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教主发誓洗心革面

萝卜兔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简介:为了匡扶正义,本教主一直追杀荣如安,可他却告诉我,我才是天下第一女魔头!不仅如此,他还说我不通人情世故,脑子不好使。男人,我看你是在玩火!

一【谋朝篡位】

抓住荣如安这个消息传到我的耳朵里时,我正在睡觉。

一听这个消息,我一个鲤鱼打挺就翻了起来,分分钟要去天牢解决他的性命。

然而我一出门,只见心腹跪了一地:“教主三思啊!”

“还三思呢!我都思了几百遍了。今天我不弄死荣如安,我就不叫慕容月!”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光明教老教主临终前亲手将光明教教主之位传给了我。

想我慕容月不仅武功天下第一,且任劳任怨,为我光明教立下汗马功劳,当教主很是应该。

但少主荣如安竟发动叛变,妄想夺走我的教主之位。

纵然他计划周全,也依然惨败于我的手下。我把所有不服从我的人全都抓入了大牢,可事事总是无常——

作为少主的荣如安跑了。

本来老教主对我有恩,他唯一的独苗苗跑了我也没什么意见。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么个造反作乱、不会武功且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竟然带坏了我光明教众人。

且说那日,右护法一巴掌将我让人精心准备的饭菜打翻在地:“一想到当年是我在雪地里救了你,带你入帮,教你武功,结果成了今天这么个模样,我就恨不得掐死当年的自己。”

“我对你难道不好吗?”右护法被我抓住之后既不肯投诚于我,还每天闹着要上吊,害得我每天都得来守着他。可他倒好,不是骂我狼心狗肺,就是诅咒我不得好死。

右护法趴在地上冷冷一笑:“慕容月,纵然你武功盖世,就算你天下无人能敌,但你绝不是我们少主的对手!”

我说:“右护法,你这是个病句啊。我都天下无敌了,又怎么可能有人能打败我?”说着,我不由得打了个呵欠。

我的话音才落,声音便此起彼伏——

“帮主不好了,副帮主撞墙啦!”

“帮主不好了,左护法服毒自尽啦!”

……

一时间我光明教哀号声四起。

这还了得?!

一想到荣如安蛊惑人心的本领这么强!让他们分不清是好是坏,我表示很痛心。光明教是我一生的事业,我的教众现在被奸人所蒙蔽,我必须采取行动,将他们已经走上歧途的思想给正回来。

我一到天牢便抬手一挥,让众人退下。

自我入帮以来就一直听说荣如安的名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特别,能迷惑这么多人。

等我来到荣如安的牢房前时,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不是我的红花雕木椅子吗?

這不是本教主含辛茹苦积攒下来打算到了四十岁再美容养颜的花胶吗?

这群吃里爬外的家伙,竟然把我的东西拿过来讨好他!

我的手在颤抖!汹涌澎湃的内力盘旋在整个牢房里:“荣如安……”

我话还没说完,坐在那里的男子终于转过头,眉头轻轻皱起:“你是哪位?”

我的眼神变得幽深:“你猜猜看?”

整个牢房阴风四起,荣如安终于皱起了他好看的眉头:“难不成……”

我等着他说出我的名字,然后就送他上西天。

荣如安开口道:“你是我的狱友?”

……

狱友你个鬼!

二【武功尽废】

荣如安给我挪了半个屁股的位置,还很和煦地冲我招手:“咯,坐着吧,这儿暖和!”

一时间我简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荣如安见我不动弹,遂上前来抓了我的手,拖着我到那个位子上坐着。

“看你这般瘦弱,一定是没有吃饱过吧!”

他该不会是知道了我是谁,故意在我面前装傻,想要逃过一死吧?

但我不会如他所愿,我冷冷一笑:“荣如安,你以下犯上、谋反作乱,今天我慕容月就要清理门户!”

说罢,我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是我的大招,冰魄寒掌第九重。普天之下,唯有我一个人修炼到了第九重,而天下间也无人能承受我这一掌。

用这一招来要他的性命,也算是我对他的尊重了。

我缓缓收回手,等待着荣如安痛苦地挣扎,接着死去的悲惨模样。

然而荣如安只是定定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再抬头看了看我:“你这是……吃我豆腐吗?”

“哈?我堂堂一教之主需要吃你的豆腐?而且我慕容月一心只想搞事业,根本不为男色所动。但你怎么没死呢?难不成你偷偷练过什么神功,可以对抗我的冰魄掌?”

说罢,我一把抓过他的手,扣住他的脉息,细细一品,他确实一点内力都没有。

我锐利的目光顿时射向他清隽的面容——难不成他天赋异禀?

我想了想,抬手朝着他的天灵盖打去。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

我瞪大眼睛:“你竟然能凭空接住我一掌!!”

荣如安道:“姑娘,如果你真是慕容月的话,你可能已经没有功力了。”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怎么可能?”我抬起双手往墙上对轰几掌,每一掌我都用尽全力,可那石壁浑然不动。

我的内力呢?我天下第一的内力呢?

此刻,我看向一旁挂着的镜子。

我原本雪白的面容变得如同黑炭一般,两只眼睛一大一小,嘴唇突出宛如香肠,怎么看都奇丑无比,与我原本美丽的面容相去甚远。

“怎么会这样?我中毒了?”

“不是毒,应该是蛊。你的内力并没有消失,只不过是暂时被封印起来了。”

“难道我方才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了?”

荣如安点了点头。

怪不得他会将我认成是他的狱友。

荣如安道:“如果你真是慕容姑娘的话,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

我愣怔地道:“为什么?”

“你仗着武功高强便无恶不作,被天下人称为‘第一女魔头,就算在光明教也是人人喊打。你现在武功尽失,之前得罪过的人都会来找你算账。”

“我慕容月坦坦荡荡,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

荣如安眉毛一挑,道:“是吗?那你为什么要谋朝篡位?”

“谋朝篡位?是老教主亲口传给我的。我还记得那一日,教主病重,说要将教主之位传给你。我想到你不会武功,就问,如果你被人打死了是不是就由我当教主了。我的提醒顿时让教主意识到自己的决定不够明确,于是马上就传位给了我。”

“这还不叫逼迫?”

“这怎么能叫逼迫呢?”我很生气,“人本来就是要死的!难道你一辈子都不死吗?”

“那你抓那么多童男童女上来干什么?!”

“练功啊。”

荣如安锐利的目光朝我射来,仿佛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练什么功?”

我骄傲地道:“现在这些年轻人动不动就生病,为了强身健体,也为了国家的发展,我特地编写了儿童健身177条秘诀,图文并茂,还分男女版。针对男性特征、女性特征,专门训练,效果很好。自从练了以后,他们一口气爬八座山也不嫌累。”

荣如安:“……”

我:“怎么?你也想练练?但你年纪大了,不适合。”

“那你有跟人家父母好好说吗?怎么江湖上在流传你强抢童男童女的消息?”

“怎么会呢?他们的父母都很感动的!”

“感动?”

“当然了,每个人都抓着我的手不放,还要给我钱,一边给一边说求我不要帶走他们的孩子!我要多少钱他们都给你。那我哪儿能要啊,我这是为了我们光明教的名誉,免费教学。于是我果断推开他们的双手,坚定地道,我只要人不要钱。他们一个个感动得泪流满面,抓着我的手就是不让我走。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感慨万千,“乡亲们可真是淳朴啊。”

说完以后,我看见荣如安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他说:“慕容月,我发现了,你不是坏,是蠢!”

“你怎么骂人呢?!”

三【洗心革面】

我本以为荣如安要杀我,但他没有,而且他还说蛊不是自己下的。

他说我蠢得离谱,要好好教育教育我。因此他先对外宣布,他抓住了慕容月,把她关在了天牢里。接着他说我是新来的教众,让我去跟教众住在一起。

第二天,他在山脚搭设了粥棚,布施给穷苦百姓,还让我去给他们打饭。不仅如此,他还端了把椅子坐在那里。

我知道,他是想羞辱我。

我挺直腰杆,非要给他展现我的个人风采。多年来勤修武功的基础还在,别人打饭要三分钟打一碗,我一分钟能打三碗。由于我的速度快,手腕灵活,而且光用巧劲,他们人还没到,粥就已经飞到他们的碗里,而且丝毫不会溢出来。

到我这儿排的队伍越来越长,而我也以巧妙的手法得到了众人的赞扬——

“这姑娘虽然长得丑,但当真是心灵手巧。”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给了荣如安一个眼神,示意他看看本教主飞扬的神采。

而旁边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奶声奶气地说:“你说什么呢?我觉得大姐姐很漂亮的。”

我又给了荣如安一个眼神,示意他看看本教主在众人心目中的伟岸形象。

一天的布粥结束,因为我工作出色,已经得到了普通教众的认可。他们都亲切地称呼我:“黑妹,我们一起收拾东西回去吧。”

说罢,他们便开始拆卸物件。笨手笨脚的,我看得心烦,上前两下就将东西拆下来,往肩上一扛,然后快步向前。他们在后面为我矫健的身姿不停地鼓掌。

怪不得他们只能当教众,而我可以当教主呢,我这个女人真是无论做什么都闪闪发光啊。

我忍不住又给了荣如安一个眼神。

一旁有个叫大嘴巴的人问道:“黑妹,你是不是暗恋少主啊?你可千万别喜欢他,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谁?”真想让荣如安看看,仅仅一天我就已经得到大家的信任,可以探听他的八卦了。

“我听说他喜欢那个谋逆之贼呢。”

“谋逆之贼?哪个谋逆之贼?我们光明教竟然还有谋逆之贼?”作为一教之主,我不能忍受。

“就是那个名字中有一个‘月字的女人啊!”

到底是谁在败坏本教主的名誉?!

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可千万不要大声说她的名字,她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在老教主临死的时候逼他传位于她。为了修炼神功,她抓了一堆童男童女上山,每天都让他们练功。其实她就是想等他们练好之后吃他们的心和肝。”

“……”

四【败坏名誉】

到了房间把东西放下后,荣如安纡尊降贵地来叫我:“到我的房间里来。”

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我跟着荣如安进了他的房间。荣如安道:“今日感觉如何?”

我笑道:“荣如安,你以为就你这种小伎俩会让我痛苦吗?哈哈哈——你难道没有看见我把你其他的手下都给比下去了吗?”

“你难道不觉得帮助了别人,然后得到了别人的称赞很愉快吗?”

我很茫然:“这有什么好愉快的呢?”

荣如安顿了一下,叹道:“你果然丝毫不懂人情世故。”

“不懂人情世故是什么新的羞辱方式吗?”

“只要你去帮助了别人,便能体会到别人真心感谢的快乐。心灵从而得到升华,再洗心革面。”

他说了一大堆,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但是我想,解药或许就在荣如安的房间里。

因此我捂着胸口道:“本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我的胸口涌动着一股热流。”

荣如安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坏……你干什么?”

我正想去他身上摸摸有没有什么解药之类的,按道理解药应该会放在身上。

我讪讪地将手收回来,问他:“你听没听说过,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荣如安瞪大了双眼:“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练神功的人都要付出一些东西。而要修炼冰魄神功,就要绝情断爱。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通人情世故。但那并不是我天生不会,而是我在修炼神功之后导致的。可能是我练功练得脑子有些不好使了吧。”

荣如安沉默片刻后道:“这不能怪你。”

“但是听你说了这些,我很激动。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好像我对你也有了那么一丝感情。”说罢,我就上前拥抱住他,一双手在他的身上乱摸,企图找到解药。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你身上好香啊。”

荣如安一把推开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脸红。只听他说道:“慕容月,你不要动手动脚。”

看样子解药不在他的身上,那会在什么地方呢?我的目光落到他的床铺上,难不成在这里?

我捂着脸往床上一倒:“我很后悔,也很痛心,以前竟然从来都不明白。”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伸手往下去摸。忽然,我的手碰到一个暗匣,这一定就是解药了。但摸到的是一张薄薄的纸,我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幅画像:“这画上不是我吗?”

荣如安本想过来抢的,但他见我已经看清了,便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

我伸出一只手,颤抖地指着他:“荣如安,你太狠了,不仅给我下毒,还画我的画像诅咒我,还画得这么像。”

亏你长得如此眉清目秀,做的事情竟如此狠毒。

荣如安的脸色白了又白,说道:“我没有诅咒过你,画像不过是随手放在那里的。”

“你還狡辩。”我对他很失望,“你要是恨我就好好练功,怎么能够用这么有损心性的法子呢?你要实在不行,我教你也可以啊。邪门歪道,害人害己啊。”

我这么苦口婆心,纯属是看在他爹的面子上,哪知荣如安直接把我请了出去:“慕容月,你不是蠢,你是猪。”

五【小人之心】

我回到房里,很是痛心。虽然荣如安恼羞成怒,骂我是猪,但我不恨他。可我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继承我们光明教正大光明的传统,光走歪门邪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找他。

荣如安对我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不怕我诅咒你了?”

“我是来教你武功的。”

“教我武功?”

“你看,这是我亲手写的冰魄神掌技巧,你要认真训练,以后不要再练那些下三烂的武功了。”

荣如安正要开口,忽然有人走来道:“少主,不好了,安和帮的人上门来了。”

“他们怎么来了?”

我说:“定是来感谢我的!”

“你知道他们?”

“废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上一次他们教主想调戏我,我不胜其烦地推了他一下。我本以为他身为教主,武功应该很高强,所以我只用了七分功力,哪知一下就把他给推下山崖了。我想想他也只是想调戏我,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我就飞下山去救了他。他浑身筋骨尽断,是我施展内力替他接上的。但他的腿因为伤得太重,我实在是接不上了。”

荣如安听完我的话,道:“来人啊,召集所有教众。”

“哎呀,没必要那么隆重,我做好事都不留名的。你叫那么多人来,我多不好意思啊。”

荣如安:“你给我待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不许去!”

说罢,他就走了,神色还有些紧张。

但我怎么可能听他的话?我溜了出去,打算看热闹。在路上,我偶然遇见了大嘴巴。他说:“你听说了吗?有人来找光明教报仇了!”

我瞪大眼睛:“谁来找我们报仇?!”

“安和帮!”

“啊?”

“都怪慕容月她心狠手辣、残暴血腥。上次有人调戏她,手都没摸到她就废了人家的双腿,真是太血腥了!”

“……”

这个世界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帮派门口,只见人头涌动。

首先,我看见了对方的四大护法。虽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在我眼中也就如同蝼蚁一般。再看荣如安一袭白衣,站在人群中玉树临风,很是出尘。但这有什么用呢?他又不会武功,待会儿只怕会被打得死去活来的。

四大护法之一走上前来,冲着荣如安行礼道:“恭喜荣帮主铲除奸徒,恢复少主之位。”

我问身旁的大嘴巴:“他说的奸徒是谁?”

“那还用说,自然是慕容月了。”

“……”

那边荣如安回了他一个礼,道:“不知四大护法造访本地有何用意?”

“那日狗贼慕容月打断我教教主的双腿,鄙人听闻如今荣少主已经光复,那么还请把慕容狗贼交出来。这样我们两派就能重修旧好,而且我派也愿意奉上我派镇教之宝。”

荣如安说:“不行。”

护法说:“教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包庇慕容月?如果你要包庇他的话,就是与我派对立。”

荣如安抿了抿嘴唇:“慕容月曾为本教立下过汗马功劳,我也没有说她是本教的叛徒,况且这件事本来也是你们挑衅在先。”

我真没想到荣如安会帮我说话,我一直以为他恨我。难不成我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开始反思。

大嘴巴在一旁说:“这就是爱情。”

我勾了勾嘴角。

护法抱拳道:“当时之事确实是我们教主不对,但事后为何要对我们少主下手?他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荣如安道:“此事我从未听说,待到我确定后再跟你说。”

“天下间练到九重冰魄神功的就只有慕容月。如果你执意包庇的话,那么就请教阁下的高招了。”说罢,四个护法就扑了过来。

荣如安没有武功,招架不住。此刻我站上前去,硬扛了这一掌。虽然我的武功被封,但内力深厚,毫无感觉。

对方却吓了一跳,瞪着我说:“你是谁?为何我的掌力到你身上毫无作用?”

我淡淡一笑,连脸上的黑斑都露出高深莫测的气息:“在下人称黑妹,不过是光明教一个平平无奇的下等教众罢了。”

因为我英勇无畏的身姿、奇丑无比的容颜和深不可测的实力,让他们顿时心有戚戚。

护法说:“我们走!”

待到他们的身影都消失不见,我一个屁蹲坐在地上。荣如安过来扶住我,问:“你没事吧?”

我凹了一个造型:“看到我潇洒的身影了吗?”

说完,我便晕倒在他的怀里,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是昨天那种我觉得很熟悉的感觉。

六【救命恩人】

那一掌并没有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我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蛊虫受惊,在体内四下溜走。一会儿我就醒来了,看见自己正躺在榻上,大嘴巴坐在一旁。

“黑妹,你上前挡住剑的身影好生伟大。唉,可惜你爱少主,少主爱慕容月,这就是一场无解的三角恋,你注定要为爱流泪。”

我无视大嘴巴:“荣如安呢?”

“少主出去熬药了。你晕倒之后少主很着急,看样子少主对你也有一丝情意呀。”

说话间,门“嘎吱”一声响,是荣如安进来了。他挥了挥手,大嘴巴就出去了。

荣如安道:“把药喝了。”

我抬起头:“我又没病,喝什么药啊?”

荣如安的眼睛下有淡淡的黑眼圈,我不禁心动:“难不成荣少主看见本教主晕倒了,很担心,没有休息好?更难不成这碗药竟是你自己亲手熬的?而且本教主听闻最近好像有些风言风语,说有人暗恋我多年?”

荣如安将药放在桌上:“这是能解开你身上蛊毒的药。”他的呼吸均匀,内心毫不慌乱。我心里倒有点不得劲儿了,继续调戏:“你不正面回答,就表明你默认了。”

他抬头看我:“我看是慕容姑娘对在下情更深重吧。不仅舍命相救,而且现在连能恢复功力的药都不喝,反而纠结起流言蜚语来了。”

他的口才比我的要好。

“这个药该不会有毒吧?”

他端起来喝了一口,说:“没毒。”

我喝完问他:“荣如安,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坏?”

他看我一眼:“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都说我总干坏事。”

荣如安沉默片刻,道:“这不能怪你。”

“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还能不能洗刷在众人面前的恶劣形象呢?”

“你要想做应当无碍,只要你从小事做起就可以了。”

他说完便要转身离去,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晕倒时在你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跟当年我在雪地里闻到的味道是一样的。当年救了我,再带我入教的人是不是你?”

荣如安看了我一眼,说:“谁知道呢。”

我上前拦住他:“我听不懂,到底是谁?”

他抬起头看我:“是真是假,难道不是仅凭慕容姑娘一念吗?但凡是人,想一想当年,在光明教能够留下一个人,并且让她可以修习武术。在教中除了教主,也只有少主才能做到吧。”

我愣在原地,难道这么多年来我报恩都报错人了?那为什么右护法非要告诉我是他救的我呢?

荣如安要走,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他眉头一皱。

我只是轻轻一扯,他的衣袖就被我扯破了。我抱歉地道:“我都忘了自己已经恢复武功了。”

他虽然想遮掩,但我依然看见他的手上有一道伤。

我说:“你……你的手!”

他低头看,说:“与你无关。”说罢,转身就走了。

七【床头打架】

我有很多个问号,这些问号我必须找人解决,于是我想到了大嘴巴。

蛊毒已经消失,我恢復了原有的容貌,大嘴巴一看到我就晕了过去。等他醒来看见我又要晕过去,我忙说:“大嘴巴,快点告诉我,当年到底是谁救了我?”

大嘴巴面色深沉地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你要是不长话短说,本教主就把你的头揪下来当球踢。”

适当的幽默总是能够起到恰到好处的效果,大嘴巴马上说出了所有事情。

多年前,教主夫人生下一个男孩,可这个男孩生下来就先天不足,没办法修炼,于是一个人非常孤单。然而在他七岁的时候,他在雪地里捡到了一个小姑娘,少主很喜欢她。哪知这个小姑娘醒来以后却根本不理睬少主,反而一直待在右护法身边,让少主很失落。而那个时候他又生病了,就离开了教中。

我眼前顿时浮现那个病弱又孤单的小男孩带着我回到教中,本以为我们将会成为好朋友,没想到我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里竟然有些闷痛。

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痛,但我想要做点事情来缓解心痛。

我想了想,方才我看见荣如安手上的伤口时,因为用力过猛,把他的衣服扯了一个口子。

于是我施展轻功,决定出门去给他买一件衣服。

身后传来大嘴巴的哀叹:“天哪,我的黑妹到底该怎么办?”

一夜过去。

一大早起来,我的心情不错,欢天喜地地捧着我昨天买的两身衣服,朝着荣如安的房间走去。

我很认真地打了腹稿,决定告诉他。如果他想当教主,那我就当教主的女人。不过我觉得还是我当教主,他当教主的男人更合适。

我到了教中大堂,只见众人团团站立。我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今天不是开大会的日子啊?

众人当中,我还看见了昨天我买衣服那家店的店小二。真是神奇,他怎么会来?接着我就看在地上躺着一个人。

我大吃一惊:“这不是昨天卖衣服的店家吗?”他怎么死了?

我悲悯地看着他:“吃别人咀嚼过的东西,怎么可能比得过呢?荣如安在什么地方?”

“那蛊中有剧毒,如果他替你承担,就必死无疑。”

我顿住了。

我在密室中见到了荣如安。

他身上穿的是我当时买的衣服,虽然已经被我撕碎了,看样子他又缝起来了。

荣如安微微笑了:“其实我真的很想见见你,告诉你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怀疑你。”

“我知道。”

荣如安:“我很小就想跟你说话了。”

“现在说也来得及。”

他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很喜欢你。”

我说:“那个时候我不总干坏事吗?”

因为才入山,有很多人看不惯我,还有人欺负我。而我又太小了,打不赢他们,于是就偷偷把水倒在他们的床上,或是在他们的饭里下泻药……

“你很特别,生机勃勃,什么都不害怕,一直坚持不懈。无论别人怎么看不起你,你都很勇敢……”

“你不早说……”

他说:“那个时候我太小了,有些害羞。本以为这一次可以亲口告诉你,却可能也来不及了。”他咳嗽一声后就吐了血,然后昏了过去。

那一刻,我感觉一直蒙在我眼前的大雾散去,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什么是情,什么是爱,都回到了我的心间。

我一掌抵在他的背后的心的位置,为他渡入真气道:“本教主没发话,阎王爷也休想从我的手中要人。”

九【洗心革面】

我用内功替荣如安护住心脉后,令大嘴巴好生照顾他。

而后我便带着右護法去了光明圣地,召集众位长老教众,向他们陈述右护法多年的恶行,洗清了自己身上的冤屈。而后我当着众人的面表示,我慕容月之前是练功练坏了脑子,现在我打算洗心革面,带领我们光明教从魔教改革。

我们先是开展旅游路线,再是参加武林争霸大会,其次是进行宣传工作,向天下人宣传我们洗心革面的全新面貌。我更是用一生的武艺为天下百姓服务。

不出半年,我光明教的大堂就被各种锦旗包围,其中不乏感谢我抓到了走丢的小猫咪、忘了带钥匙由本教主亲自飞檐走壁回去给他开门的种种事迹……

每当我看到这些锦旗,就不由得想到荣如安看到这些是不是会很感动,是不是会觉得他做得很值得。

我虽然用了内功给他续命,之后又给了他很多灵药,但他没有武功,总是醒不过来。每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疲惫。

荣如安醒来那天,我正在练功。一听到这个消息,我急忙跑了过去。

荣如安坐在床上,回过头冲着我笑道:“慕容月。”

我走到他的面前,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却不知怎么的生出了扭捏感,伸手指了指墙上的众多锦旗。

他笑道:“我一醒来就看见了。”他顿了顿,又道,“上次晕倒前话没有说完,不知道教主大人现在有没有空继续听?”

“你这个人婆妈得很,还是让我来说吧。”对上他笑意盈盈的眼睛,不知怎么的我也开始婆妈起来,“你……愿不愿意做教主的男人?”

“慕容姑娘,怎么什么事情你都要争先?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说的。”

想来我跟他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说,慢慢听。

1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