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自己的不够漂亮

艾润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初中的时候,女生们的爱美之心好像一夜觉醒,大家都在追赶潮流的路上默默努力着。而班花的穿着打扮就成了时尚风向标。似乎是约定俗成的,每个班都要有个班花。

我们班的班花是个很时尚的女同学。有阵子,她突然在脖子上系一条薄丝巾,还要扎个蝴蝶结。班花很瘦,脖子修长,丝巾随风飘起来,衬得她一张脸分外舒展。没过几天,就发现班里好多女生都戴了丝巾,五颜六色,虽然每个人戴出来的效果不同,但挡不住大家兴致勃勃。

潮流虽然来势汹汹,但也很快就销声匿迹。记得某一天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俯视全班同學,突然笑着说:“如果女同学们的丝巾都是红颜色的,我都要以为回到了小学课堂,大家都开始戴红领巾了呢。”男同学们一时之间哄笑起来,好多女生埋头趴在课桌上哧哧地笑。没多久,丝巾热潮就过去了。

只有班花还戴着,她有很多条丝巾,可以保证一周不重样。丝巾对她来说,只是个普通的配饰。

有一天,班花走过教室,有个女同学叹了口气,努努嘴说,要是像她那样漂亮就好了。好几个女同学都不自觉地冲着班花的方向望去,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对自己身上哪点不满意。其中一个同学说她最讨厌自己脸上的雀斑,一边说着一边像为了找到“盟友”一样指着我说:“哎,你的脸上也有啊,虽然不仔细看瞧不出来。”被她这么一指,我恨不得立刻拿着镜子端详我的脸,试图把不讨喜的雀斑挑出来。

在那之前,我虽然觉得自己不好看,但也拥有皮肤白这个优点,还被同学们夸赞过。一丝难言的忧伤不请自来,我这唯一的优点似乎也要丢掉了。待到把脸上很浅很小的雀斑挑出来,我真的忧伤了起来。两个小雀斑仿佛变成了魔咒,要把我往丑小鸭的路上带。

那个指出我脸上有雀斑的女同学,有一天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她要喝中药调理,几个疗程下来,保证能把脸上的雀斑去除干净,还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调理。

回家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

我妈觉得很不可思议,小小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为了几个雀斑就开始随便吃药呢,还让我劝阻那个女同学。我妈还拿出家长的威严告诫我,学习最重要,不要整天把心思放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我蔫蔫的,一方面觉得我妈说得对,一方面又觉得我脸上的那两个小雀斑似乎变大了。

对外貌的在意,有时候就是在别人的眼光里被无限放大的。

我也发出了艳羡班花的喟叹,要是能像她那么好看,人生该多完美啊!

令我惊讶的是,班花告诉我,其实她对自己也不太满意。她觉得自己有两颗小虎牙,笑起来不太好看。

当时正在上体育课,我和班花一起做仰卧起坐。她和我一样穿着肥大的校服,头发被汗水打湿了,刘海黏在额头上,可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再看看我自己,浑身上下冒着傻气。两相对比之下,我才发出了那样的喟叹。

她的回答让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讪讪地说:“你已经很美了,太谦虚了。”

班花走到我的对面,张开嘴指着虎牙对我说:“你看到了吧,这颗小虎牙实在太讨厌了,我打算去拔了,可又怕疼,唉……”

我也跟着她叹了口气。可她叹气是为了她的牙,而我叹气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家对容貌要斤斤计较到这个程度,明明很好看啊。

不过,和班花的对话,倒是激发了我的思考,长相好不好看这种事,是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呢?我觉得班花很好看了,可她对自己不满意;我不觉得自己脸上的雀斑难看,却还是被女同学无情地指了出来。每个人似乎都对自己的容貌非常敏感。既然大家都一样,就随它去吧,不要在意了。

所幸,我就这样成功地开解了自己,但也意识到自己是不够漂亮的。

高中的时候,我们班的第一名是个不漂亮的女同学。“不漂亮”这个标签是女生在宿舍卧谈时总结出来的。班级光荣榜、年级光荣榜,她的名字都排在第一位,大家难免对她好奇。而对一个人最直观的印象,通常来自对方的外貌。

有个刻薄的男同学甚至在班上叫嚣,上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学霸”聪明的脑袋,就一定要赏赐给她丑陋的外貌。

第一名的女同学脸上也有雀斑,而且非常多,散布在脸颊上。但我不觉得她丑,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显得挺可爱。

两个月后,所有同学的想法都和我一样了。大家提起她,总是说那个学习好的女同学活泼可爱、热情大方、聪明善良……真是恨不得把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加在她身上。后来,她还被选举为我们班的班长。

在我长长的中学时代,她真的是唯一一个深受全班同学喜欢的人。不是因为她是班长,而是因为她真的可爱。她思维灵活,总是能快速想出解答问题的方法,且丝毫不吝分享给同学们。对待女同学,她真诚有爱,聊得来一切话题,做得来密友;对待男同学,她能称兄道弟,做得来伙伴。

更难得的是,没有人嫉妒她。大家都觉得有这样一个亲切的同学,真好啊。

也没有人再去在意她的外貌是否好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她很好看:上台领奖的时候闪闪发光,解答难度极高的数学题的时候自信飞扬,讲得了段子,打得好篮球。“光芒四射”这个成语,好像就是为她定制的。

我发挥了自己热爱思考的能力,得出了新的结论:女孩子的漂亮不一定是外貌带来的,更多的是一种从内到外的精气神,是气度,是风貌。

得出这样的结论后,我心头的阴霾好像散掉了一大片。

在这之前,我介意过脸上的雀斑不好看;介意过小腿太粗,不敢穿裙子;甚至介意过眼睛是内双,遮住了睫毛……

女同学们聚在一起讨论各自长相的缺点,却容易忽略掉优点;而被忽略的部分,让过分放大的缺点遮住了,亦变得灰暗。

只有我们的班长坦然地说:“我就是不漂亮啊,那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丑小鸭。”

她后来考入了全国最好的大学,读硕士、读博士,毕业、结婚、创业。偶尔看到她在班级微信群里说话,发自己的近照,依旧是笑眼弯弯的一张脸,雀斑也在,生机勃勃的气息也在。

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她说自己不是丑小鸭的意思。

当你喜欢上那个不够漂亮的自己时,你怎么可能不漂亮。漂亮和不漂亮不能成为一个标签,也没办法定义成固有的模样,但独属于自己的漂亮,一定是笑着活出自己希望的样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