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佛系爸爸

谭保罗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我有个朋友,在一座“强二线”城市做记者,干财经新闻工作10多年,对经济大势颇有洞见。2019年初,他说自己又买了房,100平方米出头,在市中心。

为什么要买这套房子呢?他说了两个原因。

一是现金放着,每年会被金融体系的货币超发“没收”10%以上。买股票,又有点刀头舐血的感觉,寻常人家经不起股市折腾。

第二,自己的宝贝独生女儿正念初三,成绩不错,但拿不准4年后能否上名校。所以,还不如趁早准备一份“嫁妆”,女孩子带着有分量的嫁妆结婚后才能不受欺负。“电视剧里那些被婆婆欺负,逼着生二胎三胎的媳妇,90%不都是因为家里穷吗?”

听完朋友的话,我顿时感觉到这位父亲的睿智。尤其是第二点——朋友对子女的未来人生,进行了非常理性的投资权衡,而不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横冲直撞,像很多家長那样。让我吃惊的是,这么多年朋友的女儿并没有上钢琴班、舞蹈班,只上了一个书法班。朋友说,自己是佛系爸爸,而别人是“虎系”。

为什么不上那些课外班呢?很简单,人力资本投资的回报是非常不确定的,但资本投资的回报是确定的。而且,人力资本的过度投资会损害子女的心智,摧毁其童年。再者,未来的经济收益也可能很低。当然,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成为成功的企业家、资本家,但这种概率极低。

我看过一个数据,在2010年的时候,全国总工会官员曾透露,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

从1978年到2005年,与劳动报酬比重的持续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本报酬占GDP的比重上升了20个百分点。对此,全国总工会官员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政策措施,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显然,大多数人成为职业人士之后,都会做一个拿工资的劳动者,而不是依赖于资本所得的企业家。毕竟,创业成功的概率太低了。所以,劳动收入在初次分配中的占比,的确关系到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那么,未来的大趋势是什么?分配天平会向劳动收入还是向资本所得倾斜呢?

必须看大势。我的判断是,从全球范围来看,形势都非常不乐观。首先,我们必须判断初次分配是谁决定的。是权力决定的,权力可以制定税收政策来对初次分配进行调节。对普通人来说,个税和房地产税是两个典型,一个是对劳动报酬征税,一个是对资本所得征税。但你会发现,个税的增长是刚性的,房地产税喊了很多年,却从未真正征收过。

其次,我们必须明白一个全球性问题,资本对于国家权力的议价权将会越来越高。因为,资本跨境流动远比劳动力跨境流动要容易得多。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富豪的财富很容易通过各种手段转移出境,兑换为美元资产,而普通人要移民就麻烦得多。

所以,基于留住资本的政策目的,在全球很多国家,权力会愈发讨好资本,而不是讨好劳动者。换句话说,各国的财经政策将对资本越来越友好,给予其低税、免税,再加上利率补贴和特许上市的待遇。而劳动者则将成为经济体最稳定的“税基”,通过存贷利率差、纳税(直接税和间接税)以及对资产价格的支付等方式来维持财政金融体系的稳固。

朋友前几天说,女儿打算以后大学毕业去北上广深。他还要想办法再做些投资,因为两套二线城市的房子才能置换一线城市的一套房子。

(棋枰摘自《南风窗》2019年第18期,勾 犇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