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一只吃螃蟹的鹦鹉,告诉你怎么当个真正的吃货

王小柔

自从家里有了大鹦鹉灰机,我考虑最多的问题是“它到底把东西藏哪儿了”,因为“放”显得太信任它了,常常在它若无其事的表情下坏事做绝。

我举着一本还没来得及看就被咬烂了的书在它眼前晃悠,像警察一样问:“是不是你干的?”灰机把脑袋一侧,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梳理羽毛,一副文盲相,可我能怎么样呢?摸摸它的小脑袋,声音低八度贱贱地说:“下次不许这样了啊!”然后拿来纱帘,把书架全给罩上!

我妈经常会来抽查我的家庭卫生情况,这些日子对我的表扬明显增加。因为只要明面上能看见的地方全让我拿布单子给罩上了。你想看哪儿?大幕一拉,风一甩,倍儿洁净!我妈以为我又扬起了美好生活的船帆,于是决定在这住几天。

灰机不能总关在笼子里,我不能不上班。当我轻轻把门关上那一刻,就知道下班没个好!一只鹦鹉还不懂怎么给主人长脸。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我妈觉得撤掉那些布单子才显得日子蒸蒸日上,于是洗衣机打开,单子全扔进去,门窗全开。而这时候,灰机也把自家防盗门拿嘴给对付开了。张开大翅膀那通飞啊!我妈在厨房做饭倒也没发现大鹦鹉在屋里扇风,可看见它的时候,鸟站在卧室的床上,隔著枕巾嗑枕头里的荞麦皮,我妈能干吗?全套床品都是她给买的,老太太掉头就去找苍蝇拍,跟轰牲口似的嘴里喊着,胳膊舞着。灰机自己跟枕头较劲正无聊呢,一看来了伙伴,张着翅膀就跟苍蝇拍滚一块儿了,大爪子牢牢抓住塑料杆,甩都甩不下去。我妈一气把它们都扔床上。

老太太拿起放在桌上的充电器要给手机充电,突然发现接口处铜丝都露出来了,也就连着点塑料!我妈大叫:“你个讨厌鸟,你又干坏事!”这么一招呼,大鸟滑翔着就飞来了,根本不管我妈多么气急败坏,自己在台灯架子上没完没了地做引体向上。

吃饭时间到了,我妈自己盛了碗饭,菜都藏厨房了,吃多少往碗里扒拉多少,然后打算消停看会儿电视。可是灰机怎么能容忍人类背着它吃东西,干脆直接飞到我妈脑袋上,抓住头发倒挂金钟,那一大口米饭直接到嘴。

鉴于得拿鹦鹉当家庭成员看,我妈吃苹果的时候看不得一只鸟对她咽口水,于是把苹果举过去“你咬一口吧”,灰机伸着脖子,没咬,人家愣是把苹果拿黑舌头舔了一遍。难道你以前受过丐帮的训练吗?我妈嫌恶心,被一只鸟舔过的苹果怎么吃,于是就把剩下的都给它了。灰机又开始一口一口地咬,也不吃,咬下来就甩,把我妈给烦的。

老太太觉得孩子上学大人上班都辛苦,这个季节海鲜又下来了,就买了螃蟹和皮皮虾,蒸出来两锅等我们回来吃。可是,我们还没洗手呢,鹦鹉已经开始剥海鲜了,技法娴熟得像天天吃一样,而且吃得比我细致,边边角角全给抠到了。

在家,你就不能当着它往嘴里送东西,你送一次它就记住了,你说这记性怎么不用在学习上呢?我妈打喷嚏,撕了张纸擦鼻子,就算纸撕得有点大,连嘴都挡住了,你也不能把卷纸全叼走咬啊!

灰机偷偷喝完别人碗里的稀饭,就若无其事地站着,你看顺着脖子流的痕迹,那片湿毛就说明它又偷偷吃什么了,还装!

这个不停犯错、惹祸的家伙,你什么时候才能说句人话啊!

0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