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请矜持

蛮知云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简介:我教王爷修炼灵魂出窍之术,结果他的灵魂回不了身体……还附到我的身体上!王爷,我被迫接纳你的灵魂也就算了,你怎么还想着把我的灵魂挤出我的身体,独霸我的身体呢!

一、完蛋

我望着眼前那团欢天喜地的雾气,面无表情。

雾气飘到我的面前:“法师,你教本王的這套灵魂出窍之术很有效果嘛!”

我勾着嘴角笑了笑,雾气还沉浸在神功大成的欢喜中,全然没意识到我这笑容的含义。

王爷终于玩累了,叹息一声:“罢了,本王还是先回到身体里,等会儿就该去上朝了。”

我摸了摸头上的冷汗:“那王爷您先回去吧,微臣告退了。”

说着我打开房门,打算跑路。

然而!王爷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本王怎么回不去了!”

倒霉!

我一听王爷这话,拔腿就跑。我从十岁起就随师尊修炼神功,然而我学习不刻苦,直到师尊飞升了,我也没有参透神功。到头来我只学会了能让人灵魂出窍一丢丢的功夫,可我从来没有彻底灵魂出窍过。当王爷的灵魂完完整整地从他的身体里飘出来时,我就感觉到一丝不妙。如今王爷回不去了,更是加深了我的不妙。

灵魂如果回不了自己的身体,想一想也就该知道是完蛋的意思吧。

如果我把王爷给害得完蛋了,那我还能不完蛋吗?

如此一想,我跑得更加努力了。

可两条腿就算跑得再快,也比不过现在靠飘的王爷啊!

没等我跑几步,那坨雾气就挡在了我的面前:“法师,你跑什么!”

“这个……这个……”这个问题太难回答,我只好掉转方向继续逃跑。

结果冷不丁我又跑回了房间里。

此时此刻,王爷静静地躺在地上。他的皮肤白皙,鼻梁高挺,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但美人此刻却被我害成这个样子,我好愧疚……

雾气飘到我的面前,问道:“法师,你是在跟本王玩游戏吗?”

事已至此,我只好把真相告诉王爷。王爷听完,瞪大眼睛看我:“也就是说,本王嗝屁了?那这个身体会不会腐烂啊!”

严峻的气氛顿时更为严峻。

我抬头看王爷:“微臣不知啊!”

王爷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抬起一只手指着我:“那你知道什么?你信不信本王把你碎尸万段?”

我觉得王爷把我碎尸万段这个想法不太现实,毕竟他现在只是一片魂魄。除了修过神功的人,谁也看不见他!

我转身打算离开,王爷一下子挡在了我的身前。

一片魂魄怎么能够阻挡我!我大步一跨,打算从他灵魂中穿过去。

然而就在我从他的灵魂中穿过去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王爷的灵魂钻入了我的身体里……

这是什么情况?!

未等我反应过来,我看见自己的右手抬起,戳了一下自己的胸。我听见自己的嘴巴在说话:“感觉挺奇妙的!”

我下意识地举起左手给了自己一个巨大的嘴巴:“臭不要脸!”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里。

我把右手抬起,捂住了脸:“你敢打本王?”

我打的是我自己!

我吞了一口唾沫:“王爷,你现在是附在我的身上了?”

我的脑袋不受我的控制,坚定地点了两下:“应该是吧!”

我的脸火辣辣的,我的心冷冰冰的——

我一个妙龄少女,如今身体里住了两个灵魂!

二、伺候

我还没有接受王爷的灵魂附在我身上这件事,那个巨大而又响亮的耳光已经吸引了一群人的到来。

管家推开门道:“王爷,您没事……吧?”

如今屋内的设施怎么都不能说是没事!

王爷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而我脸上是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管家高呼一声后扑上去:“王爷,您怎么了?”

未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嘴巴就开口了:“本王灵魂出窍了!”

我抬起右手捂住嘴:“我啥也没说,你听错了!”

我企图用灵魂跟王爷对话——万一他们不信,怀疑是我害死了你,要去埋了我们可怎么办?

但显然没用,我的左手一个巴掌打飞我的右手:“管家,别哭哭啼啼的,听着就烦。”

我抬起右手捂住自己的嘴,想把王爷的话塞回去。可王爷不给我机会,他操控我的右脚绊住我的左脚,害得我整个人倒在地上。

接下来管家和婢女就欣赏了我与王爷各自操控一半身体抢夺最终操控权的场景。我们先是双手互搏,接着双脚互搏,最后互打对方控制的半边身体,期间相互诅咒对方。

王爷磨牙霍霍:“是谁教本王修炼灵魂出窍?是谁害得本王如今没有了身体?是谁害得本王现在只能屈居一个女子的身体里?”

我也据理力争:“这也不能全怪我啊!这起码有八成的原因在王爷你自己身上!我只是随便教一教,你怎么能够发挥到这种地步!”

王爷死皮赖脸:“我不管,反正你不让我用身体,本王就趁着你哪天睡着了,跳楼自尽,两个人一起死。一了百了,干干脆脆!”

“……”

我败下阵来,只好与他约法三章——单号我用,双号他用,大事我们商量着一起用。

直到这时,管家才如梦初醒:“法师,您是精神分裂了吗?”

我眼皮一翻,是王爷操控着我的身体给了管家一个巨大的白眼:“法师没精神分裂。刚刚本王神功大成,可以灵魂出窍。但一时间回不了自己的身体,就附在法师身上了……”

这么离奇的事情,按着管家的智商显然很难理解。但他亲眼看着我跟王爷刚刚互打的场景,想必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管家:“那现在怎么办?”

我眼皮又是一翻,王爷又给了他一个白眼:“还能怎么办?快把本王的身体抬到床上,找几个人伺候着本王。再去宫里告诉皇兄,让他有事没事派几个高人来给本王看看……嘶,为何本王的脸如此疼?”

管家不说话,我也不想说话,刚刚我打自己耳光的事情,他全忘了。

王爷突然反应过来:“还不快去给本王拿两个冰袋?法师也真是的,自己的脸也下手这么重。”

三、折磨

当今皇帝是王爷的亲哥哥,听到他弟灵魂出窍还附在别人身上这事,一溜烟就赶了过来。

我正举着冰袋敷脸,就见一个身穿金黄龙袍的人来了,就知道这是皇帝。我正要起来行礼,可王爷不动弹,我也动弹不得。

皇帝杵在我面前与我面面相觑:“要朕怎么相信你真的是我弟?”

王爷:“大不了皇兄你也灵魂出窍,咱们三个人共用一个身体,没事咱们还可以一起打个小牌玩玩!”

皇帝的表情有些微妙。

王爷呀王爷,你这张毒舌嘴巴,万一皇帝治罪于你,我不也完蛋了吗?

我正想控制身体,赶紧下跪,却看见皇帝竖起了大拇指说:“二弟,果然是你。朕即刻回去为你寻找高人。”

说完,皇上一眨眼就离开了。

我说:“这?”

王爷向我解释:“皇兄从小就喜欢打牌,自打当了皇帝,为了服众,再也不能玩牌,一直很寂寞。这可是皇室秘闻,你不要说出去。”

天色已经暗了。

按理说我应该回自己的府邸了,但王爷在我的身体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爷显然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反而是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身体:“以前都是用镜子看,此刻用别人的眼睛来看,发觉自己堪称绝色。如果本王是个女人,想必一定是个祸水吧。”

对于王爷这种自恋情节,我简直无力吐槽,只得冷笑两声:“呵呵。”

王爷:“法师,你对本王的容貌很是不屑呀!”

我:“王爷,我只是受不了有人这么自恋。”

王爷沉思片刻:“想来本王还从来没有伺候过人呢!好吧,既然这是本王自己的身体,那就由本王自己来伺候吧!”

说着,我眼睁睁看着自己把双手伸出去,拉开了床上睡着的人的被子,解开了他的衣襟……摸上他的胸膛。

我大惊失色:“王爷,你要干什么?”

“本王自己的身体,本王摸一下又怎么了?”

“可你现在用的这具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啊!”

王爷非但没停,反而用手在他自己的身体上搓了两下:“躺了这么久,会不会生灰了?!”

……

这奇妙的手感,我如何能夠把持得住!

一滴鼻血“吧唧”掉下。

“啧啧,本王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会对着自己的身体流鼻血。”

我轻轻咳嗽一声,转过头去:“……”

“法师你且收敛一点,虽然本王很美,但你当着本王的面流鼻血,总有点不合时宜。”

四、长胖

一眨眼王爷已经在我的身体里待了十天了。我发现,王爷虽然灵魂出窍了,但身体并未腐烂。想来灵魂存在于世间,跟死了还是有区别的。

这十天我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首先,我再也没回过家。

王爷这个人虽然平时疯疯癫癫的,可他却是我们国家的战神。细想一下,这也很有道理。

一般人会轻易修炼灵魂出窍吗?说明王爷很有好奇心。一般人能够在师傅不靠谱的情况下,一次就修炼成功吗?说明王爷的智商也很高。一般人在灵魂回不去的时候难道不会惊慌失措吗?但王爷不仅很快接受了,而且即刻想出办法让皇帝去找能够让他灵魂归位的人。这说明王爷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而且很有行动力。一般人对待像我这种搞出了这些事情的半罐水,就算碍于情况没办法打死,也应该大骂一顿吧。但王爷除了让我欣赏他的盛世美颜,并没有骂我,这说明王爷有容人之量。

综上所述,王爷除了有些自恋,还是很有才华的。

如此有才华的王爷每天都要处理国家大事,之前我还哀怨凭什么我的身体我得隔一天才可以用。而现在哪怕我正在用着身体,国家大事一来,也只能让给王爷。

王爷端坐在案几前,面前是一架屏风,遮挡住了我。王爷变成女人是大事,不能随便让人知道。

下面的人禀告哪个镇又打战了,哪里又缺多少粮草……

王爷听得一本正经,由于说话会暴露他变成女人的事实,他只能时不时手写命令传下去。

而对于我,那种感觉就像是当年在课堂上听师尊讲课一样。听着听着,我的上下眼皮就要打架。

王爷皱眉:“国家常年打仗,军国大事关系到黎民百姓。法师,你怎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刻打瞌睡呢?”

怪我吗?我十分委屈:“王爷,你每天开会要开那么久,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睡够觉了,黑眼圈都出来了。

然而修仙之人对黎民百姓都有着一股强烈的爱意,一听说这件事情关系到天下百姓,我只好强打精神,掏出一根针对王爷说道:“王爷,实在不行你就戳我。”

王爷道:“这还是忒狠了。毕竟身体是两个人的呀,还是掐吧。”

于是几天下来,我的大腿上都是瘀青。

而且自从我那天对王爷的美貌“呵呵”两声后,王爷觉得我的审美有问题,日日夜夜让我近距离瞻仰他的绝世容颜。不得不说,效果非常显著。自从看多了王爷的脸蛋、王爷的脸,现在我对普通人已经脸盲,就连拿着镜子看自己的脸都要反应一下这是谁。

至于真正让我痛彻心扉的事情就是——我胖了!我的腰围已经粗壮得穿不下我曾经的绣花裙了。

怎么会这样?!

很快我就找到了原因。

厨房的厨子告诉我,我每天晚上都梦游。

梦游个屁!

我气急败坏:“王爷!现在我们共用一个身体,你怎么能在晚上背着我偷吃东西呢!”

王爷:“本王饿嘛!毕竟是男人,吃的东西当然多些,而且这都怪你!”

他竟然倒打一耙,我生气了:“这怎么能怪我呢?”

王爷:“本王原来的身体就是吃了长不胖的,哪像你这样!”

我要被王爷气死:“你搞大了我的肚子,还怪我基因有问题?”

王爷:“法师,你这话有歧义啊!”不过他伸手摸了摸肚子,说道,“确实是大了。罢了,本王会负责的。”

你这句话不也有歧义吗?

我正想问他怎么负责,身后就传来陛下的声音:“二弟你都这样了,还可以这样?”

我回头发现陛下正站在身后。只听皇帝道:“幽默一下,好笑吗?”

我:“……”

这皇家两兄弟真是脑回路都异于常人。

王爷说:“皇兄,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帮我找高人了吗?”

皇帝说:“这次朕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

五、负责

在我没有被王爷召见来教他神功前,王爷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试想一个还没结婚,英俊潇洒,而且战功赫赫的青年王爷,怎么可能不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夫婿呢?

可自从我来教王爷法术,了解到王爷恶劣的性格后,我的粉红泡泡就被戳破了。

不过没有跟王爷亲密接触的广大群众对王爷还是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

具体表现就是虽然皇帝已经明令不许把王爷灵魂出窍,并附在我的身上这件事情传出去,要暗中去找那些能够破解此事的修仙之人。

但王爷每天开会都需要用竹帘遮住自己,还不说话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就不胫而走。由于黎民百姓对王爷太崇拜了,现在市面上流传着王爷被妖怪迷惑,缠绵病榻,如果找不到修仙之人,就将一命呜呼的流言蜚语。

各大闺中小姐痛心疾首,各大大好男儿心如刀割。一时间整个天下的人都在认真寻找修仙之人。

修仙之人并不好找,得道的像我的师尊已经飞升,再找不到。即使找到了也有的是骗钱的,有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移魂问题。但群众的力量果然大,不到十天,他们就找到了一个能移魂的修仙人。

我太高兴了,竟忘了君臣之礼:“那还不让他赶快过来。”

“问题也就在这里了。”皇帝说,“那个法师在来的路上被人给抓走了。”

我的心碎了,王爷却非常平静地说道:“被谁抓走了?”

皇帝沉默地拿出一把匕首。

王爷淡淡地道:“原来是他。”

皇帝语气深沉地道:“你要小心。”

王爷点点头。

明明是三个人都在的场景,为何我什么都不懂?

等皇帝走了,王爺便叫来管家,让他召集十八暗卫,他要出门。

我生气了:“王爷,你能不能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一下,毕竟现在我们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而且这个身体你只有使用权,所有权还是我的好不好?”

王爷:“哎,作为一个战功赫赫的王爷总会有几个手下败将,这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我想,大概是他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本王生病的消息,把这个法师给拐走了,逼得本王去跟他见面。”

“那他厉害吗?”要是太厉害,我就不去了。

王爷说:“不厉害,就是有点变态!”

能让灵魂出窍还平淡接受的王爷都觉得变态的人,那该是多么变态啊!

要出发时,我抱着柱子不肯离开。王爷挣开柱子,我又抱回去……

在十八暗卫面前来来回回好几个回合后,王爷终于受不了了:“来人啊,把本王抬上马车。”

大庭广众之下,我,一个妙龄少女,便被四个男人分别抬着四肢上了马车。

“好丢人……”我躲在马车的角落里画圈圈,我还从来都没被男人抱过,没想到一抱竟是这种结果。

王爷说:“好了,别伤心了,你刚才不是说你长胖了吗?不是要我对你负责吗?本王已经想好怎么办了!一定负责到底。”

六、沐浴

想减肥只有一个法子,要么管住嘴,要么迈开腿。

王爷说他管不住嘴,所以就让我迈开腿。

好家伙,他让其他随从骑马,却让我在后面追。

王爷安慰我:“好了,别哭了,本王不是跟你一起在追吗?”

我只好骂他:“你能不能不要张嘴说话,冷风都灌进肺里了。”

我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客栈。经过王爷的特训,我不知道自己瘦没有,只觉得憔悴了不少。

王爷非常兴奋:“以前总觉得你太瘦弱了。这次看来,你的身体也好了不少。”

我不想跟他说话。

吃过晚饭,我让店小二打了热水来,决定今天晚上沐浴。

这几天我跟王爷已经有了默契,在我需要做一些女性必备的事情时,我就会闭上眼睛不让王爷看。而且我洗澡也洗得非常正经,绝对不会用手去摸什么地方。王爷在这一方面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吃过我的豆腐,但也许他根本不屑于吃我的豆腐。

我正在水中浸泡,用布擦洗自己的身体。突然听到王爷说:“外面有声音。”

我安静下来听,果然有细细的声音。

王爷:“好像是冲着我来我们来的。”

我说:“这怎么办?”

王爷说:“别急,你先起来把衣服穿上。”

我闭着眼睛赶紧起来,想要找衣服。但紧张之下,我怎么也找不到衣服。

王爷说:“你就不能睁开眼睛吗?直视前方,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再说了,本王见过的美人成千上万,你不觉得自己太自恋了吗?”

于是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对着镜子。我感觉鼻腔一热。

王爷咳嗽了一下:“身材不错。”

我说:“哪里哪里。”

我们两个人很默契,都没有再说话。待我穿上衣服,有人破窗而入,王爷闪到一旁。

黑衣蒙面人冲进来,根本不说话,就对我动手。

我很紧张,王爷:“莫急,本王会武功。”

说着,王爷从一旁的包裹中掏出长剑,开始比画。

突然,清脆的咔嚓声响起。

“腰闪了。”

七、暗恋

我被塞进了一辆马车之中,马车向前奔去。

我捂着老腰,咬牙切齿地问:“你不是会武功吗?”

王爷认真地道:“说了你身体不好你还不信。以后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都被人抓了,王爷你还能打趣?”

“是不是发现本王的优点了?要是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该多么害怕呀。”

我转念一想:“不对呀,就是因为王爷你在我的身体里我才会遇到此事。如果没有王爷,我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我只是一个修为不好的普通人啊。”

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细细一想,王爷之所以在我的身体里面,不就是因为我教他法术吗?

我本以为王爷要反唇相讥,不料王爷却道:“别怕,法师,只要有本王在,你就不会出事。”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平静下来。

我被押到一个房间里。

片刻后,一个男人推门进来,身后还跟了好几个人。他看见我便眉头一皱:“就是这个女人?”

“没错。”他的手下人回答,“就是这个女人一直在房间里‘王爷王爷地叫,我便以为王爷在房间里。但没想到进去后,只看见她一个人。我想了想,就把她给抓回来了。”

“女人,你们王爷在什么地方!”

王爷说:“莫格,你认不出我来了?”

被叫莫格的人脸色一变,上上下下打量了我许久:“你……你变成了一个女人?”

我说:“大哥我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他不是变成了一个女人,而是灵魂出窍附在我的身上了。”

这位大哥根本没听,他上前牵起我的双手,贴在他的胸口:“我还以为你生了什么病,大招旗鼓地找法师。难不成你是为了我才变成女人的吗?以前我向你告白,你不接受我,但现在你应该接受我了吧。”

我:“啊?”

王爷:“我是怎么也不可能接受你的。”

他说:“是不是因为你身体里的这个女人,我等会儿就让那个法师把她给消掉。”

我:“啊?”

这什么无妄之灾?好端端自己的身体都没办法住了。

我把手抽出来:“这怕是不太好吧?他自己的身体还在家里等着呢。再说我没有他好看,你何必喜欢呢?”

莫格说:“我爱的不是他的美貌,而是他睿智的灵魂。”

“……”

此刻我就是处在中间的局外人,还无处可躲,只能硬生生吃了这份狗粮。

王爷说:“你想多了,我纯粹对你不感兴趣。”

莫格怒气冲冲地走了。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我,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了。

我说:“王爷,怪不得你一直没有对象,原来有这种癖好。我理解!理解!”

唉,不知是怎么说的这句话,我有点痛心。难道我在与王爷朝夕相处的时间中,已经对王爷产生了爱情?

王爷说:“你想多了,我对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方面的想法。现在你知道他有多变态了吧?怎么解释他都以为我是暗恋他。”

我就好奇了:“那是为什么让你一直单身到现在呢?难道是因为军国大事吗?”

我的眼皮一跳,王爷对我的问题很不屑:“他都要去找法师把你从身体里赶出去了,你竟然还关心我的婚事?法师,你对自己的处境很不清楚啊。”

我心里有点酸:“我好奇不行吗?毕竟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天。”

王爷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本王之所以一直没有成亲,一直找不到意中人,是本王觉得应该找一个能够在相貌上跟本王匹配的人,不然容易记不住她长什么样子。”

我听完更加伤心了,说:“王爷,看样子你要孤独终老了。”

王爷说:“这倒不一定,现在本王也能记住你的模样了。”

八、换魂

就在王爷感慨我的审美终于突飞猛进的时候,来人把我们抓了出去。

我被抓到了大堂,房里站着一个穿着道袍的男人。这一定是之前被抓过来解决问题的法师。

我细细一看,那人竟是我的师弟。

我顿时喜上眉梢。

师弟当年学习特别刻苦,他本能够飞升,但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他放弃了飞升的机会。

我本以为他们抓的这个人不一定成功,但这人既然是师弟,那是一定能够成功啊。

我已经受够了跟王爷近距离接触,我怕我……不,我已经爱上了王爷。我必须痛定思痛,尽快斩断情丝。

我赶紧冲师弟打马虎眼。当年在师门学习的时候,为了跟师兄弟们上课的时候传递消息,我發明了这种暗号。

王爷酸溜溜地说:“不就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白脸吗?也不过如此。你怎么就这样对他感兴趣了呢?”

我说:“你懂什么?他……”

话还没落音,他们就已经把我拖到前面去了。我的眉毛跳了两下,现在都习惯了,这是王爷表示他不理解的情况。

莫格对着师弟道:“你,把那个女人的魂魄抽出来,让她魂飞魄散。”

师弟摇了摇头,说:“不行。”

这么多年,师弟还是老样子。他根本不懂人间情爱,一心只想匡扶正义。

我不由得为他拯救天下苍生的精神点了点头。

我的眉毛不由得又挑了挑,连我都想问问王爷他的眉毛是不是得了病。

莫格说:“不行?你竟然说不行,我要杀了你。”

师弟说:“生也何欢,死又何苦?即使杀了我我也不在乎。”

王爷:“呵,这种男人不行啊。”

我自然不服了。我说:“怎么不行了我……”

王爷说:“死是最简单的事情,但死了有什么意义,只有活着才能救人,才能帮助别人啊。”

王爷说得没错。

我赶紧冲着师弟眨眼睛。

我是在对他说:赶紧把王爷的魂魄还到他自己的身体里去。

王爷说:“你没事总给他抛媚眼干什么?”

我说:“我没有给他抛媚眼,我只是想跟他说话。”

“你有什么话要跟他说的?”王爷也开始挤眉弄眼。

我生气了,真没想到平时雄才大略的王爷会在这件事上添乱。

我跟王爷同时挤眉弄眼,发出的信号渐渐有些错乱。

师弟渐渐瞪大了眼睛,也许他根本就不明白我的暗示。而莫格也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问道:“法师,他是不是神经错乱了?”

师弟皱着眉头道:“可能是。”说罢,他上前给了我一巴掌。

我眼前一黑,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就看见皇帝坐在我的面前。他说:“二弟你醒了。”

我茫然地看着他,忽然想起最后的那个信号是让师弟将我们两个人的魂魄换个身体。

皇帝伸出手,在我的眼前挥了挥。

我坐起来,发现现在是我在王爷的身体里,而且整个身体里只有我一个人的魂魄。我赶紧跪下说:“陛下是草民。”

皇帝看着我说:“这个身体里是你,那他呢?”

我想了想:“可能正在被逼婚吧。”

九、再见

广大百姓对于王爷这个钻石王老五的崇拜之情一直都很浓,自从听说他不隔着竹帘子听事情后,天下间就流传着一种消息——那就是王爷已经患病死去。

一时间,之前碍于王爷英明不敢动弹的敌国来势汹汹。而我们溃不成军,连打好几个败仗,僵持的战局顿时呈现一边倒的局势。

皇帝道:“老二那里朕自然会想办法,现在你赶紧穿上战袍前去安抚军心。”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 。”

“这不重要。”皇帝大手一挥,就有好几个仆人上前来给我穿衣打扮。

我穿上王爷的战袍,扛起王爷的军刀,出现在了军队中。

一个个铁骨铮铮的大好男人泪眼汪汪地看着我:“王爷……我好想你!”

想来王爷之所以那么自恋,应该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可是,我也好想王爷……

我站在大家面前,背了一篇皇帝给我写好的说辞。一时间,笼罩整个军队的阴霾之气一扫而空,众人大声道:“与子同胞!”

我看着眼前的将领,王爷,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待在王爷的身体里,我才发现王爷每天都好累,每天都要做这么多事,且每一件都是脑力活。

这个时候,王爷的管家告诉我:“你还是不了解他。”

我说:“你怎么这么说呢?毕竟我已经跟他相处很久了。”

管家道:“其实王爷的梦想就是云游四海,他一直就是这个品性,喜欢玩乐,性子也比较玩世不恭。但他的内心又有一种责任感,国家有难,他不得不担起这一份责任。你看他每天这么忙,那么辛苦,他有说过一声吗?”

跟王爷在一个身体里的时候,王爷都嘻嘻哈哈的,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自从我进入了王爷的身体,我没有一个晚上能睡好,没想到王爷的肩上竟然扛了这么多职责。

“但是……”管家说,“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么快乐。”

“真的吗?”

“没错,就是这样。

“王爷很喜欢你呢。”

我突然口干舌燥,不知该如何回答。

大军开拔,我率领大军开始往战场推进。在路上,我骑在马上,差点把小命给交代过去。

“你休息一会儿吧。”

我摇头:“不行。”

王爷一定会好好保管我的身体,而我也要好好展现他的风采。

平日里我就是个吉祥物,偶尔露个脸,烧包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大家知道我还在,以安定军心。

可现在很快就要对战了,我很紧张。我又不是王爷,哪能去对战?

我拿出护身符:“王爷,请你保佑我。”

“哈哈哈——”身后传来一阵嘲笑声,我回头看去,是哪个人这么讨厌?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我自己。

真是的,天天对着镜子看王爷的脸已经习惯了,都忘了自己长什么样子。

王爷走到我面前:“法师,本王得谢谢你。”

一定是他感动我把军队带领得没有出乱子,我也感动地道:“王爷不用谢,这都是我的分内事。”

王爷摇了摇头:“不,本王是谢谢你让本王看见自己的脸上露出这么娘娘腔的表情!”

……

果然是王爷,几句话就把我感动的情绪给赶了回去。

我問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的身体没事吧?”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上去没什么问题。

王爷道:“我不是要对你负责吗?又怎么会让你出事?”

“那莫格呢?”

王爷表示鄙夷:“在你的灵魂飘出身体以后,我便假装是你。莫格信了,还说爱本王的灵魂,根本看不透本王。”

“大概是你太正经了,他有点受不了。”

“你以为谁都可以看见本王不正经的样子吗?”说着,他靠近一些,呼出的气喷在我的脸上,有点痒。

这……难道就叫被自己撩了吗?

十、结局

我问王爷:“我师弟呢?”

王爷说:“他走了。你要是早说那是你的师弟,能出这么多事吗?”

“那我们俩怎么还回去?”大敌当前,还是得靠王爷啊。

“莫急。”王爷掏出一个卷轴,“你师弟给我留下了这个——双向灵魂互换大法。”

我道:“可是我不会用啊。”

“你不会,本王会啊。”

说罢,我们就开始准备互换灵魂。我们面对面坐着,王爷打开卷轴,朗读卷轴上的咒语。我们两个人双手十指相扣,正在施展还魂大法。

此刻,从天而降一个蒙面人,拔刀就冲着我砍过来。

且说敌国本来以为王爷已经不在了,所以他们前来进攻,但没想到半路王爷又出来了。这个王爷总是躲在幕后,他们觉得其中有诈,便派出了他们国家的第一高手来打听消息。

这位高手听完我们俩的对话,即刻认为不能让王爷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所以拔出刀来要杀了我们。

以上细节是在打败凶手之后,王爷告诉我的。

而此刻,我只看见一个蒙面人突然冲过来,对着我就是一顿砍,我都蒙了。

王爷本来是能够跟这个人对抗的,但此时此刻我的身体发挥不出他的体力,而我在他的身体里也发挥不出他的能量。我们俩就被这个蒙面人打得到处躲闪。

蒙面人总想来捅我刀子。我连滚带爬地到处闪躲,最后终于被逼到了角落里。

“狗贼,你死定了。”说着,一刀捅了过来。

王爷是那么有用的王爷,他不在了,所有人都会想着他、念着他,会生出那么多的事情。而我,不过是一个半灌水响叮当的法师。这样一想,还是我死了比较划算。

想到这里,我就抓过我自己的身体,来替王爷挡了这一刀。

王爷咳出一口血道:“法师,你这是在报本王之前掐你的仇吗?”

到了最后,王爷还是这么多话。

我对王爷说:“你还不赶快施展换魂大法,把你的魂魄给换进来!”

王爷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这个时候,我们两个的灵魂又换了回来。

王爷在前面跟人打架,而我就躺在地上,血从我的伤口处流出来。

看着王爷在前面打得起风的样子,我的内心不由得涌上千百种感情。这些时日,这个身体不是躺在床上当尸体,就是被我操控,此刻用别人的眼睛来欣赏——王爷真的好潇洒、好了不起。

看着他还有止痛的效果。

看样子我是真的喜欢上王爷了。

不管怎么说,我不能就这样倒霉,什么都不说就死了。

我捏了个口诀,暂时止住了血,用手指蘸着自己的血写:王爷,我喜欢你。

写完之后我就昏了过去。我想,我要死了,还是师尊聪慧,早早地就飞升了,不用为人间的情情爱爱纠结。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

我看见床边坐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定睛一看,这不是我自己吗?

我再一抬手,發现我还是一个男人。

“我自己”咬牙切齿:“你终于醒了。只在地上留了一句话就昏过去,没头没尾、不清不楚的。你是想死了让本王痛苦内疚一辈子吗?”

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爷:“你老是醒不过来,我只好找你师弟把魂魄给换过来。本王的身体比你的好,灵魂也比你的强健,总算是撑过来了。”

“原来如此,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是说了要对你负责的吗?!”

我听到这句话,心很痛,只好说:“换回来吧,我要去修仙了。”

王爷说:“你说什么?”

我又重复了一遍:“我要去修仙了。”

他说:“不行,你不能走。”

我看着他:“我为什么不能走?”

他说:“不是说了我当时看到你的身体,男女授受不亲,我必须对你负责呀。”

我说:“我们修仙之人不是特别看重这些。而且之所以造成这件事都是因为我修行不够。此番经历了生死后,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继续修行,拯救苍生。”

他说:“好了好了,我不是因为责任要跟你在一起的,是我喜欢你,是我从最开始发现你就很特别、很有趣,跟你待在一起很快乐。”

我说:“那生孩子的时候能换过来,你帮我生吗?”

“法师,你想得也太远了吧。你是不是在挖坑害我?”

哼!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