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全攻略:我是怎样让你感冒的

萝卜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我是一枚病毒。我存在的目的,是继续存在。这一点,我和所有生命没什么不同。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你是由细胞组成的。我不知道你和宇宙哪个更大,但我熟悉你身体的每一道防线。这就足够了。

1

你的第一道防线,是皮肤,这道城墙固若金汤。然而你身上有很多孔,我最喜欢随风飘进你的鼻孔。

走鼻孔虽方便,却危险重重。首先要穿过黑暗森林——你的鼻毛。那上面都是黏糊糊的液体,一旦被粘上,我就完了。黏液里的酶,会残忍地把我大卸八块。

我中奖了,气流完美地把我送到了目的地:喉部。

到达喉部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因为你体内的上皮组织多了两样东西:黏膜和纤毛。

黏膜免疫系统,是你身体王国的边防线。你吸进肺里的脏东西(包括我们),会被纤毛送到喉部,攒到一起咳出去。那就是痰。在黏膜里,到处都是巡逻兵,那是一种蛋白,叫抗体。入侵过你身体的病毒它们都认识。一旦被认出,抗体就会粘到我身上,把我和同伙铐在一起。

还好,我是流感病毒的一个新变种。蒙混过关后,我随波逐流,接近了一座细胞工厂——我梦寐以求的超级工厂。

然而,厚厚的细胞膜挡住了我的去路。在巍峨的细胞膜城墙上,挥舞着成百上千个机械手的,是各种受体蛋白。有的负责搜集信息,有的负责搬运东西,有的负责安检。

大分子想要通过,只有一条路:用特制专用钥匙,自己开门。安检员就在旁边盯着,发现钥匙不对,绝不放行。幸好我是配钥匙小能手。现在,在我的纤维顶部,举着一把钥匙。这是顶级“A货”,很多安检员都认不出来,比如我面前的这位。

大门轰然洞开。

2

这是一座繁忙的城市。200多万种蛋白熙熙攘攘,细胞骨架纵横交错。物流公司马达蛋白行走在骨架公路上,运送各种物资。发电机不知疲惫地运转着,那是线粒体,负责把各种糖、脂肪、氨基酸氧化,转换成能量。

一进门,就是分拣站。分拣站叫核内体。分拣流程很简单,一共两步:肢解,送到工地。

我在盔甲中早就藏好了逃生装备,就等着外层盔甲被腐蚀掉,释放逃离蛋白质,吸附在分拣站内壁,然后撕开壁膜,越狱成功。

现在,细胞核——细胞城的司令部,离我只有5微米远。然而对只有50纳米大小的我来说,怎样准确抵达细胞核,是个大问题。因为我没有脚,所以我要骗马达蛋白带着我走。它背着我,以为背着司令部采购的物资,欢快地迈开双腿,沿着细胞骨架公路,奔向我的梦想之地:细胞核。

这是一座巨大的写字楼,楼里只有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盤旋着长达1.8米的司令——你的DNA。DNA是你的设计图纸和运行程序。这个双螺旋结构,可以发出2万多条指令。这些指令被城中的各行各业的细胞解读、执行,从而维持细胞、人体的正常运转。

现在,我指着你的DNA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彼可取而代之。

然而,核膜是一道闯不过的难关。核孔周围满是哨兵,那是一种蛋白触角。只有通行证检查合格,它们才会拉我进去。不要担心,办证也是我的专业。我的证上写的是:大分子原料。触角开始拉我进去。

核内,巨龙般的DNA毫无察觉,兀自发号施令。这里是全城的控制中心。我们闯进你身体的千军万马,几乎全军覆没,只剩我一个抵达目的地。但,这已足够了。

我篡改了人体DNA的正常指令,举全城之力,只做一件事:复制我自己。

3

现在,是你吸入我后的第7个小时。细胞城的给养被掐断,开始走向衰败、死亡。它们使出了最后一招:鸡毛信。这是一个囊泡,里面包着病毒碎片。囊泡抢到一匹马达蛋白,逃到细胞膜处,与细胞膜融合,把病毒碎片传到膜表面。鸡毛信上写着:我们已被攻陷,这是该病毒的未修饰照片,不转不是好细胞!

从废都开出来的病毒大军,足以感染5000多个新细胞。而当我们攻陷这些细胞时,你的抗体已经完成改造,重返战场。

率先赶到的是天生杀手先锋队,它们的大招是:化学武器。它们会喷出毒素,消灭藏在细胞里的病毒。不过,这样会把我们连同正常细胞一起杀死,并且效率不高。

第12个小时,我成功感染了50万个细胞。你的喉部到处是破败的细胞城碎片。不过,你的两支免疫部队已经闻风而动,集结作战。一支部队是中性粒细胞,它们对付我们病毒的大招就是一个字:吃。吃完就与我们同归于尽,并产生新的垃圾。不过不要担心,另一支部队,是巨噬细胞。它们可以吞噬碎片,以及四处流窜的我们。没来得及清理掉的碎片,会被纤毛运走,然后被你消化掉。

第18个小时,你的喉部会感到有些不舒服。因为它开始红肿了。这是免疫系统打响自卫反击战的反应。巨噬细胞感觉自己吃不动了,于是点燃烽火,发出化学烟雾信号——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狼烟涌进血管,把信号送往全身:召唤白细胞!

这时,你开始感到难受。因为这个因子的另一个作用是:让你的神经过敏,表现为浑身疼痛、无力。这是免疫系统在通知你:动作要轻缓,集中能量,消灭病毒。

第28个小时,你的白细胞部队赶赴战场,围剿我的病毒大军。

白细胞在赶来的路上会请求环境支持:升温。你的大脑有个恒温器,可以让你保持大概37℃的体温。这个温度,是流感病毒的宜居温度。白细胞介素于是通知恒温器调高你的体温。是的,你发烧了。我方的复制速度大打折扣,再加上受到白细胞的围剿,雪上加霜。

第40个小时,你还在各种难受,但你不知道,这是你的免疫系统在憋大招。它派出了战略研究员:树状细胞。战场上,树状细胞翻翻拣拣,拿了几样东西,转身离去。

那是我们的碎片。

4

淋巴。这里漂浮着上万亿T细胞、B细胞。它们各怀绝技,分别对付不同的病毒。树状细胞的任务,就是在细胞的海洋中,找到对的那两个。终于,一个T细胞大声喊道:我认得这厮!于是,树状细胞把病毒尖刺递给T细胞。T细胞接过尖刺,开始分裂:一变二、二变四……

第52个小时,你的淋巴结肿胀起来。这是因为这个T细胞复制了很多个自己,把淋巴挤成了周一早高峰的地铁。很快,它们找到了被感染的细胞,实施精确打击。我嗅到了末日的气息。

第65个小时,你的免疫系统吹响了冲锋号。你嗓子疼、咳嗽,但你不知道,这是T细胞初战告捷的表现。在淋巴里,B细胞也拿到了病毒碎片,开始复制。但它不是去战斗,而是释放出百万小型无人机:Y形抗体。这款抗体是为我量身定制的。

T细胞的精确打击、B细胞的合围追剿,让我们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

一个星期后,你赢了。T细胞并没有参加庆功宴,它们开始自毁。不过,有一部分会坚强地活下去,传承记忆,成为免疫大数据的一部分。翻译过来,就是你对我免疫了。

新的细胞开始生长,你的不适症状渐渐消失。

你赢了,但不代表我输了。在你的喷嚏、咳嗽声中,我的复制品会散播到你周围,寻找下一个目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