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深夏日里的浅歌

淡蓝蓝蓝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高一时的他,已是少年模样,嘴唇上有青色的绒毛,额头时而泛起亮光光的青春痘,声音变得低沉浑厚。只是有时他会忽然怯懦,偶尔言辞笨拙,常在人群中面红耳赤。

有一次,他的好哥们儿突然扯下他的耳机,里面传出的竟是女生才爱听的歌,清新又甜腻。

还有一次,老师在自习课上没收了他的一本书,是本青春爱情小说。班里的同学哄笑起来,笑得特欢乐,虽然并无恶意,他却红了一张脸。

放学时,和他一起在公交车站等车的一个女生走过来问他:“喂,男生也喜欢看那种小说吗?”

他看了看12月灰白色的天空,说:“我就是想感受一下另一个世界。”

女生有些不解,但他没有再多做解释。

公交车来了,他们上了同一辆车,座位一前一后。他后知后觉地想起她的名字,她是班里最寡言的女生。此后,两个人便常在车上遇见,会简单地聊几句。

慢慢地,这两个很安静的人成了朋友。

她陪他去逛音像店,试听同一张CD;或者去书店,在女生最多的那排書架前流连。

有一些善意的玩笑开始围绕着他们,有朋友搂着他的肩膀说:“某某和你很登对哦。”

躁动的青春期总是需要一些“八卦”来消磨少年的热血。

他激动起来,很严肃地辩白,声音大到全班同学都听得见。

她低着头,嘴角微抿。听到他的解释后,她很大方地抬起头,看着他笑,笑得那么明媚,仿佛他们之间单纯的朋友关系,天地可鉴。

但转过身去,她的眼里还是有些许黯然。

像她那样内敛的女生,能主动靠近他,显然需要勇气。只是因为很久以前,老师在没收那本小说时,他突然涨红的脸,莫名让她觉得可爱又温柔。

总有些人,总有些突生的情感,会令你生出勇气。

冬雪渐渐融化,春草连天碧,夏天开始传来消息。

暑假的第一天,他们相约去游泳馆。在深水池里,他突然潜了下去,许久都没有探出头来。她被吓坏了,大声喊他的名字。在救生员游过来的瞬间,他猛地从水里钻出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他说:“我想向一个女生告白。”

她的脑子里喧闹起来,心跳加快。但他很快就说出了一个名字。她知道那个人,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

7月的天忽然变得那么冷,她浸在水里,觉得身体有些颤抖。她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啊。”

她陪他去了植满洋槐的那条小街,他喜欢的那个女生就住在小街的尽头。在拐角处,她停下,示意他自己走过去,脸上带着促狭的笑。

小街的尽头停着一辆小货车,路边摆满了行李。有个女孩穿着背带牛仔裙,光着小腿,耳朵里塞着耳机,坐在皮箱上安静地捧着一本书在看。如他听到的传闻一样,他们说,隔壁班最漂亮的那个女生要转学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那个女生抬头看了看他,面无表情,把头发向耳后拢了拢,又低头继续看书。

白色的洋槐花在她的身后扑簌着落下。

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又默默合上。

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视线被隔壁班那个女孩吸引。他去她的QQ空间,下载她喜欢听的歌,去看她日志里提过的那些催泪的小说。他只是想在那些琐碎的线索里,走进她的小世界。

这是他的16岁,他的秘密,像阴天里最终没有落下来的雨。

他脚步轻轻地折回,生怕惊动了午后的安谧。

拐角处,他的那个好朋友仍在等他,他们彼此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走向来时路。

夏日幽深,浓密的枝叶间有青涩的果子挂满枝头。而总有一些果子没有机会成熟、甜美。

深藏内心的秘密,终会孤寂地消失。

而所有怀揣秘密的人,都会怀念那一季的青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