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当年她为爱而丑,我要为爱而美

六神磊磊

多年以后,明教波斯总坛,每逢阳光明媚的时刻,小昭总会想到那一个上午。

那天,她刚逃出光明顶的密道,阳光也是这般照在脸上,那个人赞叹说:“小昭,你好看得很啊!”

因为他夸了,从此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故意扮丑过。

当年她的妈妈紫衫龙王曾经对一个人讲过:我的美貌,是你的私藏。而女儿小昭反过来了。

我的美貌,再不私藏。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小昭和紫衫龙王,这一对母女身上好像有着一种缠绕的宿命。

紫衫龙王黛绮丝传给了小昭惊人的美貌,但也把一种宿命传给女儿了:

艳倾天下,遇人不值。

不值的也许是时机,也许是她们所遇之人,也许只是世俗的标准。在她们自己看来,大概并没有什么值不值。

黛绮丝是波斯明教的圣女,武林第一美人。很少有人见到黛绮丝之美色而不动心。

当年她刚一进光明顶大厅时,满堂生辉,人人震动。

碧水寒潭上,紫衫如花,长剑胜雪,不知倾倒了多少英雄豪杰。

但她是圣女,又有当总教主的志向,因而对任何男子都是冷若冰霜。不论谁对她稍露情意,都被她痛斥一顿,令那人羞愧得无地自容。

英俊潇洒的范遥也被弄得心灰意冷,毁容去做了苦头陀,一辈子天天双十一。

如果在当时有人问她:有朝一日,你会为了一个人去逃亡,藏起绝世的容貌,后半生只能做一个丑婆婆。你信吗?

黛绮丝肯定会说信你个鬼。

然而,一如既往的谨慎,也挡不住一见钟情。碧水寒潭生死决,黛绮丝爱上了无名小辈韩千叶,从此叛教,远走灵蛇岛。

故主追杀她,故旧质疑她,她的余生只有逃亡。

她隐藏起了容貌,变成了“鼻低唇厚、四方脸蛋、耳大招风”的金花婆婆。

自今以后,她绝世的美丽,变成别人的私藏了。

一年年过去,“紫衫龙王”几乎已被江湖遗忘。

而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女儿小昭悄然长大。

小昭既聪慧勇敢,又伶俐狡黠。她不但承袭了母亲的美貌,还戴上了母亲的七彩宝石指环。

这个指环是有象征意义的:我是罪人,你来救赎。我陷溺情海了,你来继承我的功业。

可黛绮丝始料不及的是,宿命像一根冥冥中的丝线,又缠绕在了女儿身上,并且会在日后以一种完全相反的方式表现出来。

从小,小昭就一直目睹着母亲扮丑。作为一个小女孩,她不太明白。

她回忆说:我年幼之时,便见妈妈日夜不安,心惊胆战,遮掩住好好的容貌,化装成一个好丑的老太婆。

同为女人,小昭多半是有疑问的:

为了一份感情,值不值得用半生的时间去“日夜不安,心惊胆战”?

很多年以后,待到她和张无忌一起出海,在那个风雨倾舟之夜,少女说自己明白了母亲。

“这时候我才明白,她为什么甘冒大險,要和我爹爹成婚。”

她才明白,其实没有什么值得和不值得。母亲愿意,就是值得。

在光明顶上,小昭遇见了张无忌。

他们相遇的场景十分普通,远没有母亲的碧水寒潭之战那么诗意,不过就是在那么一间卧室里,一个好心男子救了一个小丫头。

但小昭还是立刻情系张无忌,一面此人,一生此人了。

当时她正在光明顶做密探,为了掩人耳目,总是装成又丑又跛的模样。

背脊驼成弓形,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形状极是怕人。

也许,扮丑也是她们家的绝学吧。

然而在光明顶的密道里,两人暗中相伴时,她放松了警惕,露出本来面目,原来是双目湛湛有神,颊边微现梨涡,秀美无伦。

等出了地道,到了阳光之下,在昆仑山冰雪的映衬中,但见她肤色晶莹,柔美如玉,目光中隐隐有一片蔚蓝。张无忌冲口说了那句话:

“小昭,你好看得很啊!”“你别装怪样子,现下这样子才好看。”

小昭喜道:“你叫我不装,我就不装。小姐便是杀我,我也不装。”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装过丑样子了。

两个人同路的所有时间里,从昆仑山到绿柳庄,再到灵蛇岛,她都是美丽的。

直到分别的海上,东西永隔如参商的时刻,到张无忌看她最后一眼时,她也是美丽的。

小昭和母亲,是正好相反的。

一个是为了爱情,把美丽打包了、折叠了,深藏如海。另外一个是为了一见钟情,把丑怪收拾起来,将绝代的美丽全部绽放。

她们两个人的感情各有收获,也各有深深的遗憾。

黛绮丝和相貌武功都很平常的韩千叶厮守了,似乎美满了,可韩千叶死得太早,美好的时光很短。

小昭则知道张无忌另有所爱,不勉强,也不抱怨,远走波斯当了教主,把满腔的柔情珍藏,活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

有人说,黛绮丝母女是一见钟情误终身。其实,有情相伴的终身又岂能说误呢?就算是碧海青天夜夜心,不也强过相看两厌吗?

一见钟情是什么?就是遇到自己的本命。

而宠爱自己最浪漫的方式,就是善待自己的一见钟情。

0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