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向野味说NO!

前言

自从我们小区旁的卤味店、烧烤店、牛蛙店相继关门整改后,我已经连续大半个月做梦梦见我在啃鸡爪,而且还是卤得超级入味的虎皮鸡爪。(梦里的我真的啃得好快乐!)

或许是晚上我的吧唧声实在太大了,男朋友在某天下午特意为我做了一道菜——爆炒黄鳝。据说他是因为在超市看不到新鲜鸡爪,但看到了切好的黄鳝,所以特意买了回来。

就在我们好不容易把黄鳝爆香炒好,再把成品图拍照晒空间后。

不过五分钟时间,我就收到了来自许多老同学和同事的“关心”——

“这……是蛇肉吗?皱眉.jpg”

“这个时候还吃野味呀?”

……

看着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消息,吓得我赶紧把吃到口里的黄鳝给吐出来。而一旁的男朋友则继续夹起黄鳝,幽幽地道:“放心,这黄鳝是人工养殖的,不是野味。再说了,你刚刚都吃了一大半了,现在再吐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继续向人工养殖的黄鳝伸出魔爪的萝莉璇

一、怪鱼

乾隆辛未年春,乾隆南巡,当地知府就准备在杭州的凤凰山顶上建个亭阁,用来给乾隆登山歇脚。

动工前,石匠们发现在亭阁不远处藏了一个池子,池子里还游着几条“其状似鲤而无目”的怪鱼。石匠们有些好奇,便将这些鱼都带了回去,放在自家的水缸里养着。

其中两个石匠丝毫不觉得这些鱼长得奇怪,架起火堆把它们都给煮了。

谁知这煮好的鱼肉没有一点鱼味,咬在口里还像麻绳一样。等两个人吃完鱼肉,身体都浮肿了起来。

第二日,吃得较多的那个石匠因为“皮肤碎裂,黑血漂流”而死。另一个虽然保住了小命,但浑身上下就像是长满了鱼鳞似的,非常恐怖。

——出自清代学者徐承烈《听雨轩笔记》

月儿:别说了!吃在嘴里的剁椒鱼头突然就不香了!

二、望月鳝

乾隆年间,镇江赵家庄的某男子在耕地时抓到一条三尺长的黄鳝,他妻子随即将黄鳝做好后送到田间慰劳丈夫。谁料丈夫吃完肚子巨痛无比,最后七窍流血而死。妻子也因此被判谋害亲夫罪,秋后问斩。

纪晓岚觉得此事不一般,遂暗中派人调查。

在查证期间,他偶然得了一本民间医书。书上说,江南乡下有一种鳝鱼名唤“望月鳝”,每逢月圆之夜就会抬头望月,直到月落。此鳝不仅体积庞大,还巨毒无比。

得此消息的纪晓岚当即贴出告示,向村民们高价收购鳝鱼。

这下几乎整个赵家庄的鳝鱼都送到了纪晓岚的府上,纪晓岚把收到的黄鳝统一放到大院的水缸内。月圆之夜,果然有一条鳝鱼竖起身子,将脑袋对着月亮。

得了望月鳝后,纪晓岚先是聚集各位乡亲来衙门,将望月鳝的事情说给大家听,然后当众将望月鳝斩杀喂狗。果不其然,狗吃完便七窍流血倒地而毙,故那个判秋后问斩的妻子也被无罪释放。

——民间传说《纪晓岚巧断奇案》

浅仓:细品这望月鳝竟然觉得有点可爱?前几天听电台节目,春天到了,可爱的蘑菇大多有毒,连蘑菇专家都不敢自己去野外摘蘑菇!慎重哦!

三、壁虎

平湖县北有一位“壁虎爱好者”,某次他偶然抓了一只超大号的壁虎,欣喜若狂,当即生吞了进去。

(萝莉璇:这画面是不是让人非常不适?嘿嘿嘿!)

头两天,“爱好者”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可慢慢地,这位壮士开始日渐消瘦,最后只能躺在床上。

“爱好者”的妻子去求医生,医生见她的第一句就说,这位壮士肚子里有活物。

妻子这才回忆起一年前“爱好者”生吞的那只壁虎。

医生将这位“爱好者”的脚用绳子捆住挂在房梁上,再将其嘴巴周围涂满了药粉,想要通过倒立的方法让壁虎从“爱好者”的嘴里掉出来。

“爱好者”维持这个姿势悬挂了许久,觉得自己的喉咙痒得难。他张开嘴后,医生一看。

好家伙,喉咙深处,一只壁虎正微微探头。这可吓坏了医生。医生正打算伸手去取时,那壁虎浑身上下像是涂满了粘液,还没碰到就又钻了回去。

医生作罢,只能继续让“爱好者”悬挂着。眼看着“愛好者”因为长时间的倒挂导致额头充血,几近昏死的时候,那壁虎才再次探头。医生见状,立马用铁钳夹住壁虎,从“爱好者”的喉咙深处将壁虎拉出来。看着被钳子夹着的浑身鲜红的壁虎,“爱好者”明白了,“毒物不可妄食也”。

——出自清代政治家薛福成《庸盦笔记》

任天天:以后“萝”姓女子的互动就不要发群里了!我怕我会因为太恶心,而忍不住暗杀她!

四、巨鳖

传闻有个贩鸡为生的男子某天担着一笼鸡在大树下避雨。(温馨提示:下雨天不要躲在大树下!)

男子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硬物撞击地面的声音,他转头一瞧,好家伙!一个“大至九寸脸盆,尾皆伸出五六寸”的鳖Plus摔在地上。

男子的眼睛顿时亮。要知道在那个年代,鳖肉可是被人们视为最好的进补法之一。

这男子哪里还顾得上卖鸡,连忙把这个鳖Plus抓起来放到鸡笼里,挑起担子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谁知到家一看,笼子里的鸡竟然全死了。他这才意识到这鳖有毒,随即将鳖给埋了。

——出自清代政治家薛福成《庸盦笔记》

胖又:他运气还算好,有一笼子鸡为他试毒!

五、赤鸠

商朝时,某天,有一只赤鸠落到商汤的屋顶上。

商汤将它射中,命令随身的庖厨伊尹把它做成羹汤,随后他便有事外出了。

伊尹做好的羹汤香气四溢,勾起了商汤妻子的食欲。于是商汤妻子强行将伊尹叫过去,并威胁他必须将羹汤端过来给自己喝。

强权在前,伊尹要做的当然是——答应啦!(伊尹:废话!刀子又不是架在你的脖子上!)

商汤妻子为了不让伊尹告发自己,逼迫伊尹也喝了一口。

等商汤回来后,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捉的赤鸠没了,勃然大怒,就要抓伊尹治罪。而伊尹早在喝了那口汤后,就连夜逃去了夏国。

逃亡的路上,伊尹因为处理赤鸠的手法不恰当被感染,一路昏迷不醒。

——出土文献《赤鸠之集汤之屋》

带针:啧,昏迷不醒?然后呢?差评!

——各界大佬对你发来的安利——

民国时期著名学者夏元瑜:

“我做了半个世纪的动物标本,老虎、狮子、鹿等肉不知吃过多少——肉是剥皮之后的剩余物资——吃完之后什么效果都没见过。连吃了几天老虎肉,我也没增加一分气力,我自己养的大狼狗吃了一整条新鲜鹿鞭,也不见它有何异象。所以这些所谓的‘补,我由于实际的经验,一概不信。”

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本草纲目》:

“伏翼(蝙蝠)……仙经以为服之令人不死者,乃方士诳言也。”

宋代李石《续博物志》:

“唐陈子真得蝙蝠大如鸦,服之一夕大泄而死。又宋刘亮得白蝙蝠白蟾蜍合仙丹,服之立死。”

可见明宋皆有人食用蝙蝠而中毒的案例。

尾声:来来来,小伙伴们,跟我一起向野味说:NO!!珍惜生命,维护生态平衡,从你我做起!

0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