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时光隔山海 少女心永存

容光,巴蜀人士。

白日与英法双语友好往来,夜间与中华文字相亲相爱。

已出版:《时光隔山海》《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岁月知云意》《今生有热风》等经典作品。

最新长篇小说:《少女星》现火热连载中。

新浪微博|@容光十分小清新

婶婶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文艺女青年,无关年龄,她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少女。

我清楚记得年幼时去婶婶家玩,书房的一整面墙壁上都是她的藏书,上到严肃文学,下至张爱玲的风花雪月、金庸的武侠世界。她是极爱看书的人,带我一起徜徉于文字世界,致力于点燃一个小姑娘对文学的热爱。那时候对我来说,嬸婶像个宝库,不仅大方赐予我随意出入书房的权利,每逢儿童节和生日,在别的孩子收到稚气十足的礼物时,属于我的与众不同的礼物却是与她一同逛书店,在那一天,我可以拥有我想要的任何书籍,那是我孩童时代最快乐的记忆之一。

从十岁到二十五岁,纵使我已长大成人,婶婶在我眼里依然保有一颗从未改变的少女心。如今我们虽生活在不同城市,每年能“约会”的次数并不算多,但每每相逢,她总能带给我无限动力。

她耐心十足,精心照料阳台上一众可爱的多肉植物,在认识的许多人里,她是唯一一个能在潮湿而光照不足的盆地将多肉养得那样好的业余园丁。她喜爱烘焙,闲来无事时,便在家中冲泡一杯咖啡,烤一碟点心,在美食与文字里度过属于她的悠闲一日。她亦热衷于接受新鲜事物,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阅读日本文学、了解日韩文化,长大后我学习西方文学时,亦能与她毫无阻碍地谈论菲茨杰拉德、海明威。

我们生长于一座不太大的城市,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宁静美好,也有小城市的局限性。但对于婶婶来说,探索似乎没有边界。我清楚记得在我北上读研时,曾有一次与婶婶聊天,东拉西扯说起反乌托邦文学,她毫无阻碍地与我畅谈,仿佛我们之间没有年龄与专攻的界限,仿佛我们是拥有共同热爱的年轻人。

前些年她爱上摄影,开始背着装备与友人四处行走、捕捉世界的精彩。一件趣事:某日接到她的电话,她像个小姑娘似的偷偷问我,她尚在使用的设备是入门级别的,日前看上一套资深摄影家使用的“长枪大炮”,但价格有些昂贵,买还是不买。我斩钉截铁地说:“买!”人到中年或多或少都有些依赖于舒适圈,很多人停在过去的生活步调里,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日益降低。但婶婶仍在探索,仍有热爱,仍有渴望,这在我看来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我对她说,趁着还能热爱,买上设备大江南北地拍呗,将来年纪再大些,说不定有心无力啦。没过几天,再次接到她的电话,她像个孩子似的对我说:“买了!”那种纯粹的喜悦有一种感染人心的力量,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只有热爱与否,只有做与不做。当然了,婶婶也有她的小烦恼,比如当我问起表叔对她购置新设备这件事有何看法时,她就偷偷告诉我,其实我表叔还不知道,她打算找个契机告诉他。好哇,她先斩后奏!

我与婶婶与其说是小辈与长辈的关系,倒不如说是亦师亦友。很多话未曾开口,我便知道她绝不会站在世俗角度,端着长辈的架子去评判一切,永远保有自己冷静的思考。她对生活的探索与热爱,从我十岁那年到二十五岁这一年,从未停止过,也一直激励着我热爱生活,永不止步。

0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