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别擅长“否定”自己

陶瓷兔子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有位读者找我聊天,说起一段特别丧气的经历。

她想申请做一个大型会议的志愿者,身高、年龄、经验都符合招募要求,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关面试。不是多难的面试题,要求每个人用5分钟,介绍自己的优势和特长。有人说擅长摄影,有人说擅长钢琴,有人说在校刊上发表过文章,有人说做过博物馆解说员……她排在二十几位,每一秒都如坐针毡,满脑子都是迷茫,好像自己什么都能做一点,但又好像什么都做得不好。她悄悄走出教室,将手上的报名表撕得粉碎,自惭形秽到落荒而逃。

虽然她在道理上知道不该就这样放弃,在逻辑上也知道这个机会很重要,可就是挡不住情绪如雪崩一样坍塌。她回到寝室大哭了一场,一半为错失良机哭泣,一半因为自己的糟糕表现。

“原来我是这么普通的人,好失败啊!”她自言自语道。

当然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自我评价。好多人都没有能让别人眼前一亮的本领,没有能让别人一下子记住自己的东西。但是我从不信世界上有真正一无是处的人,但越是安慰他们“你已经做得很好啦”,他们就会越惊恐地反驳你:“不不不,我一点儿也不好,好多人比我厉害多了。”在屡次安慰无果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性,我们说“我还不够好”的时候,说的其实并不是“我不好”,而是“好得还不够”。

我们期待中的“特长”不是“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做得最好的东西”,我们期待的“优点”也不是“只比别人好一点点”那么简单。我们要它能脱颖而出,要它能一招制胜,要它一出现就能抢走所有人的目光。

当我们说特长、优势和强项的时候,我们首先想的却是完美。这种高到不切实际的标准看上去像是一种自虐,但另一方面,它又会让人觉得特别安全。在《高敏感是种天赋》一书中,作者把这种类型的人定位为“高自信、低自尊”。能力上不是做不到,但内心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这种对自我核心的低认知和对外在成就的过度追求,往往会碰撞出最矛盾的高标准——只要我没做到最好,我就是最差的。然后在不断的自我否定和痛苦的自我激励中,努力做出一点成绩,榨取一点向上的动力,来弥补低自尊带来的黑洞。

我真正意识到这种性格带来的问题,是在工作第二年的时候。当时我拿到了公司的年度明星奖,按惯例要在年会上做分享报告,一共四个人,我排第一。我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做得好的地方,所以只说了在这个过程中暴露的不足,顺带把一切成绩归功于运气好。这样谦虚又深刻的自我反省,自然收获一片掌声。但大老板在茶水间把我叫住说:“我觉得你做得很好。”“没有,没有,真的是靠运气。”“别说这些。”他摆摆手,“你要微笑,说谢谢,或者说很高兴听到我的夸奖。”大概是看我愣在原地的样子太窘迫,他大笑着解释:“你没看到你后面的三个人有多尴尬吗?他们本来想夸一下自己的,可第一名都这么谦虚,你让他们怎么好意思开口。”

我突然明白,人最重要的是“见好”的能力。你看不到自己的好,也就看不见别人的好,你在抹杀自己成绩的同时,也否定了别人的努力。这对你,对别人,都不公平。

《高敏感是种天赋》里还写道:“高标准常常与低自尊联系在一起,这可能是因为高标准算是低自尊个体的一种补偿策略。”你越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就越会努力去遵循一些高标准的要求,让自己可以值得被爱。极度的低自尊,总要靠极度的傲慢来弥补。

为什么我们会成为高自信、低自尊的人呢?

很大程度上来讲,是由于一个人生活中的消极反馈环境造成的。当你考了98分,你的父母会夸奖你“做得好”,还是会说“人家小明还考了100呢”?当你鼓起勇气报名参加演讲比赛,你的朋友会为你鼓劲,还是会说“你没戏,听说那个很厉害的×××也报名了”?通常都是后者,这一类反馈方式,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质疑自己到底配不配得上现有的成就。但是想要打破恶性循环也很简单,你要学会给自己创造一个积极的反馈机制。

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时候,去想想生活中的“闪亮时刻”,并记录下来;面对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时,坦然回答“我尽力了”;学会发现别人的优点并给予坦诚的赞扬——当你学会了夸奖别人,也就学会了接納自己。

要知道,你的问题从来不是自己不够好,而是你看不到自己的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