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下辈子我愿做你的守护神

壳子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1

“外婆怎么还不回家,”云云坐在外婆卧室的窗台上自言自语,“好久没听到外婆的声音了。”

云云从记事起,就喜欢坐在外婆卧室的窗台上消磨时间,再没有比外婆卧室的窗台更舒服的地方了。云云每次托着腮看院子里的山楂树,外婆就呵呵地笑着,眯着眼睛看云云。

外婆常说:“云云还是个小不点哪,等我们云云长大了,肯定是个漂亮姑娘。”

云云总咯咯咯地笑,她喜欢和外婆在一起。外婆年过七旬,手上黑黑的血管像一只只蚯蚓盘踞在上面。云云喜欢握着外婆的手,她觉得外婆的手最温暖。

每周六,外婆都会带云云去集市。那里有云云最爱吃的绿豆糕,外婆总会买一大袋带回家。云云会摆摆小手说:“不行,不行,太多了云云吃不完。”外婆笑呵呵地说:“云云爱吃的东西,外婆也爱吃。”

云云喜欢的,外婆都喜歡,因为外婆最爱云云。

每个夏天的傍晚,外婆都会拿一把蒲扇和一只板凳,搂着云云坐在院子里的山楂树下,给云云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外婆手里的蒲扇一摇一摇,吹到云云脸上的风都是甜丝丝的。

云云总喜欢问:“外婆,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外婆会的,一直会。”

“会陪我到什么时候?”

“到你看不见外婆为止。”

2

云云坐在外婆卧室的窗台上看着院子里的山楂树,这是外婆和云云的约定,只要外婆不在家,云云就要乖乖地坐在窗台上等。云云觉得,只要乖乖地坐在这里不哭不闹,外婆就会回家。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妈妈回来了,眼睛好像红红的,她拉过云云的手说:“走,妈妈带你去个地方。”

“肿瘤是恶性的,做手术风险很大,就算成功了,以后还是会复发,我们建议保守治疗。”

“继续治疗,病人会很受罪,而且效果也不好。”

“目前来看,只能通过不断的化疗来延续生命。家属都通知了吗?”

医生和妈妈说了些什么,云云一句都没听懂。她看着外婆身上插满了管子,管子尽头连着一台大机器,医生说那是用来延续生命的。

云云问妈妈:“外婆会不会很疼?”

“外婆怎么不把眼睛睁开看看我们呢,她不喜欢云云了吗?”云云手里捏着外婆买的绿豆糕,站在病床前嘟囔着,“外婆醒醒吧,再不睁眼,绿豆糕要被云云吃光啦。”

云云透过呼吸机看见外婆的嘴唇在颤抖。不一会儿,一滴眼泪顺着外婆的眼角流下来。云云抬起手背给外婆擦擦眼睛:“外婆别哭,有云云在,外婆什么都不用怕。”

3

外婆说,云云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小孩儿。

外婆还说,要一直陪着云云长大。

外婆食言了,原来长辈也会说话不算数。

外婆走的那天外面下起了小雨,断断续续的。病房里挤满了人,几个人围坐在病床前念经文。云云听不懂,也不想听。她告诉妈妈:“外婆不会离开云云的,我要去外婆卧室的窗台上等她。”

云云爬到外婆卧室的窗台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外面,山楂树好像很久没浇水了,叶子掉了好几片。

怎么回事,外婆的山楂树从来不掉叶子的。

云云想起外婆说的话:“什么时候云云很久很久见不到外婆了,那就代表云云变成大孩子啦,想外婆了就去告诉山楂树,外婆就会听见的。”

“要记得每个星期都要给山楂树浇水。等秋天山楂熟了,让妈妈摘最大最甜的给你吃。”

“想吃绿豆糕了就来外婆的抽屉里拿,抽屉里的绿豆糕都是云云的。”

云云拉开破旧的抽屉,一张皱巴巴的纸里包着摞好的绿豆糕,云云数了数,足足有50块。原来外婆一块都没舍得吃,都给云云留着。

云云拿起一块绿豆糕放在嘴里,嚼着嚼着就眼泪汪汪了。如果能再次见到外婆,她宁愿一辈子都不再吃绿豆糕。

绿豆糕还是原来的味道,窗台还是那个窗台,但坐在窗台旁边陪云云说说笑笑的那个好外婆再也回不来了。

外婆陪了云云7年,那是云云最快乐的7年。

云云总蹲在院子里和山楂树说话,她相信外婆一定能听见,外婆是不会骗云云的。如果外婆真的能听见,她想和外婆说:“外婆,云云会努力长大。如果有下辈子,还是换我来保护你吧。”

年。

云云总蹲在院子里和山楂树说话,她相信外婆一定能听见,外婆是不会骗云云的。如果外婆真的能听见,她想和外婆说:“外婆,云云会努力长大。如果有下辈子,还是换我来保护你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