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相反的世界

维斯特拉娜?多洛舍娃

我是住在人类手指缝里的精灵。我认为,人类世界多少有点反复无常,因为人类活得正好与我们相反。

我们认为是真理的,他们却认为是胡说八道;我们认为珍贵的东西,在他们那里却是垃圾;我们这里认为荒謬的事情,却是他们世界观的基础。

他们的太阳反着转,从东往西转。巨大的金龟子(比如我)在他们那里住在小指头尖上。

我们用来拉车的、力气大又漂亮的蟾蜍,在他们那里被认为是虚弱和丑陋的生物。

人类可以把全部繁重的活儿轻松地放在自己的手掌上。别觉得讨厌,他们也是生物,只不过有点儿令人反感。

恰恰相反,狮子和鳄鱼这些被仙女当成沙龙宠物的动物,人类却觉得很大、很凶残,而且嗜血成性。

被我们当成宽敞住所和高大宅院的花,在人类世界是那么小,小得人类可以把它们捆成花束,就像我们把蜥蜴的尾巴、葡萄须子放在家里观赏一样。

我们珍视的东西在人类世界里,就变成了灰色的长满青苔的石头和枯萎的树叶,而人类的宝物在我们这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废纸。

我们的右是他们的左,我们的“对”是他们的“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