时候,那里已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卫卫却一眼看到一条长龙,然后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后面。

“这么多人……”安星允感叹了一句,问道,“这队是检查哪个方面的?”

卫卫回她:“测血压。”

安星允偶尔会出现低血压症状,她想了想,也决定测一测。左右观察了一下,并排的三条队伍都是可以量血压的。她想,等一会儿排到了卫卫,估计食堂就没有饭了,于是她和卫卫打了声招呼,去旁边的校园超市买了两盒泡面。

大概是因为医学院义诊,今天超市里有好几位穿白大褂的同学。

安星允在泡面区站了一会儿,怀里抱着已经选好的经典红烧牛肉面。而卫卫最爱的是老坛酸菜面,安星允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正犹豫选哪一款的时候,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从她身后传来。

“泡面中蛋白质和纤维素含量太少,调味包中盐分太高。”

安星允回过头去,没看到那人的脸,只看到一个颀长高大的背影,穿着白大褂。

义诊的同学真是敬业,可她还是决定图个方便。

付了款,手里捧着两碗泡面的安星允选择了最短的一支队伍,排队的只有五个人,看了看卫卫的那队,已经长得看不到尾了……

李叙拿着能量棒往义诊区走,很远就看到了安星允,手里捧着两盒泡面,根本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把买的能量棒分给同系的同学后,李叙拍了拍旁边那个男生的肩膀。

“李师兄?”

“方便的话,我们换着坐一会儿?”

那男生看看隔壁队伍,一水的女生,顿时了然 :“没问题,师兄,你坐。”

李叙点头道谢。

队伍最后的人并不知道前面的状况,好不容易排到的女生看着桌子上摆着的“李叙”的名牌,那人却坐到了隔壁。

“李师兄,名牌需要换一下吗?”男生问道。

“不用了,一会儿我就和你换回来。”那男生想了想,也就没再多问。

安星允正安静地排队等着,忽然听到身后呼啦啦地响,一回头,发现自己所在的队伍变得超长!

嗯,可能是大家都吃完饭了……

很快就轮到了安星允。她将两桶泡面摆在腿上,避免泡面掉下来,坐得直直的,大腿和腰身形成了标准的九十度角,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她抬头,看到一个长得特别干净帅气的男生正靠在椅子上看着她。他身穿一件黑色的毛衣,白大褂穿在他身上,整个人显得严肃又好看。

桌上的名牌上写着:吴韩。

原来他叫吴韩。

安星允自觉地抬起了右手,想将自己的袖子挽起来,却听到“吴韩”说 :“天儿凉,不用了。”

好听的儿化音,浓浓的京腔。安星允愣神的片刻,男生便开始将袖带绕在她的手臂上,贴上听筒,听诊的样子十分专业……

大概是医学生的缘故,安星允觉得这男生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动作利落。她的目光落在他的睫毛上,他的睫毛好长。她正琢磨着,那双黑亮的眼睛突然对上她的视线。她条件反射地想把手缩回来,却被他轻轻一按,老老实实地贴在了桌子上。

“低压62,高压92,血压有点偏低。”说着,他将收了听筒,袖带松开,“平时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多锻炼锻炼。”

就在安星允一样样记住准备道谢的时候,李叙继续说:“泡面留下当诊费吧。”

那声音听上去清清凉凉的,把安星允吓了一跳,膝盖上的两盒泡面因为她的动作,滚到了地上。

他是她在超市碰到的那个人?

她把泡面捡了起来,义正词严地问:“不是义诊吗?”

李叙突然靠近桌子,双手交叉握在一起:“不,我决定坐地起价。”

还有没有王法?不!还讲不讲道理?

秉承“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安星允决定赶快闪人。桌子不宽,这支队伍又在末端,李叙伸手拦住了她。

“嗯?”安星允抱着泡面,面上很淡定。

李叙也没多余的话,就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眼睛漆黑,好像能看穿她的小心思,也回她一个字:“嗯?”

安星允一个学数学的,难得想起来化学系的一句名言,嘀咕了一句 :“脱离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吃一次不会怎么样的……

安星允的声音虽小,却被眼前的男生一字不漏地听到。李叙收回拦住她的手,带着丝丝清冷随意地靠回椅背上,没再看她。

安星允当然是抱着她的泡面快速溜了。

安星允走后,李叙拍了拍吴韩的肩膀:“我们换回来吧?”

吴韩看着一溜烟跑远的安星允,好奇地问了一句:“李师兄,你和刚才那个同学说什么了?我看她跑得好快。”

李叙整理了一下听筒,将血压计摆正,冷淡道:“我说她血压低,她说我在耍流氓。”

吴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