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 恋

文龙

胖鹅和瘦鹅是三爹还在世的时候捉回家来的。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三奶奶正坐在门前打着瞌睡,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惊醒了她,“鸡苗鸭苗鹅苗嘞——”原来是一小贩正在东首黄江路上扯着嗓门吆喝。

梦醒了,三奶奶心里略有不快,但抹了把脸,捋了捋发梢,站起身,还是决定去看看热闹。往贩子用摩托车驮着的网箱里一瞧,一对淡黄色体毛的、眼睛黝黑黝黑的公母鹅让她情不自禁地欢喜上了。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一番讨价还价,三奶奶抱回了这一对鹅。

经过三奶奶的精心照料,这一对鹅快速地成长,活力四射。就连躺在床上的三爹,也强忍着病痛的折磨,时常到鹅圈来看两眼。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过着,当两只鹅褪去一身稚毛,由淡黄色变成一身大白的时候,三爹却走了。可三奶奶每次来给鹅们喂食,仍不忘扯着嗓子喊一声:“老头子,鹅又长大了一点。”每当夜幕降临,炊烟散去,三奶奶一个人坐在堂屋里发呆的时候,耳边仿佛又传来三爹的叫喊声:“水好了,回来泡脚哪!”三奶奶沉浸在一种无边无际的思恋中。

让人略感意外的是,吃的是一样的食,一样的生活环境,几个月过去了,鹅的体型却发生了分化。公鹅变得格外彪悍凶猛,母鹅变得柔怜瘦小。尽管如此,公鹅看着母鹅的目光却越来越温柔怜爱起来。三奶奶就顺嘴给它们命了名,胖鹅和瘦鹅。

三奶奶每次打开圈门,给鹅们放风,胖鹅总是让瘦鹅走在前面,尽显男子汉护花使者的风采。偶有冒犯者,来逗它们玩,胖鹅总是伸长脖子,“嘎嘎”地叫着追出好远。久而久之,就连隔壁二爹家拴在门前树下的一条见人总要叫几声的土狗,只要见了胖鹅和瘦鹅出来,也敬而远之了。

当金黄的油菜花盛开的时候,远嫁在江南的二女儿回来了,这给了三奶奶一丝宽慰。三爹走了,三奶奶常常一个人在家,想着三爹暗暗流泪,两个女儿经常回家来看看,宽慰不少。不过二女儿的儿媳妇快要生了,这次回来也是给老娘打个招呼,今后一段时间恐怕不能经常回家看老娘了。临行前,二女儿说:“妈,我捉一只鹅带走吧,到时好给媳妇补补身子。”三奶奶看着二女儿恳切的眼神,心里一软,忙说:“好的,你捉吧!”

就这样,瘦鹅就上了二女儿的车子,过江到了江南。

这天夜里,自三爹走后就时常睡不着觉的三奶奶,半夜里忽然听到鹅圈里传来胖鹅的叫声,随即又没了声音。三奶奶忽然涌起不祥的预感,连忙起床查看,只见圈门大开,舍内空空如也。

三奶奶急忙大叫起来:“有贼,快来抓贼啦!”大家在附近房前屋后、河坎、沟渠边到处找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

就在三奶奶在院子里、在房前屋后直转圈的时候,村前头美兰婶到村东头去收油菜籽时,发现路边有一只鹅正往东赶路。美兰婶赶紧吆喝人把鵝捉住送给三奶奶。

胖鹅失而复得,三奶奶喜出望外。可众人刚走没多久,胖鹅又从圈内拱出来,一声声“嘎嘎”叫着,径直往昨天的方向冲去。

如此两天,只要胖鹅一被抓进圈,就“嘎嘎”地叫个不停,但三奶奶打开圈门,它就要往外冲。

东村的王细林养鹅多年,听说这事以后,专程来到三奶奶家,说:“三奶奶,胖鹅不为别的,只是太恋瘦鹅了。”“那怎么办呢?”三奶奶愁眉苦脸地问道。“好办哪,赶紧把瘦鹅再抓回来。”

一语点醒梦中人,三奶奶恍然大悟,连忙拨通了二女儿的电话,二女儿听说此事,说:“幸亏还没宰了它,我这就赶紧把它送回去。”

家门口,跳下车的瘦鹅嘎嘎叫唤着,胖鹅从鹅圈里跃出来,飞快地迎上去,两只鹅嘴颈相交,无限亲热。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