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么还不表白我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隔壁班有一个男生经常尾随我回家。他不仅拿小石头砸我的窗户,还在楼下鬼喊鬼叫另一个同学的名字(意思让我出去跟他鬼混)。我视而不见,充分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作业写”。

有一次我们年级按排名考试,他正好坐我的座位。等我考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整个桌面上都是他写的“我喜欢你”!导致很多同学都知道他跟我表白了,可谓是轰动校园。

拜托,这样没有诚意的表白我会接受吗?!哼!

这让我想到即将上市的《她怎么还不表白我》里的男主丛嘉佑的表白史,也是一把辛酸泪。明明很喜欢,却假装不在意;明明很想念,却用另一种“残忍”的方式表达。

如果我是女主,可能也会逃离吧。毕竟我喜欢对我呵护备至的暖男,哈哈哈!

——嫁给了爱情的任天天

月儿:你爱得那么深,爱得那么血腥我上初中时,正是“杀马特”鼎盛时期。学生们不敢烫爆炸头、穿破洞大垮裤,满腔热情只能折腾自己的肉体了。像一句广告语——爱TA,就把TA刻在手臂上。那真是我见过最让人费解的表白方式。每次出去上课间操,每个人的左手臂都会露出或鲜血淋漓或结痂或已褪色的疤!就像一个身负黑暗力量的非法组织!我的后座是我的拜把子弟弟(没错,杀马特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拜把子,好像谁没有个拜把子谁就不是时代的弄潮儿。),他那段时间迷上了一个叫猪猪的女孩(……)。每次下课后,他就会翻出圆规,一边嗷嗷叫,一边在左手臂上刻“猪”字!谁能想到“猪”字实在是太复杂了,他刻了一个多月,连猪猪女孩都转学了他还没刻完!

我灵机一动:兄弟,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你可以直接刻爱心,刻好之后喜欢谁就说是为谁刻的!他认可了我的办法,然后强行拉上我一起刻!我:……我用圆规戳了一下,简直痛到怀疑人生,在心中喊一百声“苏有朋”都没用!(没错,我那时最爱苏有朋!)爱太痛,我还是放弃吧!最后,我的小弟终于在手臂上刻好了爱心。可他还没想好要跟谁表白时,又开始流行在手心或后背上写字表白了!不仅爱心白刻了,他还要开始练书法。爱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来自十×岁少年的呼喊)

胖又:我的表白,止步于一条乱码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计算机系的学长。他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爱学习。作为新生的我,有一次在图书馆门口迷了路。他出于一片好心,把我送回了宿舍。那天以后,我便每天都去图书馆和学长“偶遇”。一来二去,我们便熟络了,并且加了微信!加上微信后,就向学长发出一起吃饭的邀请(以便联络感情)——我:学长,为了感谢你之前帮我带路,我请你吃顿饭吧!然而没想到的是,拒绝和答应我都没有收到,却收到了来自学长的一条乱码……学长:**#@/*@…(乱码太长,具体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直接蒙了:这是什么鬼东西?我压根儿看不懂,就去请教了另一个计算机系的朋友。结果他看完以后给我的翻译是:不用了,谢谢!我顿时心生难过,看来学长真的不好撩。不过我没想到学神连拒绝人的方式都这么清新脱俗。后来为了避免尴尬,我便没再联系他。就算是在路上碰到,我也会躲得远远的……不过当我和那个计算机系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初恋)在一起一年后,他告诉我,其实当时学长发的那段乱码的意思大概是:吃饭这种事情,当然是由男生来请呀!我:……(果然男生都是套路王!)

天天:暗恋对象跟我表白了

我跟我的现任是同学,读书那会儿我垂涎他(颜值)很久,一直在他的面前晃悠。可他实在是太受欢迎了,一直不敢表露内心。

毕业前,我和他都报名去桂林实训。因为一个意外,我被关在了招待所外,是他收留了我一晚,我们很单纯地共处一室(他睡,我坐在床边看了一晚电视剧)。

实训结束,回到长沙后,我们的关系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但一直都没说破。

后来,我去了深圳一年,也一直都有联系。

直到有一天,他说:“我就要生日了,回来给我庆生吧?”

……

听到我回长沙的消息,他兴奋得早上八点就到火车站等我,直到晚上八点才接到我。在这十二个小时的等待里,他逛遍了火车站附近所有的商场,夹了很多娃娃,还买了我喜欢的糖炒栗子……让我挺感动的。

那天晚上,他像朋友一样手搭着我的肩,对我说:别走了,就待在长沙吧。很多同学都在长沙,相互也有个照应。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观点。

在昏暗的路灯下,他凑过半张脸来听我的答案。因靠得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

我一巴掌呼过去,笑着对他说:好啊!

他一把搂住我:那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啊!

嗯,就是这样,我被他降服了!

小船(《对焦少女心》作者)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提起这个话题,就想起高三那年,一个朋友小刘想向暗恋不久的男神表白。在小刘的世界里,他们俩活脱脱就是一部琼瑶剧:我知道我爱你,但是我不说,我只等着你说。在她创造的种种纠葛之下,一直没有任何进展,所以小刘想将(自我导演的)琼瑶剧来个结尾。不过她想的表白方式也很琼瑶,在情人节零点前的最后一秒突然出现在男神家楼下,一个电话打过去,深情地说:“我不管我们究竟会不会在一起,此刻我只想对你说我喜欢你!”那一晚,仿佛是老天爷也在帮小刘。半夜下了大雪,雪白,月光清澈,场景绝美。她在楼下站了半天,哆哆嗦嗦地拨打男神的电话。结果男神那天晚上跟家人去看望外公外婆了,根本不在家,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接到电话!(那时大家还没有手机。)第二天,小刘就火速割断了这段情。因为她说:我们没缘。我:“……”

好,不愧是琼瑶姐妹了,爱情也是来得快,去得快……

福禄丸子(《她怎么还不表白我》作者):我的初吻如奶糖

丸夫年少时帅气逼人。虽说他是我的学长,年纪却还比我小一岁,同时满足我有大哥哥照顾和小狼狗在手的双重少女心。加上我们学院本来就有姐弟恋的传统,于是就由我发起了猛攻。少年丸夫特别腼腆羞涩,在一起后好长时间牵手逛街碰到同学和熟人都赶紧撒开手,更不用说正式成为男女朋友之前了。所以在表白前暧昧的那段日子里,两个人轧马路都是在隔壁复旦的燕园里进行,因为燕园比较大,又黑,可以绕着多走几圈杀时间。有时他会骑着自行车带着我,歪歪扭扭地路过逸夫楼。夜间有猫星人公然在大路上秀恩爱,他就会绕过去,故意打断人家:“嗨,HelloKitty!”表白是在燕园很隐蔽的一个角落里,我有预感他会拒绝。但我是个路痴,晚上永远找不到从燕园出去的路,料想就算表白失败他也不会丢下我走掉。果然,他被我亲了一下蒙圈后表示还是想做普通朋友,最后还乖乖把我送回了宿舍。我才不跟喜欢的人做普通朋友!晚上准备删掉他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却发来消息:你说初吻是奶糖,后面的吻就都是白砂糖了,那今晚是什么糖?我:我的是奶糖啊,你的就不知道了。(哼!)他:我……我也是奶糖,感觉好甜的……嗯,就是这样,一直甜到了现在。嗷!

题外话:

丸子:天天酱,段子里的逸夫楼要改成相辉堂,十分严谨地向当事人丸夫求证了一下,燕园旁边是相辉堂。

任天天:哈哈哈哈……果然是路痴,外加记性差!

表白支招:如果你實在喜欢又不知道表白,那不妨试试土味情话?

你:你知道我的缺点是什么吗?

意中人:缺什么?

你:缺点你。

你:那你知道我想喝什么吗?

意中人:不知道。

你:呵护你。

你知道我一直想成为什么人吗?

意中人:植物人?超人?

你:你的人。

总结:外面一直有谣言说我喜欢你,今天我要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说了这些话,如果还没表白成功,算我输!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