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活得很明白

库珀

“长大后想做什么?”

这个永恒的提问几乎是每一个小孩成长路上绕不开的必答题。

科学家、发明家、作家、教师、律师。

明明是最天马行空的年纪,在描绘未来图景时,我们的答案却来来回回跑不出那份名单。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当我们再把这道古老的问题递向新生代捣蛋鬼时,他们显然已不想再与“前辈”为伍。

成为视频博主,当代小孩的头号梦想

宇航员,向来是孩子们梦想职业榜单中骄傲的冠军。

2019年,乐高集团为了纪念登月50周年启动了一项全球计划,并面向3000名8至12岁的孩子,进行了一次线上调查。

这个“以激发下一代太空探索者”为初衷的调查,出来的结果却意外有点翻车。在“长大之后想当什么”这个问题上,“宇航员”的选项,凄惨地排在了最后。

得了第一名的,是“视频博主”。这个职业选项以3倍的票数优势,把“宇航员”甩在了角落。

“我再也没有听过我儿子引用过他老师的话了。”社交媒体专家摩尔有点无奈地说道。

以前我们当小孩,回家顶嘴时最爱叫嚣“老师说”“老师说”。和我们互动的是老师同学,教我们新知的是教室和课本。但今天,掌握影响力权杖的,无疑是社交网络、虚拟游戏和缤纷的短视频。

谷歌一项研究发现,70%的青少年视频订阅者认为,比起传统意义上的名人,他们在情感上更能和视频博主红人产生联系和共鸣。

当大人们还在努力跟上数字内容进化的脚步时,Z世代已经开始用它来铺设人生道路。关于未来,他们的目光不是放在办公室的某个角落里,而是社交平台的粉丝增长趋势页面上。

当博主很赚钱?看到这一点的或许只有成年人

你若去拷问成年人的内心,也许他们也会真情剖白“其实我也想当网红博主”。急聚的人气和财富,是“博主何以成为头号梦想”心照不宣的谜面。

《花火》杂志在线阅读 已更新至2020年6月B

然而孩子那些天真的梦想,有时会被那些看中先机的家长提前兑付。在《福布斯》公布的2019YouTube创作者收入排行榜单中,最赚钱的视频创作者是一个8岁的小孩。

Ryan Kaji,3岁开始发布玩具开箱视频,随后走红,如今坐拥2300万粉丝。2019年,Ryan以2500万美元的年收入问鼎榜首。

Ryan并不是第一个做玩具测评的博主,最开始拍视频只是自娱自乐。一个小男孩打开新玩具,一脸傻乎乎的开心,仅此而已。

断断续续拍了四个月,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直到有一天,Ryan上传了一条同时测评了100多个玩具的视频之后,惊人的裂变就出现了,曝光率、粉丝、美元纷至沓来。

成名后的Ryan,视频里测评的玩具越来越多,但脸上的兴奋和当初只有一两个玩具时的他相比,多少有些失真。

儿童的走红,往往出于纯粹的天真搞怪。然而过度营销的痕迹一旦泄露,观众离场只需瞬间。

论职业规划,你可能还没有人家小孩务实

比起父母们的“野心”,孩子们对于“做博主”的这个梦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狂热。

“有七年到八年的时间里,我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全职的Vlogger。”00后网红博主Annie Le Blanc,个人频道拥有370万粉丝。一个月发布9支视频,就可以轻松入账至少8万美元。

3岁的时候,她的家人把她的体操训练视频传到网上,随后收获大批粉丝。到了6岁,Le Blanc开始拍摄自己的vlog。她至今已在视频领域活跃了12年。

2019年,Le Blanc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离开的意愿,她想专注在音乐上。“我必须从全职视频制作中退一步,这樣我才能在不同领域得到磨炼。”

实际上,孩子们的职业规划意外地务实。他们的确是想当博主,但并不想只当博主。

“我当然还需要一份好的工作”,9岁的Oliver表示他将来不会只专注于拍视频。

“如果以后我真的做了视频博主,那我同时还会再做一个副业。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你会被赶下场”,“你得确保你有另一个出路,能从其他地方赚到钱”,10岁的Roxanne这样解释自己的规划。

思路之清晰,让热衷裸辞的当代社畜听了都自惭形秽。

供职于伦敦公立学院,有33年职业顾问经验的Andy Gardner认为,虽然孩子们总是在念叨“网红”“视频”,但其实他们远没有想象中浮躁。

而事实上,大众想当然的“金钱”因素,也根本不是他们想成为博主的最大驱动力。它甚至排不到前三名。据Mediakix整理,人们做视频博主最主要是为了“创造力”,其次是“名声”和“自我表达”。而“金钱”只占9.8%,排名第四。他们当然也想赚钱,但他们的出发点并不在此。对他们而言,想做博主更多只为满足兴趣、让自己开心。或者说,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很酷罢了。

现在的小孩活得比大人们还明白

不仅是在职业选择上,在其他人生观念方面,年青一代都展现出更开阔的一面。

2018年,杭州某小学“我有一个梦想”的主题比赛上,一个男孩拿着麦克风,不紧不慢地展开他的演讲。

“梦想,顾名思义,做梦都想。我的梦想,就是发财”,话头刚开,学生家长笑作一片。

男孩说说停停,一点一点地继续解释。“上学每天学习都差不多,真的进入社会了要上班,事情就更一样了。早出晚归不一定得到多少回报,就像是生活在一座囚笼里。”

“有了钱自然就不一样,生活中有空闲时间了,自己有闲钱了,自然就可以干些自己想干的事情。人生就那么几十年,循环地度过和自由地度过,绝对是两种感觉。”

听到后面,大人们倒都安静下来。

“我的梦想”,一个共用了好几代人的固定命题,无数范文早就给我们设定好了得分样式。即使是再爱捣蛋的小魔王也知道在答题时收起自己叛逆的小九九。怎料到有一天,竟然有人会在比赛上慢条斯理地坦白。

那一次,网络上的“评委”们齐刷刷地给他打了满分。他们敲击键盘,语句里尽是艳羡:“真是提前活明白了。”

《少林足球》里,阿星望着铁头功问:“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而现在,做咸鱼成为了最质朴的梦想。没有什么壮志,能比这更让人心动,更叫人共鸣。

孩子们并不是创造性地抢先发现了这个“人生真谛”,他们只是更愿意放到台面上说罢了。这种对于财富的追求、对于人生意义的诘问,他们不怕直接暴露。

从科学家,到网红博主,到咸鱼——几十年间,人们的志愿真的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吗?可能有一点吧,也可能根本没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确更懂得回归自身,也更注重关心自己。

1月12日,上海青春在线青少年公共服务中心公布《上海市00后画像报告》,里面有一项是关于人生价值重要性的排序。

面对“最care什么”这个问题,00后把健康放在了第一位。其次是智慧、感情和财富,魅力、权力、名气排在最后。

而在被问到“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时,除了大富翁和美食家,他们表示,最想要成为的,是普通人。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